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此处情怀只问天

2021-03-02 11:11阅读:

如歌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一条大河,涛声阵阵,浪花朵朵。
晴空丽日,江面射出万道金光。
一场经历刺中了她的心脏,她的精神支柱,骤然倒了。
她伤心到了极点,她孤身一人来到江边,想在水边治愈痛苦。
岸边寂静,万物沉思。
她眼神呆滞,盯着江水,头晕,有点恶心,像躺在江上,飞速漂移着
她失魂落魄,哀伤多得像密集的包谷叶子。

不远处一个小伙子在半人高的包谷地里,弓腰锄草。他显然不认识她。他一边干活一边想:那人是闲人,肯定无聊透顶,才来此消磨时间的。
她,多么希望淌汗的是自己,而不是那个陌生人。她想通过劳动,减轻痛苦,可是,她没有可供淌汗耕种的土地。
这俩人一个锄地,一个哭泣。一个想赶快劳动,一个渴望温暖的慰藉。
他不知道,她遇到了一个大坎儿。
她问哗哗的浪头和亮闪闪的太阳:这次的坎儿,我能翻过吗?丢掉了一个幸福,还能找到另一个幸福吗?一头钻进江里,是否能一了百了?
面对她的一串诘问,江水顾自轰鸣,滔滔不息,根本不理不睬。她愈加悲苦疑惑。她听见万物在说:不必那样!不值那样!
她颤抖着喊:我丢了最宝贵的东西,它永不复见了!
江水哗哗,越来越响,越流越远,似乎要消失不见了。
此刻,她多么希望江水是一个活人,能开口说话,抚慰自己。
她想大哭一场,把山哭塌,把江哭干,把心里的苦水全部哭尽,把心头的那把刀子,彻底化掉。
锄地人太木讷了,太冷漠了。他不肯稍分一点心,走近她,倾听她,替她擦泪,说一句安抚的话......
她自言自语:做人不能像他!不能傻乎乎地光知道干活。他发狠劳动,只能博得禾苗的赞许,却无益于别人的哀伤。
她恨恨地想:小伙子,匀出一点同情,为江边的伤心人,说一句抚慰话吧!那样做,你能损失多少?
一堆又一堆的干沙,铺展开来,随水蜿蜒。谁能数得清沙子的数目,谁就能体会出她那颗凄苦沉重的心。
她冲着河水大喊:谁能站出来,给我一个肩膀,给我一点支持,帮着滤一滤纷乱的思绪,找到一丝希望?
她连连呐喊:请帮一把,帮忙找一找丢失的东西!

远处,白色的公路上,翠绿的树影间,一辆接一辆的汽车,飞驰而过,尖利的喇叭,长短嘶鸣,群山渐次回应。可是,她的哀伤无人回应!
她多么愿意化身轻快自由的汽车,把丢失的东西找回来。
她望着头顶那匹深蓝无皱的绸子,感觉它已经接纳了她的心,温柔地裹住了瑟瑟发抖的她。四周田野碧绿,没有一缕风,万物在白日下蓬勃。看来,云和风也怕撞见苦痛。
高高的碧空,寂静的田野,蓬勃的植物,哗哗的江声,恰似她此刻的心情。她沉浸在说不清的苦痛里,望着周围的一切,听着大自然的窃窃私语。
一小时过去了,两小时过去了,一下午过去了,只有无限的静,陪着她......
慢慢地,她心里的疼,减轻了,麻木了,一种巨大的安宁,缓缓充溢着她的灵魂。
她重生了!她拍净沙土,拢齐头发,擦干眼泪,离开了河边,暂别了沙滩。她对自己说:翻篇吧!向前走!
她走出了往昔的冰窖。
夜来了,月亮把银辉洒满宽大的院落。整座山庄,雅雀无声,人们已陷入深沉的梦境。
在逼真的梦里,她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烟雾漫漫里走着......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