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回忆母校——之一

2020-09-14 11:32阅读:

如歌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我的本科母校,在兰州雁滩,在黄河边上。
把一所培养教师的大学建在那么偏远的地方,不知上面是怎么考虑的。反正,我们认为,大建在那里有诸多不足。
首先,学生的心理不平衡。因为不少大学就建在美丽繁华的市内!唯独把那所大学建在了市外。我们来省城读书,没想到享受不到城市的美丽繁华,感觉一点不爽!其次,出行不方便。从学校到市里有七公里路,步行实在困难学校只在双休日发两趟公交,早上九点出,晚上五点回如果稍微耽搁一下,行动慢一点,就赶不上了。
开学报到却不是这个样子。当时,随时有校车接送,我们没有任何后顾之忧。我们以为一直会那样,后来,才发现不是的。
一辆漂亮的白色大轿车,每天只负责接送教职工。学生平时的出入靠自己想办法。我们一周进一趟城,要添置一些生活和学习用品。由于人生地不熟,尽管心里焦急,小跑着找东西,有时还是找得不顺,导致赶不上车
。咋办?只好硬着头皮一步一挨地走!体力好的男生到最后都直叫唤,感叹乏成一摊泥了!一到学校倒头就睡。这样的现状,逼得学生不想办法不成了。
家在兰州市的人,自然比我们外地人优越,他们想住就住,不想住就骑车走人 。这些城市“骄子”让人徒生艳羡。不过,这一来,反启发了住校学生。不少人开始找熟人借车或者干脆买一辆二手车,方便出行
星期天,几个关系好的同学在一起一支浩浩荡荡的自行车队伍就组成了!向城里开拔了!有一次,我受到邀请,加入了那支队伍!一路上,女友带着我,我坐在后座上,感觉又新鲜又难为情!女友长得漂亮!她最生动的地方是眼睛!那是两颗新鲜得好像要滴水的黑葡萄!一路上,她把铃铛压得叮铃大徐徐吹着,我又激动又不安
她弯腰使劲儿蹬着车子,不久,就蹬不动了。这时,我多么盼着自己瘦一点啊!
不会骑车子!只靠别人带!太不好意思了!眼瞧着别人受累,滋味不好受
大街上,红男绿女衣裙飞扬,每个轮子都飞快旋转着,每个人的心情好得像发财了,鱼儿返归大海的心情就这样吧!我久久地注视着快活的人群,暗问自己:你啥时才能那样!
我不是爱车如命的人,我是爱骑车的那种状态。我恨不得横刀夺爱,强抢车,在人群中像鱼儿一样穿梭!让风把头发向后,把衣服往后卷,让人人羡慕!
学校周围是大面积的果园和菜园,我们很少光顾,一则那里的蚊子组团狂舞,二则为了避嫌。我们惯常的去处是黄河边的那条土路。晴天,大小车辆扑一身土。雨天,泥泞不堪,无法下脚。好多地方形成了深深的壕沟。车子和人都得小心翼翼,举步维艰地走。
名扬海外的黄河,在我们身边日夜流淌着!我们对它却有多少依恋,看不出美在哪里!
我们没把心思在黄河身上。既使圆月高照,我们也无心细赏,我们冷落了黄河,把重点放在沸腾的校园生活上。我们想的是:黄河水那么,洗不成澡,连洗手都不是好去处。其实,不是黄河不,是我们年轻人太浮躁,我们没法让躁动不安的青春沉静下来。只有陷入惶惑迷茫,伤心难受的时候,才想起黄河,才去那里走一走闻一闻黄河的气息,听一听黄河的轰鸣。在黄河奔腾不息里,汲取量,让黄河把晦气痛苦都带走,心情就好了。我们没把黄河当成一道风景,而是把它当成一种精神了。
黄河不计较子民的狂妄自大,张开博大的怀接纳着我
我们宿舍八个女生第一次一起,在黄河边,过了离开父母第一个中秋!吃着甜香的月饼,我们笑声不断,我们被黄河弄得晕晕乎乎,忘记了离家的孤苦。
生活中不会只有欢乐,它祸福相依,公正无私。在这儿,我无法避免地遇到了一些伤心事儿。无可选择地来到黄河边,一边落泪一边倾听河水冲击两岸的声音。把滔滔黄河当成家乡的那条大河,我想念大河,想念亲人无声地向他们倾诉着苦恼。
母校最气派的建筑是大食堂,大食堂有一道我吃不够的菜:麻婆豆腐!只要有热气腾腾的麻婆豆腐,我就毫不犹豫地下手了。那酱红的四方豆腐块,裹在一层半透明的糊状面粉里,呈现出一种说不尽的魅力。它用麻辣的味道,半透明的样子吸引着我。全宿舍的人都知道我的爱好。说我吃不够豆腐!其实,那会儿爱吃豆腐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我的牙不好,它不时给我一个下马威,将我疼成一个丑八怪,把我的心情搅得坏坏的。
在宿舍,我吃过女友从家里带来的肉饺子,从那一盒白白胖胖的饺子,我才知道饺子可以干吃!家乡人吃饺子都是浇汤的。母亲的饺子不浇汤就会粘连得一塌糊涂,一点儿品相都没有,还不如一锅拌汤好看!
我和宿友在她家吃过一顿拉条子!那次的我们,绝对是梁山好汉!我们噼里啪啦吵了三大盘菜。又齐心协力下了一锅拉条子。尽管以后回想起那时的拉条子,粗硬得像手指,我们吃得还是尽情尽兴,而且以后再没吃过那么香的拉条子!
为了元旦晚会的一个舞蹈,我们劳心费神好长时间了。女友在单位找了一名学生,给我们指导了一下动作。我们喜欢印度舞,热情也高,就是底气不足。我们怕丢脸。我是一粒死板的算盘珠子,靠人拨拉。我无人可找,无法可想。我只好乖乖地按她俩的主意行事。女友请到了一个会跳舞的女老师,她答应辅导的消息一到,我们兴奋坏了。那个一头烫发的女老师严厉苛刻,身板挺直,她连呼我胖丫头!之前,我一直认为自己不胖,被人猛地一叫“胖丫头”一时还难以接受。
女友借到了三套印度服,看到印度服的第一眼,我的快乐就达到了顶点。现在,我已淡忘了衣裙的具体样式,对衣裙的颜色却记忆犹新,那是多么鲜艳的三套裙子呀!那三套长裙,真像七仙女的衣裳。敏挑了一套大红的,宿友选了一套玫红的,我穿了一套草绿的,穿上它们,我们立马变成光彩夺目的印度姑娘了,我们尽情地旋转着,宣泄着青春的光彩。我紧张得气都喘不匀了,我们顺利地跳完了,竟然没忘动作,没跳错!当我们一起弯腰扭肩,像地道的新疆姑娘一样时,下面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们的心快乐得要跳出来了!
印度舞几分钟就跳完了,那种欢快的心情却延续了很久。
教体育的女老师,体态消瘦,一头俏丽的削发!她让我对舞蹈又一次刮目相看。她给我们教探戈!我们正处在好奇羞涩的青春期。谁都担心学不会受批评遭讽刺。怕什么来什么!年轻女老师一把拉我出列,配合她做示范动作,我吓得目瞪口呆,脑袋一片空白。我不敢抬头,没出息地微微抖着,四肢比木偶还僵硬。她紧贴着我,大幅度地甩头踢腿,我浑身的汗干了又湿,湿了又干,我祈祷着时间快点走,下课铃快点响,我希望脚下有个洞让我钻进去。探戈太难了!不知道别的同学咋样,反正我啥也没学会。
学校周围,百姓以种菜卖果子为生。他们的菜长势不好,干焦焦的,叶子反卷着,长着淡绿的旱虫。果树长势却很好。每年秋天,学校周围开始变得风景秀美,果香满园。金黄的大梨挂满树梢。红红的苹果比我们的拳头还大。
听一些同学说,他们偷过果园的梨和苹果,我将信将疑,心想,为几个果子背一个贼名,实在划不来!但是,天下事无巧不成书!一天傍晚,我和宿舍小张相约散步,结果,我俩却当了一回贼!我俩在一圈大树下,手里攥着一个大苹果!我俩被抓了现行!我们无话可说!我先前以为,那么多的果子挂在树上,我们吃一个不算啥,算不上偷!我想得太简单了。要知道,在果农眼里,偷一个是贼,偷一麻袋也是贼!
站在树下,我的脸烧得像火。比我年龄小的小张更是羞得无地自容,连眼睛都红了。她那张轮廓分明的欧洲脸红通通的。我也羞得开不了口。
我俩摘苹果时,四处静悄悄的。只有菜园和果树静静地和我们交流着,我俩没抵制住红苹果的诱惑,我一直没搞懂那个人打哪儿冒出来的!他约莫三十来岁,面孔黝黑,精瘦灵活,眼珠乱转,他带点得意地说:终于抓住了!他一只手抓住我的胳膊,另一只手抓住小张的胳膊,他抓得太紧了!我疼得摔了几下,哪里甩得掉?他在那里纹丝不动,那两把握头把子的手不是吃素的,岂容我胡来!
树上的每一个苹果都嗤笑着我们,我们难受得说不出话来。
僵持几分钟后,我鼓足勇气,说:我们陪钱!你先放手!那钳子一样的大手攥得人生疼!他看了我一眼,听出了我的严厉,他迟疑着松开了手。我抚摸着自己的手腕,冷冷地说:多少钱?他说:二十元!我气得顿了几秒,说:好!我留在这里,她回去拿钱!他同意了。小张转身跑了,我有点心虚,我的表情好像镇住了他。他不安地站在那里,似乎为自己狮子大张口的举动在愧疚!
时间不长,小张就拿来了钱,我气呼呼地塞给他,转身就走。
手里的红苹果才咬了几口,再也无心吃了!




字数3326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