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那忐忑不安的梦

2019-05-10 08:44阅读:
老王那忐忑不安的梦
老王那忐忑不安的梦

老王那忐忑不安的梦
老王,曾是一名普通教师,没有什么大的成就,不过在普通岗位上干了点成绩。许多人可以吹嘘,自己有什么样的得意门生,老王似乎得了健忘症,愣是想不出来。别以为忘记就不幸福,老王觉得师生关系不过是暂时的,没有永恒的概念。
走在路上,老王常常莫名其妙地碰到教过的学生,等到学生打招呼,他不过是呵呵一笑,如果有人问,到底是谁,恐怕不会得到什么答案。老王从教师岗位上退下来,没有多少感伤,不过是咯噔一下,等到几天缓过神来,大脑就像按上了删除键,什么都记不得了。
“走过了,何必在意呢?”老王不喜欢记过于的一切,无论是谁,都像昨天的梦。当然了,老王绝不会忘记生存之意义,每天都会把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的,不是观花修竹,就是散步垂钓,实在没办法出门,也会躲到书斋里,抽出几本书来,焚一炉香,静静地读上几本书,没有谁可以阻止自己幸福生活。
老伴常常抱怨老头子没出息,人家老张,退休下来,不是帮着拉车带人,就是装货赚钱,从来没有一天消停,就连隔壁家的老李,也谋得了站门岗,做门卫的差事。只有老王一个人,躲在家里,自娱自乐,也不管世界如何变天。如果是一般的人,在家里赋闲,没病也会憋出病来,可老王才不呢,本来就不怎么喜欢与外界打
交道,否则,老早在大城市里忽悠了。
一个人,愣是在乡村学校干了几十年,就像躲在深山里的野花,尽管有阳光沐浴,但世上又有几人能够知道呢?老王的日子,似乎把过去的教育化为云烟,不再愿意记起,实在无聊,往往会拿出鱼竿,到河边站一小会儿。不管有没有什么鱼上钩,心静如水,什么都不在意。
不知为什么,老王可能在家时间过于长,也可能老伴唠叨太多的缘故,竟然有些心烦意燥起来,想着世间的日子不会就这么打发了吧?人一旦有了波澜,烦恼自然会找上门来。老王看什么都不顺眼,老伴稍微说了几句,哪知道,碰到了火药桶,捅了马蜂窝,一下子,针尖对麦芒,大吵大闹起来。亏得邻居老李在家,赶紧来劝说,两口子才慢慢收住情绪。
老王不是没有一点念想,只要闲则无聊之时,也会不由自主地想着在国外工作的儿子,还有那个混血儿孙子。一年到头,儿子小王基本上都在外地,老王就像一个可怜巴巴的老头,祈祷着什么时候,儿子一家能够回到自己的身边。人到晚年,可能年龄愈大,愈是想念,时不时会问老伴,小王有没有打电话,是不是视频聊天了。
也许年轻人在外面忙个不停,常常忽略了老人的想法,往往是刚刚在电话那头说几句话,马上挂掉,留下老王在书斋里,目光呆滞,六神无主。“我是怎么了,会不会得老年痴呆!”老王时不时问着自己,“我可不能这样,还有许多书没有读呢?”
事实上,老王尽管戴上了厚厚的眼镜,但总算不是那么差劲,书里的文字还能看得一清二楚,读着、读着,有时会忘了吃饭,当然了,老伴也不会在意,反正老头子胖乎乎的,五短身材,饱一顿、饿一顿,没有什么大的关系。
老王读书,从来没有什么计划,完全是兴致所来,往往欣然忘食,才不管天地的变化呢?也不知是哪位好事者,知道老王家有许多珍贵的书,竟然与本地的妇联联系上,说什么,老王家那么多书放着,没什么人看,实在可惜,完全可以办一个农家书屋,让更多的年轻人增长见识。
尽管有人提出来了,可谁去说,又成了问题,亏得小李曾是老王的学生,怀拽着惴惴不安的心情,上门打探消息。没想到,老王竟然二话没说,同意了。说来也怪,老王不怎么在意什么农家书屋的名头,更关心那些人读书。
那一夜,老王做了个梦,梦见许多年轻人都来了,他们捧着心仪的书在静静的阅读,老伴不再唠叨,整个房间异常安静。等到过了几天,镇上来了一些人,他们把老王家装饰了一遍,无非是挂个牌子,做几个板子,营造读书的氛围,当然有人拍照片,老王别扭地站在一边,就像耍猴一样。可曾想,过去在平淡不过的老王,竟然被当地记者送到了报纸,上了电视,无非是藏书之家,读书之人,着实风光了一番,可惜老王不喜欢看电视,只不过在路上,许多人都会主动与之打招呼。
老王压根不关注是不是上电视,成为什么名人,在意的是有没有年轻人来看书。可能是年轻人太忙,也可能是自家处于不起眼的地方,自从一群人来了之后,似乎依旧是老王一个人在书斋里走来走去。
老伴没少抱怨,说什么老王就是折腾,本来家里装饰素雅而大方的,可那牌子装饰显得不伦不类,就像一个人涂上了花脸,看着就觉得别扭。老王本来还不以为然,毕竟,自家的书屋是为年轻人准备的,如果没有一点文化气息,着实就有些说不过去。装饰了,却不见什么人来,只是增加了老伴的工作量,随时都有可能被灰尘覆盖。
老王每天早早起床,生怕哪位年轻人敲门,谁让大家都特别忙,万一有谁上门,自己耳背,听不清楚,那就再糟糕不过了。透过窗外,天还蒙蒙亮,孩子们已经背着书包,坐上大人的车,向学校走去,老王家外面挂着的农村书屋的牌子,没有人在意,风的吹动下,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似乎在哭泣,又仿佛不是。
“哎,可能是老了,自己一辈子存的书,也变成了老古董,不知多年后,会不会……”老王愈想愈害怕,人似乎瞬间变老了……
焚一炉香,老王打开了点灯,一本本的看着,到底看了什么,到底有没有看,就像那天边飘着的云,散乱了一地,在阳光下渐渐模糊起来。(钱永华 图片摘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