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姐姐讲故事

2021-02-26 16:07阅读:

如歌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故事一

吃完晚饭,姐姐笑着,深吸一口气,开始讲她的见闻了。
姐姐的白发茬子那么厚,脸上的皱褶那么多,但仍然和善健谈,有一种岁月无法磨灭的美。
姐姐总是先笑,后吸气,再和尚讲经一样,悠悠长长,滔滔不绝地倒核桃。姐姐郑重地说:一远房亲戚,弟兄七个,里尽.老大是众人眼里的恶人,儿子也恶得出了名,媳妇厉害.
老大和儿子,经常与人不善,寻衅滋事,仗势欺人!姐姐顿了一下,接着说:老大一家是村霸,得很!老大丈人死了,弟兄几个商量了一下,决定去吊唁一下,毕竟是亲戚嘛
不料,老六
一听脸就变了,翻着白眼,坚反对,说啥也不去只要有人提起老大,他就一肚子黑血直冒,他眼睛冒火,大声说:那是啥人嘛!打死也不去!要去你们去,他做的事,叫人反胃!
你们不是不知道,父母在的时候,我好意垫过一笔钱,钱数小我就不要了,可那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事后,我去他却翻脸不认账,还不说人话:那只手给我钱了,左手还是右手?差点吐血。我和他水是水,油是油,我没有那样的大哥!大家苦口婆心了一阵亲戚生死不记仇,打断的胳膊连着筋!任大家说酸了嘴皮子,老六一直梗着脖子,一脸寒霜,就是不答应
去年老大儿子做了一个手术,由于术前手续没开全,没有全报销。今年又住了一次院,姐姐的儿子好心提醒他:要开全所有的单子,免得报销起来出差错当时,他满不在乎,哼哼哈哈,闲破烦似的应承着。隔了一段时间,他不知打哪里打听到一个消息,说没报销的部分可以继续报销。他马上报销已结账几个月的药费。姐姐的儿子解释说:已经报过了,再不报余下的一听就怒不可遏,捋袖瞪眼,目露凶光,扑过来就想,幸好被旁人拉住了他手指着姐姐的儿子,恶狠狠地嚷道:不亲戚面上,早把你撂翻了!我外甥的脸都气黄了,说不出任何话了,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姐姐一家人那个无赖没一点办法,我外甥一提那个霸王,气就不打一处来,发誓再也不和他打交道了
姐姐那样的人交不起交不起的人咱不交
连连点头。
弟兄中排行老二的他,在地区银行工作,媳妇在临近县上当小学老师.老二人.是那个家里最好的人,可惜老二命不好.
姐姐叹口气:老二在单位影响特,单位准备提拔他.派老二基层工作,进行锻炼,增加阅历.不料,老二前脚到县上,媳妇后脚就把小儿子交来了。理由是一人带一个不能叫我一人吃苦受累!老二不知是嘴拙,说不过性如暴雷的媳妇,还是为了息事宁人,体贴媳妇,反正他一声不吭地接受了媳妇提出的条件。
带着孩子上班下班,下乡入户。一个男人家,走哪里都拖着个小油瓶儿,大家看了都同情老二的处境,都对老二媳妇心怀不满,印象不佳。坚持了一年,老二终于凋回地区上班了单位拟提拔人员之一,所以,回到地区的老二,人事应酬自然增多了.
老二媳妇不知犯了哪根神经,她开始悄悄跟踪,老二到那里,她就追到那里,然后就当母夜叉,不是掀桌子甩盘子,就是当着众人,给老二难堪的大嘴.
单位的纷纷老二媳妇把老二的前程活活毁了
最终老二没提拔上去,老二也不抱怨,只是他的情绪明显变了,经常一个人发呆,郁郁寡欢,人也一下子老了一截。
姐姐说:你说这事,该不该老二媳妇负一半责?姐姐问我,我恨着老大和他的儿子,觉得老二媳妇既像泼妇。也很可怜。
姐姐继续说,放下这事不说,老二媳妇对自己女儿的态度,让人更是想不通!
老二媳妇也在苦恼一件事——孩子和她亲不起来!
女儿从小跟爷爷奶奶孩子长到快四岁了,孩子好动活泼,沉浸在爷爷奶奶的疼爱中,老二媳妇不知听了谁的蛊惑,开始妒恨老人和孩子的亲密关系!她担心孩子将来不认她,不亲她,所以,她不顾两个老人的想法——让孩子在他们身边再待一半年。她却态度坚决,毫不让步,硬把孩子领回来了。即使这样,她仍余怒未消,牢骚满腹,见人就说:自己的娃要自己带!能生 不能养?娃娃是领回来了,但她和娃娃怎么也亲不起来,隔着一堵墙似的。孩子在她面前,像一只受惊的兔子,怯生生的,缩手缩脚的。而她,处处看不惯孩子,整天黑着脸,东说西骂,嫌孩子不讲卫生,不懂礼貌,嫌孩子这不好那不好......动不动火冒三丈,对孩子又骂又打,孩子越加害怕和她待在一起了
老二媳妇姐姐年龄相差特别大。姐姐的两个孩子都大了,上大学,参加工作的参加工作了家里就剩老俩口,日子过得悠闲清净
姐姐见妹妹脸色不好,就萌生了一个想法。她想伸手帮妹妹一把!于是,她妹妹说;我闲着也是闲着你工作忙,身体也不大好,把娃娃领过去带一阵,你可以缓一缓妹妹知道姐姐是一片好心,就答应了这样,姐姐把外甥女领到自家了。
过了一段时间,妹妹不知怎的,又改变主意了,开始担心之前的问题了!她后悔了。她怕孩子和姐姐好得分不开了,要把她这个亲生母亲寡淡了,于是,她向姐姐要走了孩子。
她俩一娘所生,一个像火,遇风就燃烧起来了。一个像水,平平静静,和和气气。一个爱牛角尖,火气大,谁都说不成。一个却大度善良,善于替他人着想。
妹妹阴阳怪气,不可理喻,姐姐也不好挡,毕竟是人家的
一天,姐姐正在吃席,一个熟人过来对姐姐耳语:你外甥女被关在家里,一个人在哭!
姐姐心里一惊,马上不安起来。她搞不清妹妹的想法,她自己坐席,却把一个四岁孩子锁在家里。她为啥不把两个孩子都带上?带孩子坐席,很正常嘛!姐姐吃不下去了,她走过去问妹妹:娃呢?
妹妹瞥了一眼,没好气地说:家里!
咋把孩子一个人放家里了?咋不带来?
不想带!妹妹硬帮帮地丢给姐姐三个字,低头给小儿子喂菜,不搭理姐姐了。
此时,妹妹恨这个一母同胞的姐姐,她想这个姐姐怎么就那么爱管闲事,老臊她的面子。她气呼呼地说:我的孩子,我愿带就带,不愿带就不带!
姐姐无奈地走了。她坐在人语喧哗里,心神不宁,思来想去她悄悄退了席,跑去孩子
孩子果然妹妹反锁在家里,她把小脸两根铁杆之间,抹成了花猫,还不断抽噎着,充满恐惧地瞧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邻居可怜孩子。这个一个馍,那个一瓶水,叹息摇头,批评当父母的不负责任。
姐姐见状,难受得直骂妹妹她淌起了眼泪。站在外面安慰一阵孩子,大袋吃的,从防护栏进去。孩子见了好吃的,顾不上哭了,她泪痕未干的小脸,绽出了让人心酸的笑容。
姐姐实在搞不懂妹妹的心思,想不通那种对娃娃的冷淡从哪里来的。
,姐姐出远门办事。突然接到邻居电话,邻居焦急地外甥女蹲在你家门口等你!姐姐心里一惊,不清楚出啥事了,她更不知孩子是怎么找到那地方的。她推测:孩子肯定受了委屈,才往她那儿跑的。孩子虽然年龄小,但知道谁对自己好!
姐姐想啊想,最后想了一个办法:让父母说一说,管一管!
她越想越急,就坐车赶回来了。
远远地,她就看见娃娃一个人蹲在门角,蜷成了一疙瘩,姐姐的眼睛立马红了,一串泪不由自主地出来了
孩子浑身脏样子。
乖!你妈咋不给你洗一下?都成猪了!回家去,大姨给你好好洗一!不料,一说洗,孩子就极力往后缩着,带着哭腔说:大姨,我不洗!还死死着衣角。姐姐奇怪得不行:大姨一直给你洗忘了?好说歹说,孩子才放开了,等她把孩子的衣服脱下来,不由地大叫起来天!这是咋啦?丈夫听见妻子的声音不对,连忙一看孩子的伤,脸都大声说:这是虐待!这得管!他马上拍了照片,要去派出所报案。
原来,孩子的下身被踢成了大片大片的坨坨,大姨把孩子抱在怀里,泣不成声。她哭着劝丈夫不要冲动,她求丈夫不要把事闹大。她说:忍一忍,想别的办法
最后,大姨带孩子坐长途车去了一趟爷爷奶奶家,把事情前后经过详细给老人说了一遍并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假如不管,任其发展,会出人命。老人气坏了,孩子是老两口一把屎一把尿拉大的,心连着心呢!孩子被打成那样,就像打在他们身上一样。他们左思右想,想不出一个妥当办法,两个老人恨恨地说:咋养了这么一个狠心人!
他们听从了大女儿的建议,同意把孩子留下来照料一段时间
大姨才放了心。

故事二

在新闻头条,姐姐到了一件怪事。她说:你知道不?一个男给自己的儿子喂针。大夫给孩子看病,才发现孩子体内有一撮针,这事才出水面了。
事情是这样的:那个男人一直怀疑那个孩子不是自己!他不信媳妇的解释,他想了一个不为人知的毒计,他想慢慢害死那个娃!
说到这里,姐姐话一转,说:你姐夫的一个亲戚,家里人口多。老五媳妇生孩子,婆婆嫌前面已生了个女子如今一个女子就冷冷地说:造孽!命里咋就没个带把儿的!她把衬在炕上的一张油布一把抽掉,说:生个傻女子有啥用!可惜我的油布
姐姐看老五媳妇老实胆小,不吭不哈,受尽屈全,有点可怜她。姐姐同情她,以为都是女人,她那样活太苦了!姐姐悄悄给老五媳妇给一件半新的条绒衣服。几年,姐姐再她,发现她还穿着那件衣服已经没颜色了,纹理都磨平了,上面补丁摞补丁
老三媳妇的条件好一些,老三媳妇乖巧机灵,深得婆婆看重。她在婆家的日子比老五媳妇好得多。老三媳妇见婆婆那样对待老五媳妇,于心不忍,就处处偷偷帮撑。不敢明着帮,怕婆婆知道怪她。老五媳妇和婆婆在一起搅稀稠,老五媳妇知道她肯定吃不饱。老五媳妇天天去队里劳动。婆婆负责送水送饭婆婆说:我舀饭给闺女舀稠,我闺女拉架子车嘛!那是个力气活!其实,她在偏袒女儿,儿媳妇装土的活更重!
老三媳妇经常用包巾裹一块馍,自己装着和婆婆拉话,让老五媳妇悄悄,垫一下饿扁了的肚子
后来,生活好了,老五媳妇说起往事就泪流满面。
她说:永远忘不了三嫂的好,这辈子都要报恩!
故事三

姐姐说:你姐夫老家有个老婆婆,八十多岁了。她一年四季坐在屋子外面的一个大石头上,等着晒太阳。风刮着也不进
姐姐看不过,就过去劝:姨,风大得很,进屋吧!
她凄然一笑:我的好娃,屋里比外面冷!
老婆婆不能走路,她坐在一块木墩子上吃力地挪,她的两个膝盖一个脸盆大的茧疙瘩。姐姐形容:猪尿泡一样,呼噜呼噜地滑来滑去老婆婆有时把茧包掀到左边,有时又掀到右边。
东西咋来的?我好奇地问。
姐姐换了一口气,缓缓说:她一辈子生了十一个娃,十个女娃,一个男娃。生娃第三天,就下炕收庄稼她浑身软得像面条,粮食不能眼瞅着烂到地里!老公一人干不完,她是旧社会的小脚,只能点着脚走路。没办法,她就着收庄稼,跪着擀面,跪着干家务。时间一长,膝盖就长茧了,就成那样了
苦命人啊我叹息说。
姐姐点点头,又说:生了那个男娃后,又是一个女娃,女娃刚生下来,连脐带都没一下,草草打了一个结,就被男人锨铲到地下了。活该那个娃命不该绝,她冰冷的地上了三天,硬是没死,当娘的不忍心了哭着说:到底是一条命,你不养我养!她不顾男人的谩骂拦挡,挣扎着下了炕,把娃抱上了炕。娃活下来了,长大了!
那娃命大!姐姐说。
那家唯一的男一条腿不知了,肿木桶一样。一条腿细细的一点点,像麻杆。肿腿一直流就让家里的猫狗舔吃浓水没想到,那条腿硬给舔好了!
我啧啧称奇,我想起了家乡也有人在那样做,她们唤狗来舔娃娃屁股的情景,历历在目
那娃厉害!姐姐说。
长大成家后,一连生了十一个儿子,没有女儿。其中一个儿子,去南方打工,给老板当了上门女婿。那娃南方的工厂经营得井井有条,红红火火!后来,他把几个弟兄全拉过去了。如今,他们几个弟兄都在那里扎了根,过上好日子了!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