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刘平淡日子如花一样幸福绽放

2019-05-06 07:52阅读:
老刘平淡日子如花一样幸福绽放
老刘平淡日子如花一样幸福绽放

老刘平淡日子如花一样幸福绽放
——一位中年教师的教育手记之一百一十三
老刘之所以能够成为桃源中学的政教主任,面对繁杂多变的是,从容镇定,关键在于自己的收放自如,绝不会钻进死胡同,不能自拔。如果你遇到了老刘,发现,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庄稼人,头发少得可怜,恐怕只要风吹过,就会变成光头一个。
不要以为老刘工作累得如死狗,殊不知,人家可幸福着呢?有人说的好,当下社会,有一个小棉袄,就是招商银行,不要愁未来会遇到多少难事,相反,如果是小伙子,就得是建设银行,需要不断的努力。难道时代变了,难怪老刘整日里乐呵呵的,不像老沈,时不时还会愁上心头,尽管儿子已经清华即将毕业,又已经定了一门亲事,但还得念叨着出国留学需要花费多少钱,将来到北京买房子需要多少钱,人老早已经白发苍苍。
老刘的闺女在桃源中学就是个学霸,用老沈的话说,将来肯定是北京大学的才女无疑,为啥呢?人家闺女初三只上了半学期,就考取了本地重点高中创新班,学习从来没有掉下来的意思。有人问老刘,闺女这么优秀,有没有什么诀窍。老刘哈哈
一笑,说出来,别人总觉得是忽悠的。
老刘说亏得闺女没有继承自己的外形,否则,该多难看!学习从来不用操心,也没发现有多用功,但成绩一般还是马马虎虎,可能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你说说看,又有谁相信呢?连实诚人老周都觉得意外,觉得老刘不地道,有成功的经验,就是不让人分享。殊不知,我却表示理解,不为别的,学校里的杂事多如牛毛,常常早早到校,又到了老晚的时候才可能回家,女儿别说帮着辅导了,恐怕说上几句话都那么费事。
事实上,又有哪位父亲不爱自个儿的子女呢?老刘又何尝不是,亏得闺女在桃源中学上,当然了,能够选择桃源中学,也需要勇气。老刘没少与媳妇争论,瞅着别人家的孩子一个个都到城里去享受优质教育资源,可自家的娃愣是选择了留下,不要说自家媳妇,就连周围的同事都有些不理解。
据不完全统计,可能是桃源中学曾经走过了许多弯路,能够真正留下了的教师子女并不多,毕竟,任何人都不敢拿子女的未来做赌注,十之八九纠结了一段时间,最终还是选择了逃离。老刘之所以让闺女留下来,一方面是从陶校长身上看到了希望,另一方面闺女也觉得只要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
可能是信任的力量在发挥作用,老刘的闺女无论分到哪个班,没有哪位老师不是拿出压箱底的工夫,说什么,老刘的信赖,如果不能够干出点成绩,恐怕对不起良心。说来也怪,老刘的闺女学习在桃源中学数一数二的,一般情况下,把同年级第二名的同学甩出几条街来。如果有什么人讨教经验,老刘常常一脸茫然,往往会说是老师的功劳,孩子的自觉,似乎与自己没有半毛的关系。
创新实验班,闺女早早的考进去,别人是一脸的羡慕,可老刘却一百个不放心,生怕孩子在外面受半点委屈。用扬子老师的话说,老刘怎么说起话来轰隆隆的,可真正对待自家的闺女,却如张飞绣花,生怕哪里做得不到位。老刘几乎每天都与闺女通一次电话,无非是生活上的小事,睡得怎么样,吃得如何,学习有没有困难。
如果你觉得老刘放不下闺女,殊不知,闺女也放不下老刘,据说,闺女上创新班的第一天,上午老刘忙乎了半天,下午回到学校。哪里知道,还没坐下来歇多长时间,闺女打来电话,说家里好不好。扬子老师在旁边忍不住笑了,说什么,到底是老刘舍不得闺女,还是闺女放不下老刘,谁能够说得清楚。
老刘平日里,无论有多忙,都喜欢哼着歌,有意思的是,你想不到的是,别看长得五大四粗,唱起歌来却柔情似水。当然了,老刘唱的歌孩子们未必喜欢,但唱起来就如飞上了太空,想要刹住,几乎不可能了。据不同女孩说,老刘在家里没事时,喜欢用手机K歌,别说,听起来还真的有点明星的味道。
岁月沧桑可以在脸上刻上皱纹,但乐观与豁达却没有远离,始终给老刘送来矫健的步伐。与老刘一起走路,你会隐隐约约感到一种力量,与其说是在走路,不如说在奔跑,快如闪电,行如风暴,似乎一点都不假。为啥,老刘成为政教主任后,学校里渐渐变得太平起来,说来你不相信,就在于他老人家办事果断,从来不喜欢拖泥带水,往往让犯事者从根子里明白自身的错误。
老刘的人生格言是,学生就是学生,如果不能从根子上让其认识错误,哪怕纠纷处理了,也是治标不治本,只有真正从根子上解决问题,才能让孩子走在健康阳光的道路上。老刘处理学生问题向来是对事不对人,在班主任会上,不断地诠释什么是爱的教育。
什么是爱的教育,用老刘的话说,就是从人格上尊重孩子,从学习上帮助孩子,从思想上引导孩子,从生活上支持孩子……如果孩子在失落时,没有得到教育者及时地爱,就等于把其推向了无底的深渊。为啥一些孩子会形成错误的价值观?说到底就在于大人没有从心底接纳孩子,而是喜欢用别人家的孩子来压制,似乎自家的孩子不是人,当然会人为造成许多矛盾。
老刘说到做到,走到校园里,只要看到一些不合理的现象,往往会风风火火的去处理,当然了,处理完毕,绝不会戴着有色眼镜,总认为一码事归一码事,不要牵扯到一块儿去。许多孩子,对老刘是又怕又爱,怕的是,不知什么时候,自个儿犯了错误,却没有被发现,被老刘逮着了,那是糟糕不过的事情,爱的是,老刘从来不记仇,只要不断进步,往往会得到及时的表扬。
记得初二的学生到青少年基地去实践,等到评优秀学员时,一些班主任对于平日里的顽皮闹事者抱着一些成见,觉得颁给他们奖状有些不地道。殊不知,老刘不同意,觉得只要孩子在基地实践表现优异,就没有必要吝啬奖状。试想想,那些拿了优秀学员的平日的顽皮者,心底自然是万分感激老刘了。
老刘喜欢用平等的思想与孩子们交流,认为,大人与孩子只有人格平等,才能真正意义上实现教育的价值。如果教育始终处于不对等的状态中,迟早会打破平衡,出现可怕的矛盾,到时想要修复恐怕都难比登天了。孩子犯了错误,老刘不会仅仅是训斥者,更愿意成为倾听者,只有给孩子说话的权利,才能得到问题的根本所在。
说真的,许多时候,有些孩子气呼呼地到政教处去,老刘一般情况下,都会听双方说话,瞪着牛眼睛,等到彼此说了差不多了,又会让孩子从对方的角度去剖析问题所在。有意思的是,许多孩子,说着、说着,就会觉得不好意思起来,等到双方都不好意思起来,老刘才会说个一二三来,干净利落,却掷地有声,由不得孩子不去深思。
老刘每天早早到校,不喜欢随意到校园瞎转悠,而是坐在办公桌前沉思十来分钟,想的无非是昨天有哪些事没处理好,到底还有那些地方需要改进方法,然后,有针对性地到四周走走,随时把一些矛盾消灭在萌芽状态中。老刘工作起来,绝不会带着什么情绪,舔着个大肚子,似乎能够包罗万象,如果干起工作来,又会撸起袖子,哪怕是火冒三丈,也能井井有条地安排下去。
“老刘呀,也不知什么时候可以消停下来,整日里想的都是学校的事,难怪闺女在外面上学不放心……”老刘夫人念叨道。老刘却没有做什么争辩,而是呵呵一笑,似乎平平淡淡的日子就得这样的过,否则,又怎么可能幸福无比呢?(钱永华 图片摘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