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学“车”奇缘记

2020-09-20 10:20阅读:

如歌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这里说的学车,不是二十一世纪年轻人必学的技能之一——开汽车,而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兴起的骑自行车!
我坐自行车的年代可早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就坐上了!
我坐的是哥哥嫂子的自行车!
以后,我上大学了,同学又带着我,到处游玩,让我了解了不少地方像庄稼一样生机勃勃、延续不断的独特民俗!
坐车其实不单是享受,不只是轻松,不光是自由的快感,不只是清风阳光的吹拂照耀。坐车人的心理其实很微妙。一则,不劳而坐,觉得难为情。因为同坐一“车”的俩人,对比是那么的鲜明!骑车人所有的辛苦,坐车人一点没有。骑车人要眼观八方,权衡利弊。分分秒秒决择:冲过去还是稍等片刻?左拐还是直行?红灯亮了还是绿灯灭了?会不会碰伤旁人?旁人会不会擦伤自己?种种未发的将发的突发的情况像热锅里的大豆,噼噼啪啪地跳跃爆响着,挤满了心头!不知骑车人头大了没有,反正坐车人的头大了。二则,骑车人还得脚下用力,大腿肌肉紧绷,两只手还得管好刹车和铃铛。啥时捏闸,慢捏还是快捏?啥时打铃,短铃还是长铃?这些都得像闪电一样做出决断。决断错了,事故就来了,像姐姐的奇葩骑车一样,直端端就冲进正在维修的汽车底下了,把仰躺在车下一身污油的师傅吓得脸都变了,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
所有这些都是骑车人的责任,坐车人完全是一个旁观者,她不必费心劳神。骑车人甚至替坐车人挡住了迎面扑来的飓风雨雪,吃一嘴沙子,眼睛被雨雪臊得无法睁开!做了实实在在的雪人和落汤鸡!
朋友说:有一次,他送一个女同学去汽车站,正碰上大雨。他骑着车子猛跑,雨淋得睁不开眼睛,白雨打在脸上生疼。女同学打着一把伞,但遮不到他。相反,伞边溜下来的雨水恰好滴到他的背上了。他说:我不敢说雨流到身上了!我成了落汤鸡!她家里有事要回一趟,我们是老乡,送一程应该的,他轻描淡写地说。
其实,坐在后面的女同学并不轻松。你想想:她平日不苟言笑,寡言少语,像一只走出森林
误入人声鼎沸的市场的兔子!她的一双不大的圆眼睛闪着受惊的兔子般的神气。她瘦瘦小小,还没说话先抱歉似的微笑着,能向他开口求助,已鼓了很大的勇气了。七公里的土路,坑坑洼洼,又下着大雨,她能不吃一点力!她一手撑伞,一手抓座,她不敢抓他的衣服,抱他的腰。那会儿的男女保守得不是一般,一起读书两年,还有没说过一句话的人呢!
她一回回颠得快要掉下去了,两条腿一直临空垂着,发麻僵硬,像两根没有生机的棍子。她担心拐弯时的那股向心力,她拧着身体,每个细胞都使着力,脊柱蹦得像一张弓。
那个铁管子弯成的乌黑油亮的长方形座子,坐得时间稍长,就把屁股硌得酸疼。坐车人一点不敢乱动。因为后面一动,前面就摇。骑车人一摇,就把不好方向,把不好方向,就会出事。
雨中骑行的他和她成了那段青春岁月的鲜活记忆。
我很早就萌生了学车的想法。和哥哥闲话时,我流露了这个意思。哥哥明白我的心理。于是,利用晚饭后的时间,他教我学车!我高兴极了,焦急地期待着。
刚开始,我连车子都推不好,那辆男式车子不肯笔直地端走,它扭着走,老向外面倒!弄得我在旁边手忙脚乱,跌跌撞撞,面红耳赤。好几次,我被车子带倒,扑在车上,铁疙瘩与骨头硬碰硬,蹭破了皮肉,我龇牙咧嘴,对学车望而生畏。
哥哥鼓励我坚持下去,不要半途而废。他又扶又捉,我才勉强和车子正常起来,哥哥的脸挣红了,额上汗蹭蹭的。
慢慢地,我的腿脚灵活了,蹬得自如了,车轮匀匀地转起来了。我知道,那会儿两个亮晃晃的轮子开始笑了,一圈一圈地发射银光了。慢慢地,哥哥只需轻轻扶住后座,还悄悄放了手。刚开始,我不知道哥哥放了手,我轻松地转了一个大圈,发现哥哥离开了我,我还是紧张了,差点又翻车了。
我转了一圈又一圈,哥哥笑着看我转圈,我也因为学会转圈而增加了自信,更加放松了,骑得更自如了。
直到最后,我还是没学会优美地飞起右腿,像别人一样从后面上车,我只能急促地抬起右脚,从前面上车。
隔了两年,我考上了这座城市的一所大学。
大学离哥哥家有七八公里路程。
哥哥当年教我的那些骑车技巧,早忘光了。在家乡的几年,我连车把儿都没机会摸一下。上班的地方近,几分钟就到了。家乡的公路窄,两辆汽车相遇,就要小心让车,车轮掀起的土尘呛得人直咳嗽,看不清前面的车和人。走在那样的环境,都提心吊胆地,哪里还敢在大车那垂死挣扎般的吼声里乱闯!也有一些不要命的耍酷少年,在大车边上骑车,吓得司机拼命摁喇叭,生怕刮伤外面的人!
女友慷慨地留下她的女车,让我练习。
女车正适合我的身高,男车对我而言过于高大了,骑起来太费劲了。那部小巧的女车在我手里,乖乖地听着指令,右拐就右拐,左拐就左拐,我得意万分,一有时间,就在青砖铺就的林荫道上悠然闲逛。
女友说:我看差不多了!咱们进城去!我心里一惊,有点犹豫。女友见状,笑着说:别怕!有我呢!我把别的车逼到一边,你在没车的那边骑!我一听这个办法,有信心了!就豪迈地说:走!
女友不知从哪里借来了一辆男车,我骑着她的小车,我俩出发了!
学校附近的沙土公路不窄不宽,错车比较吃力,好在来往车辆不多,我的胆子略大了一点。女友果然在靠里的位置逼车,我在外边的空闲处骑车,女友给我创造了一个相对安全的无车单行道!
我轻快地瞪着车子,心情好得难以言说。
那天,我特意穿了一双酒红中跟鞋,光滑的皮子闪着好看的幽光,自行车的花型辐条闪着一道道银光,河边的倒柳树在蔚蓝的天空衬托下,显得更加嫩绿婀娜。
我俩一路骑到市区,我开始紧张了。眼前的人群像蚂蚁一样多了,女友无法逼出一条路供我骑行了。身处车流旋涡的我,控制不住地心里一慌,车子就乱摆起来了,车子一乱摆,我越慌乱无主了。我莫名地松开了闸,惊叫起来:来了!来了!我的意思是我无法控制车子了,请大家赶快让开!人们纷纷避让,搞不清出了啥状况,疑惑地瞧着傻大姐似的我。
车子还是碰到栏杆了,我猛地抓住了车闸,还好人没摔下来,我下了车子,站在那里静了一会儿。我又羞又臊,出了一身汗,后背的衣服沾到身上了。
女友镇定地安慰我:别怕,快到了,我们走!
看着女友含着鼓励的温和眼神,我的恐惧减轻了,又有勇气了。我重新上了车子,我稳稳地和女友并排骑着,内心像一泓清水一样。心一静,神一定,怎么把握方向就明镜似的了!周围是沸腾的车声,喇叭声,人声。两边高楼耸立,在阳光下变成了一个个庞大的发光体。两旁,长发飘动,衣裙缤纷。听着擦肩而过的紧紧偎着父母坐在车上的儿童那天真稚嫩说话声,我的眼睛哗地模糊了!
这就是人生,这就是青春!这就是幸福!这就是美!
我的思绪飘远了。我没看见绿灯变红!我没听见女友喊叫,我子弹一样飚出去了!
等反应过来,猛捏车闸时,我已冲出了一段距离,且人车分离!不但人车分离,还人鞋分离!我被惯性摔下来了,车子飞出去了,一只鞋也掉了,我扑倒在十字路口,爬不起来了。等女友扶起我,我才发现,右膝盖又紫又红,小米粒般的血珠不停地往外冒着。裤子撕开了一个大三角窟窿。我的脸红成了关公,恨不能隐身消失。
那次的骑车太出彩了!
骑着女友的那辆小车子,我送走了两段青春情缘。
第一段情缘里的主角,已经离开人世好几年了!他让我懂得了很多道理。比如拥有才华的重要性。比如才华让人光华四溢,气质非凡!比如才华的拥有,只能要靠自己的努力获得,不能靠他人赐予!
曾经,在人潮涌动的公园,他教我骑车。我在他面前是羞涩的,我小心翼翼,提心吊胆地骑着,叫着,笑着,我度过了无比幸福的一段日子。他的点子多得了不得,他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丰富多彩,他把周围的人都照亮了!他用单薄瘦弱的身子骨,推着比他胖得多的我,走过了那段七公里的泥泞土路,我不忍心让他过度劳累,我想下车,他坚决不让,那一刻,我以为爱情注定天长地久了,我幸福得涨红了脸。
他的气息扑在我的耳旁,他的关爱永驻在我的心上,那一刻,我是多么幸福的姑娘!
后来,他走了,他带着另外一颗心去了南方。然后,他永远走了,到天国去了,他抛下了一切情缘,把自己彻底交给了南国的江河湖水!
送走的第二段情缘,是一个高个子的羞涩青年。他的白衬衣永远像刚穿在身上。他说:我愿意到你的家乡,服侍你的父母。愿意离开我亲爱的戈壁滩,离开自己的双亲。因为,我还有几个弟兄,可以托付家里的一切。他的话像一粒轻轻的石子,投进了一池怀旧的深水,没发出一点回响,没激起一丝涟漪。
那段时日,因为第一段情缘的突然消失,我正在经受着刻骨地折磨,生活把我绑在十字架上,惩罚着我。对白衣青年的那份珍贵情谊,我无力给与回应,我是愧对他了。他的白衬衣和黑分头,成了一幅永恒的画面,印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关于学车的事,我只能叙述至此了,我无法再说下去了。逝去的人和失去的岁月,像一座高山一样,压在我的心上。
我在缩小,高山在长大!

字数3488
时间2020912日星期六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