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强专栏 | 暴亏的中超豪门,账该如何算?

2017-09-12 18:24阅读:
中超最领先的两支球队,同时披露2017年上半年的经营数据,巨额亏损,数目惊人。

广州恒大2017上半年亏损为6.62亿人民币,成为了新三板上半年亏损最多的挂牌企业。公开财务状况中,对亏损的分析,为“引进教练和球员的薪酬及转会成本仍处于较高水平。”

上港俱乐部2017年上半年亏损5.73亿人民币。这部分数字的披露,是上港集团(600018)的2017上半年财报里所体现。
广州恒大2017上半年总收入2.84亿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减少1.48亿元,减少的收入,主要是球员转会收入减少,而总成本9.48亿元。亏损较上年同期增加了3.5亿元。

事实上,恒大上半年财报,没有包含保利尼奥以4000万欧元解约金加盟巴塞罗那的费用,所以2017年全年财报,如果将这笔费用纳入,亏损能减轻不少。即便如此,将保利尼奥转会费折算成3.1亿人民币的收入,以及待分配的中超版权收入,恒大下半年收入会有所改善。不过下半年仍然存在高薪资人力成本,俱乐部在2017年的亏损要控制在4亿人民币以内,并不容易。
上港集团作为巨型国企,财务半年报依旧漂亮,但管理费用上升9.93%,财报中直接表明:“主要是本期上海上港集团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管理费用增加”。这是对集团公司的财务影响。整体上上海上港上半年亏损5.73亿。
这两家俱乐部,是目前中超联赛争霸进行中的排头兵,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就是球员转会费和薪资所构成的巨额人力成本。这种成本,只要想如上海上港这样,快速提高竞技竞争力,就必须保持投入。而像广州恒大,虽然近年在引援上的投入已有控制,甚至有了“全华班”的考虑,然而只要维持中超班霸,并且在亚冠有足够竞争力的话,就不可能降低投入。
节支不太可能,除非愿意放弃掉目前已经不再明显的竞争优势。增收方面,却很难看到新的机会。恒大的半年报里,提到“将进一步探索新盈利模式,充分利用球迷资源”。球迷资源,如何能进一步利用,从而对俱乐部超高的经营成本形成有力支撑,这是一个巨大的疑问。

一个职业体育俱乐部,收入来源无非是主场经营收入、媒体版权收入和市场营销收入。中超版权是统一销售,俱乐部只能得到从中超公司分配而来的版权费用。有一定自主经营权的,主要在主场经营收入和市场营销收入两块,但中超俱乐部,主场都不是俱乐部资产,可开发运营的空间有限。绝大多数都是综合性运动场,现场看球体验感并不好。球票收入,以及主场比赛期间,如何刺激球迷更大的消费,潜力看似巨大,实际上操作不易。
而在市场营销方面,包括商业品牌赞助等,俱乐部和中超之间,有着诸多冲突。例如所有俱乐部的装备赞助商,都是被中超公司统一销售的,每个俱乐部收入所得并不高。其他品牌赞助上,也有各种限制。
经营职业足球很难赚钱,即便经营效率能达到广州恒大的水平、登顶亚洲能达到广州恒大这样不可思议的速度。上海上港的性质和广州恒大不同,背靠大树当然底气更足,上港集团的领导,也曾经公开表示“上海需要联赛冠军”。但两份半年财报折射出来的问题,必然会带来更多的思索——如是高投入,回报会怎样?恒大通过投资足球,迅速完成了品牌升级,因此成本转化和核算,会有自己的一套算法。上海上港呢?
未来新增收入上,5年80亿的中超版权,还有可能打折扣。中超必须要寻找新的增收途径,或许体彩上开彩中超的拓展,是职业足球这个烧钱游戏能得以延续的必由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