新浪博客

居“家”隔离的日子

2020-08-27 15:15阅读:

如歌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我准备租房,自我隔离十四天!
租屋在五楼!
这不是我跑东跑西,跑破鞋底找的房。这是朋友为孩子上学方便租的房。
房是带电梯!是补装的那种室外电梯!是近几年出台的一项惠民政策,是国家改造老旧楼房的一种作法
一栋楼能有这么一个神奇的家伙,就享福了!再不用一层一层气喘如牛地往上爬了需小跨一步,踏进一间亮晃晃的小,即可。
亮晃晃的小屋,多个角度展示着我的精神状态。由于激动兴奋,我没看清捂着蓝口罩一路独行的自己的表情。电梯很快停下了。同时,响起一个温柔亲切的女声播报:五层到了!像梦一样的
萨克斯曲《回家》溪水一样流淌在心里。
设计部电梯的工程师一定是一个有品味感情细腻的高手吧!
我心里立刻涌起两种情绪,愉快轻松忧郁感伤
瞬间,我跨越千山万水,飞到了母亲的老院子,我的眼睛潮了!
我摇一摇脑袋把眼泪倒逼回去。我不让悲观情绪影响自己
谁都知道,去一个陌生城市生活,最要的是解决问题!
宾馆不是天天住的!宾馆最低价,一晚一百八十元
我钱袋瘪瘪,享受不起呀!
另一方面,我有洁癖,对生人住过的房子,觉得不对劲,不干净。
打开房门,右手的柜上,朋友的女儿瓶酒精,一袋天蓝色医用口罩!年轻的她替别人想得如此周到,实在难得!她热情地给我指着存放生活用品的地方,她让我随意用,不要客气。我的眼睛又潮了!
两个卧室由挑!她说。待遇太高了!我高兴地说。小卧室孩子住过的。我住了间!
赶着上班去了。
两室厅的巨大空间,深长的寂静,让我愣怔了半天,感觉梦一样不真实
客厅正面摆着一组枣红丝绒沙发,靠南面一排玻璃窗下放着两组紫色丝绒沙发。紫色沙发上铺着一溜报纸,上面放着几个塑料抽屉。:前几天断电了,满满一冰箱东西坏掉了,把冰箱染臭了!洗了一遍,让晾着跑味!
知道冰箱突然断电是啥结果。我自己遭遇过同样的情况。一冰箱东西完蛋了。血水了一隔一年了,一开冰箱,还有一股难闻的气味!
一时无事可干,站在南窗跟前,看外面的高楼,小区的楼距不远,斜对面的一户人家,客厅隐隐绰绰,厨房却完全暴露在我的视线之内
正对的那把房子收拾得整齐干净。那种整齐干净适合我的口味家具各归其位,餐台干干净净。客厅地板是那种让人心静黄色,湖水一样泛光。客厅一侧摆着一架扬琴!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在一座假山上猴子一样玩着一个中年女人留着短短的削头,在厨房里静地干活
另一家男女主人轮流着进厨房干活,估计是提前商量好的,夫妻二人一人一半,谁也不亏!现在的年轻人脑子了得!他们在社会上打拼奋斗,也不忘认真经营家庭。那位老妇人,是男人的母亲吧!她无声地走来走去,站在灶前捞长面,大概一家人在吃臊子面!
我也开始了我的一日三餐!
我的一日三餐,一只小电饭锅,即可搞定!
先用电饭锅做一碗烩菜,把烩菜倒出来,再下一碗挂面。一顿饭就成了!
我用一个亮晶晶的小铁盆盛面和菜,一盆搞定自己!
小区门口,有两家菜店。一家是一对老人经营的。菜店里到处是各样新鲜蔬菜。中间堆成了一座菜山。菜山四周是一条仅容一人的窄道。老妇人在靠墙的一个电磁炉上炒菜,她一边用筷子翻菜,一边洒着袋装调料,一边认真观看手机视频。我瞄了一眼,视频里,一个年轻媳妇正给一个小男孩喂饭。那小男孩是老人的孙子吧。老妇人满脸洋溢着幸福的光彩。老头面带微笑,殷勤地招呼买菜的人,他一边称菜,一边瞟着老伴手里的视频,他在为老家的人丁兴旺自豪吧?他熟练地称菜报价贴标签,微信响着的一个个数字,是他们的辛苦所得!
另一家菜店比这个大,只有一个小姑娘在店里。我买了一袋青菜,发现还有豆腐,就要了一斤。我扫码付账。小姑娘说:豆腐超了,多了五毛钱的!我说:单另补上?小姑娘说:补上!
城里人和乡里人真不一样!在乡里买菜,足量了还另外给一点呢!
除了吃饭,多数时间用于读书。读书累了,就看看窗台上的花。
那是南窗台,太阳毫无遗漏地照亮了那里。一盆蝴蝶兰,开了好几朵蝴蝶一样的紫花了,花像塑料做的。刚开始,真假难辨,就用手去摸,若花瓣湿润有弹性,才证明是真的!
女友把一个五升的纯净水瓶,灌满清水,把一根医用软管一头插在花盆里,一头插进水瓶,让花儿自己喝水。
那盆银边吊篮长得最好!茂茂腾腾的,一些叶子干了!干叶子夹在蓬勃的绿里,十分扎眼!读书累了,我就给它们剪叶浇水。
干完这些小活,我就做操。我把第七套广播体操,八段锦,五禽戏和到一起,这里拉一节那里拉一节地做,感觉撑拉了筋骨,身体软和多了。
万没想到,金城赐给我一段如此安谧舒适的抗疫日子!


字数1987
时间2020411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