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墓老人阿福

2019-05-14 10:06阅读:
守墓老人阿福
守墓老人阿福
守墓老人阿福
可能是见惯了许许多多的生离死别,守墓人阿福坐在大门口,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望着远方,目光迷离,到底在看什么,没办法判断。不远处,一只老乌鸦时不时栖息在老槐树上,发出嘎嘎嘎的声音,夕阳红得似火,阿福就像一座塑像,如果不是眼珠子稍微动一下,谁都不会想到,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活物。
没有多少人愿意停下来与阿福说几句,生怕沾染上晦气,毕竟,长期待在坟堆里,哪怕是正常人,恐怕都会咯噔一下,浑身上下都有些不自在。阿福可能是出于职业的直觉,也会在远眺一段时间后,瞬间落到一排排坟头上,当然了,没有什么变化,除非天下雨了,有放晴了,会带来不同的颜色。
阿福从早到晚,无时无刻不守在大门口,冷冷清清打发着日子,似乎人之生死与自己无关,不过是见证人罢了。也不知阿福是什么时候来到公墓园林,只知道,公墓园林自从建立起来,他就来了,到底人来自何方,许多人都没有兴趣,阿福也懒得去说,守墓是自己的天职。恐怕只有天真无邪的孩子,才愿意与阿福说上几句,无非打个招呼,那时,阿福马上有了活气,脸变得红润起来,咧开嘴呵呵笑,算是回应了。
可惜的是,大人似乎不愿意走进阿福的世界,孩子说不了几句,一个个都被拽在手上,似乎拼了老命的选择离开。如果说阿福每天都这样活着,我想也不尽然。每逢清明节,别看两三天,那时,墓地瞬间热闹起来,许多人,可能需要阿福早早开门,也会送上一支烟,老人也不拒绝,只是丢在一边,等到什么会抽烟的主打招呼,又会送过去。
人来人往,阿福清明节几乎做了一年的事,不用做什么,只要打着招呼,让祭奠的人最短的时间完成使命。你还别说,阿福脑子里可是有着账本,别看几千亡灵的墓地,无论谁来打听,都能够说个大概。你只要按照阿福指的方向寻找,不出五分钟,就能找到。有时,也有一些愣头青,他们没头没脑地来到墓地,寻找故去人葬于何处
,如热锅上的蚂蚁,转来转去,只要阿福发现了,就会热心走上前去,稍微攀上几句,马上能够理出个头绪来。
一年、两年、三年……一晃十来年过去了,墓地一扩再扩,数量也愈来愈多,阿福渐渐变成了墓地的标志。许多人只要不知亲人葬于何处,送上一根烟或者几块糖,说上几句话,不出意外,阿福就像在墓地黑夜中点亮的火把。平日里,公墓园林里阴森森的,没有多少人来过,一天到晚,几乎在黄道吉日之时,也会有新的坟入住园林,阿福不喜欢说多少话,只是看着墓碑,听着送别人说的一句句话,几乎许多死者,都在人世间演绎着许许多多的故事。
阿福尽管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但脑子里却装了许多故事,如果是个小说家,未必比蒲松龄逊色。也许你会说,老人有没有亲人,实际上,阿福没有亲人,毕竟,走过、路过的,谁都没有看到有谁来找过,就像天外飞石,完全是来得突然。如果不是村里的好事者阿兴,我们都不知守墓老人是阿福,到底姓什么,也没有人考证。
据阿兴说,老人一辈子无儿无女,曾经在乡村里,为逝世者穿衣服,可能是见惯了人之死亡,自然没有了多少豪言壮志,只是在平平淡淡的生活。当然了,老人知道一户人家没了亲人,伤心是肯定的,也不会张口要多少钱,只要能够混饱肚子,似乎就不再有什么奢望。
老人常常挂在嘴皮上的一句话是“生死无常,一切都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何必?”也许,人世间,许多人都带着懵懂来了,一个个都像要成名立业,变得无所不能起来,等到岁月流逝,走上了生命的尽头,才发现,一切的一切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又何必争来争去呢?事实上,阿福听了许多逝世者的故事,不知为什么,竟然不再在意人世间之得失,俨然是个旁观者。
生命的流程本来就是一个奇迹,可阿福老是在结尾处停留,不用说,看多了,人也就看开了,变得平和起来。我不知阿福的选择有没有错,只知道,一辈子都没有选择结婚,而是整日里在逝世者之间忙碌。用阿福的话说,人一辈子可以平平淡淡,也可以叱咤风云,但到了另一个世界,我有必要让其体面的离开。
也许是长年干着一件事,渐渐的,手脚不再那么灵便,主顾们渐渐不满意起来,阿福上了年纪,村里的干部觉得可怜,就派了守墓的职业,毕竟,只有他最合适。为啥呢?阿福什么都见过,又何况变成了骨灰盒呢?只不过,骨灰盒本来是崭新的,后来,岁月的肆虐,一个个都褪了色,如果不是阿福时不时打扫,就算是灰尘,一年或者几年下来,不知还能不能看得清名字呢?
许多时候,阿福在外人看来,就是在虚度时光,殊不知,人家却在干着别人未必乐意干的活。他几乎每天都会在墓地里走上几遭,不为别的,就是希望每个离开世界的人,无论你生前干了那些事,只要入了土,就没有必要计较什么了。阿福一视同仁,只要发现,哪块骨灰盒脏了,都会主动帮着擦拭,就像在洗涤灵魂。
与其说在洗涤逝世者的灵魂,不如说在拯救阿福的心灵。别看阿福嘴里念叨着“何必呢?”,心底却异常平静,为啥呢?一些不孝子孙,他们心底似乎藏着许多结,老是解不开,不管逝世者生前如何吃苦耐劳,活着的人竟然不领情,阿福往往会感叹,觉得人不应该这样。当然了,也有活着的人在死者生前没有好好陪伴,一旦永久离别,就会懊恼不已。
天下没有回头路可走,就像阿福脸上的皱纹,只会愈来愈多,愈来愈明显。也不知何时起,老槐树上来了一只老乌鸦,还做上了窝,时不时发出嘎嘎嘎的声音。阿福喜欢看着远方,到底是在看老槐树,还是在瞅着老乌鸦,我们没办法判断,只知道,生命只会变老,没有谁可以脱离轮回。
“何必呢?”一旦听到有人在园林外争吵不停,老人就会发出感叹,可能是人家吵闹过于投入,老是听不见,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听不见。(钱永华 图片摘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