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黄叶树

2019-11-01 14:21阅读:
“雨中黄叶树”,树边的人,也穿着一件叶子色。
她刚刚在同我说话,叶子色的大衣,很长。她的手从大衣口袋里,伸出来,柔软地握手,然后就是微笑。


不如去吃一顿饭,她说,我们三个人,好好说说话。


但天气冷了,雨水多,一个七八个月身孕的人,总是行动不便的,可你的意思,都是懂的。


她说,反正总会有一个日子,我们坐一坐,春天,夏天更轻盈,方便的时候。


秋天已经很深了,她穿着叶子色的大衣,说温暖的话。她走向树下,从树下走上天桥,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明丽她一叶暖暖的黄。

去年这个时候,我们在四楼向北的窗下,一天天地写着字,翻着书,楼道里时而喧闹,时而寂静。寂静的时候,会看到阳光照在对面楼前,有人在桂花树下,晒太阳。


我们没有太阳,却整天暖融融的,分享巧克力,分享你蒸的紫薯,吃你洗干净,晾干带来的红枣和葡萄干,穿你重新改过的桃红色长褂,褂子领口细软的毛领,像一个冬天的细腻温暖。


夏天开始时,我们的工作接近尾声。黄昏的光线洒在四楼楼道里,墙壁上留下修长的人影,你从21室走出来,迎着落日余晖,被镀上了一层金色,闪耀光芒。靠着瓷白的墙面,有一张合影,我们笑的很好,静却高冷着,眼睛真大。


冬天也要来了,想起你给我看过的照片,穿着筒靴的你,带着草原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