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力罗永浩启动“聊天宝”,中移动“和飞信”欲雪社交前耻

2019-01-16 00:35阅读:
1月15日晚国家游泳中心,很久没露面的罗永浩再次出手,他投资的快如科技发布了“子弹短信”的升级版“聊天宝”。
去年8月20日,有着超强带货能力的老罗发布了“子弹短信”试用版,结果“子弹短信”竟然占据了App Store社交榜榜首13天之久,30天激活用户总数接近749万人,老冀也是在那个时候下载了这款社交软件。
助力罗永浩启动“聊天宝”,中移动“和飞信”欲雪社交前耻
可是,正如老罗所承认的,当时“子弹短信”的产品完成度还不到四分之一,很多人下载之后发现上面却没有自己熟悉的好友,于是又选择了弃之不用甚至卸载。
如今“聊天宝”卷土重来,仍然需要解决拉新的冷启动难题——老冀认为,如果一款社交应用的月活跃用户不能达到5000万以上,在日活都已经超过10亿的微信的压力下,根本就没有生存下来的希望。
地球人都知道,拉新最好的渠道就是微信。例如,最近两年神奇崛起的拼多多以及其他社交电商,在初期启动的时候都是通过微信和朋友圈积累的用户。
可是,“聊天宝”做的就是社交应用本身,与微信有着明显的竞争关系,显然指望不上微信。实际上,当天发布的三款社交应用(聊天宝、多闪、马桶MT),无一例外遭到了微信的全面封杀。
助力罗永浩启动“聊天宝”,中移动“和飞信”欲雪社交前耻
此时,罗永浩前不久现身中国移动南方基地的秘密得以揭晓。“聊天宝”与中移动“和飞信”达成合作,“聊天宝”用户通过短信一键邀请手机通讯录里的全部好友,下载并
注册“聊天宝”。每发展一位“聊天宝”新用户,邀请人就能够获得1.5元的奖励,2000元封顶。
助力罗永浩启动“聊天宝”,中移动“和飞信”欲雪社交前耻
通过与中移动合作,利用其“和飞信”服务,“聊天宝”也就能够绕开微信的封锁,同样实现大规模拉好友的目标。
助力罗永浩启动“聊天宝”,中移动“和飞信”欲雪社交前耻
实际上,这里所说的“和飞信”,就是RCS(融合通信)服务。RCS是一种基于手机通讯录,包含语音、即时消息、文件传输、内容共享、呈现、位置服务等多种通信业务的融合通信服务。此外,RCS还可以将通话、消息、联系人、文件传输等能力开放给第三方。
与微信等OTT业务(互联网公司越过电信运营商,发展基于开放互联网的各种视频及数据服务业务)相比,RCS有以下不同:
1. RCS的语音、视频质量远高于OTT,且支持多方视频通话;
2. RCS内嵌于原生态系统内,无需注册;
3. RCS满足运营商级别的通信安全;
4. RCS的企业应用属性更强。
RCS在2012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上发布之后,饱受OTT“管道化”之苦的电信运营商均积极部署。
在2014年2月的MWC上,中国移动率先发布了《下一代融合通信白皮书》,并开始RCS建设。不过,直到2018年12月11日的中国移动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中国移动发布“和飞信”,RCS业务才正式商用,这充分反映了中国移动的“互联网速度”。
RCS业务支持APP和Native两种方式,其中RCS Native无需在手机上安装APP,操作系统本身就支持基于RCS的富媒体消息、语音通话、视频通话等业务,也更符合手机用户的使用习惯。目前,RCS已经得到了Google、三星、华为、魅族、阿里巴巴等众多厂商的支持,已经有不少智能手机在升级操作系统之后都能够支持RCS Native了。
助力罗永浩启动“聊天宝”,中移动“和飞信”欲雪社交前耻
在采用OTT模式的“飞信”失败之后,中国移动又推出采用RCS Native模式的“和飞信”,是不是意味着中国移动准备与微信再战一场呢?老冀认为应该不会,总结“飞信”失败的教训,中国移动应该意识到,由于自身孱弱的经营用户能力、技术开发能力,中国移动自己其实是没有办法做好一款国民级的社交应用的。
但是,中国移动可以通过开放“和飞信”的SDK、用户实名认证、“模板短信”等能力,赋能给微信之外的其他社交应用,帮助他们拉新和提升用户体验。当然,客观上也起到了围剿微信的作用。
此外,老冀还看到广东移动正在开展“集团开通和飞信”业务,它通过“负一屏”承载企业工作台,右滑进入办公轻时代;提供企业、团队、群体个性化ICT门户,提供管理效率。同时结合移动运营商(CT)将手机中的“通话、消息、联系人”功能进行全面升级,为企业客户打造以手机号码为基础的CT通信能力+企业IT管理更高效。
助力罗永浩启动“聊天宝”,中移动“和飞信”欲雪社交前耻
希望这一次,找准了定位的“和飞信”能够比“飞信”更成功一些,从而帮助中国移动洗刷掉“互联网业务百战百负”的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