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沦陷的彩电业

2019-01-09 08:36阅读:
1月8日晚,海信电器(SH:600060)发布公告,董事会于当天召开临时会议,审议及批准了《关于公司高管变更的议案》。根据工作调整,田野不再担任上市公司总经理,同意聘任于芝涛先生为公司总经理。
在老冀看来,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人事变动。要知道,这次董事会开的可是临时会议,田野2018年2月13日才担任总经理,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就下台了。
海信电器董事会还同意田野辞去公司董事,提名程开训为董事候选人。业界传闻,海信电器的大股东海信集团或将有重大人事变动。
集体沦陷的彩电业
据了解,海信电器之所以有此人事变动,与其2018年业绩不佳有很大关系。老冀查阅海信电器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发现,2018年1-9月海信电器实现营业收入246.41亿元,同比仅增长3.7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64亿元,更是同比暴降了39.26%。
大家都知道,最近这几年,海信一直都是中国市场的彩电老大,它的业绩不佳也反映了中国黑电产业整体的萎靡不振。
就在海信电器召开董事会的前一天也就是1月7日,另一家黑电巨头TCL集团(SZ:000100)也召开了2019 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通过了将黑电等相关资产出售给TCL控股的议案,TCL集团将只保留华星光电等液晶面板业务。出席此次股东大会的小股东们对于出售不挣钱黑电业务的议案大多表示赞成,包括《关于公司符合重大资产出售条件的议案》在内的16个议案均获得了90%以上的同意票。
老冀发现,同样是做家电,黑电与白电相比,一个在地上,另一个在天上。奥维云网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黑电行业的净利润率只有可怜的1.3%,而白电行业仍然高达8.4%。
集体沦陷的彩电业
资料来源:奥维云网
老冀把中国黑电老大海信电器与白电老大格力电器放在一起,简单地一比较,就会看到两者之间惊人的差距:2018年1-9月,格力电器的营业收入已经是海信电器的6倍,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更是海信电器的58倍。按照2019年1月8日收盘价计算,格力电器的市值是海信电器的19.5倍。
集体沦陷的彩电业 资料来源:上市公司财报
再看上图,海信电器与格力电器在营业收入上的差距是从2009年开始拉大的,并在2014年到达一个峰值,经过两年的调整,如今又要创下更大的差距。
为什么差距会在2009-2014年拉大?让我们看一下格力电器在那几年做了什么。我们都知道,空调最核心的零部件是压缩机,早在2004年格力电器控股了珠海凌达压缩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凌达”),这家公司引进的是日本日立公司的技术。
正是从2008年开始,格力电器控股的珠海凌达把掌握制冷压缩机的核心技术作为立足之本,先后自主开发出新冷媒压缩机、高能效压缩机、高效定频压缩机、新型高效无稀土变频压缩机等产品,为格力电器的高速扩张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2013年,格力电器的营业收入突破1000亿元大关,2018年则将冲击2000亿元的目标。格力电器高速增长的背后,其实是有核心技术支撑的,难怪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如此傲娇。
集体沦陷的彩电业
再看几大黑电巨头,除了TCL旗下的华星光电在上游关键零部件——液晶面板上实现突破之外,其他的几家巨头在核心技术上都泛善可陈。
没有核心技术的突破,黑电行业也就只能通过价格战来解决问题。奥维云网(AVC)黑电事业部总经理朱圆圆表示,在过去的30年里,彩电行业爆发大规模的价格战多达20次,平均1.5年一次,远的如1989年长虹掀起的全线降价,近的是2014年互联网品牌的集体入场。2018年,虽然小米之外的互联网品牌又集体退出舞台中央,传统黑电巨头之间的价格战却仍然打得不亦乐乎,老尺寸彩电价格均创下了历史最低价。
集体沦陷的彩电业
从中国黑电产业的发展历程和窘迫现状,我们更多地看到了中国制造的悲哀:中国厂商不花心思去突破核心技术,只想着靠简单粗暴的价格战取胜,最终只能是产业的集体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