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由中元节想起的

2020-09-06 10:40阅读:

如歌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每天清晨,那条固定的路线上,我都碰到一位老人。到她的第一眼,我的心钝钝地疼了一儿。因她,我想起了我的母亲。母亲若在,也和她一样,能在这个滋味百般令人着迷的尘世,当一个参与者了。可惜,我的母亲已经走了两年了!
尽管两年时间不算短了,但我怎么也放不下
农历七月十五是中元节,俗称鬼节。我们那儿没有这个节。我注意它,是微信弹出了关于中元节的文章。我把短文粗粗地浏览了一遍。那天,我控制不住地直想母亲,嗓子里辣酥酥地,眼泪开始迅速打转。我十分纳闷,这是咋啦?我赶紧找了点儿活,转移突然而至的强烈思念。
我知道家乡的鬼节定在正月十七那一天,这里到底和家乡不一样啊!
一个远方的朋友,曾说他的家乡过这个节的情景。那天,年轻人小孩要全部出动,大家按能力出份子,采购需要的东西,之后拉着满载东西的架子车,爬坡上坎,汗流浃背。孩子们尖叫着像放风的犯人,他们眼睛贼亮,大呼小叫,闹成一团。父辈们满意地瞧着生龙活虎的小辈,心底的
憧憬像风筝线一样越扯越高。这的确是一次豪华的家族式的祭奠活动。家庭条件好的宰一只羊,敬献祖先,然后,架锅生火,大家吃手抓喝酒!
若得能宰一只羊说明家族势力强大,人丁兴旺。周围人明里暗里地羡慕着。
那是一种由长眠地下的先辈们发起的家族团聚活动请想象一下:整个家族几十口人,在野外烹羊煮肉,坟前摆满花花绿绿的祭品,祭品有传统的有现代的。大人小孩兴致勃勃,大家散在高山半坡,呼吸着微寒清咧的空气,目光灼灼,思接千里。民间百姓的一次祭奠,打破了山里亘古的寂静,又包含了多少在其中啊!
我们那里的鬼节,不去坟上烧纸摆供品我们把正月十五闹元宵的所有,纸扎青龙黄龙,集中到一起,一把火烧掉,意思是送神归天!
我的母亲是一位爱热闹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民。她辛苦劳动了一辈子,拉扯大了四个儿女。她常对看望她的人无限感慨地唠叨:我是一个放牛娃,谁想到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吃不愁,喝不愁,穿不愁!咱们的皇帝好啊!听她说话的人,都哈哈大笑,有人纠正说:大娘,现在不叫皇帝了,叫主席!母亲呵呵笑着,说:我知道毛主席,知道现在让咱好日子的官,都是好人!母亲说的话,乡镇工作的朋友大为感动。她不止一次地对别人说:人的觉悟高低不在有没有文化,在良心!在善良!
家乡遭遇特大泥石流灾害的那年,许多家庭的天,在一瞬间塌了!受灾片区,满目疮痍,哀鸿遍野,人们悲痛欲绝,心撕成了碎片心劲怎么也过来。一些人精神失常,眼神呆滞,一下子哑巴了。悲伤打倒了一大批人,那些人那些家庭往日的欢声笑语生气勃勃,忽然消声匿迹了。代之而来的是地狱般可怕的冷落孤寂,古人云:哀莫大于心死!他们的心跟着去世的亲人走了,留下的是没有生命的一具具躯壳。失去亲人,失去家园的心情,旁人难以体会其一二的他们的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同时轰然塌陷了,天地混沌,自己的生命变得轻如鸿毛,死者的事才是顶破天的大事。他们失去了往常的冷静,整日像受伤的动物一样哀嚎,炸药一样把自己和周围一遍遍炸得粉碎。泥石流灾难是天灾加人祸,突降的灾难令全城人精神崩溃。一方面,灾难无情,遍地悲声,另一方面,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在第一时间深入灾区抢险救灾。一个大山深处的小县城,成了全世界瞩目的中心。当时,全县的电力道路通讯生活全部瘫痪,到处是失魂落魄惊魂未定的受灾群众。那些援助者汗一把泥一把疾一顿饱一顿,天天奔波在泥浆之中,援助者幸存者自有他们的无法消解的悲伤,那也是无法用文字描述的!
时值阳历八月,骄阳高照,魔鬼狞笑着把昔日美丽如画如今惨不忍睹的家乡晒得快冒烟了。高温气候把海水般涌动的泥浆烤烫了!把人们哭红的眼睛照花了!把肝肠寸断的哭声吸走了!我的变成一个个泥人的乡亲们啊,我多灾多难的故乡啊,什么时候你才能重展欢颜恢复原貌?什么时候才能使流血的伤口愈合结痂?
灾难已经来了,亲爱的乡亲们!救灾刻不容缓事。追究灾难的责任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大部分灾民开始自救,政府主导的救灾行动在一步步实施。中国这块神奇的大地上,永远盛开着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花。那一刻,那样的鲜花开遍了我的家乡。
面对淤泥遍地房倒屋塌,高楼倾斜。面对埋在淤泥里的死者,面对尚存一息的呼救者,面对痛不欲生的幸存者,面对比一层楼还高的无边淤泥,谁能不潸然泪下?亲爱的同胞!眼下,不是掉眼泪,不是倒在泥浆里哭喊的时候,我们要奋力救援!尚存一息的生命等待着一双双有温度的手,等待着高悬的太阳,等待着大口呼吸庄稼树木的气息······
看吧!一家家把挖出来的亲人,经过简单的洗浴和泣血的抚慰之后,匆匆装殓埋葬了,他们长眠于大地的胸膛上了。逝者已矣!活着的人怎么度过一天天漫长难捱的日子呢?活着的人,还得鼓起信心,跋涉在泥浆里,参与自救与他救!
在全部救灾人员共同努力下,淤泥慢慢减少着,街道原先的模样显出来了,一些小商店糊满淤泥的货物搬出来了,开始清理了。最关键的是灾民安置问题很快得到解决了。在县一中、黄庙山等地撑起了无数顶天蓝色的救灾帐篷,这样,一家一户就有一个落脚点了。白天,他们出去挖泥找人,找东西,夜晚,就来这里领方便面火腿肠榨菜等,歇缓疲累悲伤的身心。
马路上,巨人般的大车鱼贯而行,扬起冲天飞尘。一车车废渣拉走了,一车车泥浆拉走了。一车车矿泉水饮料从外地运来了,一车车羽绒服运动服来了,一车车大米清油锅碗瓢盆来了。大家的心里收纳了太多的感,波动心慢慢安下来了!
紧接着,国家投资修建灾民安置房了。从全国各地赶来援建的单位,日夜兼程,以最快的速度建起了一栋栋住宅楼!之后,分房的问题就摆上政府日程了!于是,人们为了住房的面积为了楼层问题,炒成了一锅粥!
在乡镇工作的朋友见了太多令人感动和令人气愤的事。一些人深明大义,他们积极配合政府决策,很快答应拆掉自家没有受损的房子,为安置房建设扫清道路。一些人却坚决不同意动一个石头。母亲听了朋友的叙述,慢慢说:这是众人的事,众人都得让一步,替别人想一想!母亲的意思是,政策是为了大家,大家要支持!朋友听了,大受感动。她说:听听!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有这样的觉悟,那些人咋就想不通呢?
母亲的头发半白了。眼前这位老人满头白发,像新雪一样。她天天坚持锻炼,她的内心是宁静的,这样的老人是有福。她拄着拐杖,缓缓移动着不太灵便的双腿。她身套着一件质量不错的大花外衣,穿一条布料厚实的小脚裤子,一双烟灰的方口粘带鞋,全身上下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她堪称金城幸福如意的老太太了!

字数2635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