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人“古董娃娃”入梦记

2019-08-13 09:35阅读:
闲人“古董娃娃”入梦记
闲人“古董娃娃”入梦记
人一旦成了古董,自然博物馆是最好的去处,可还在娃娃的行列,毋庸置疑,似乎童心未泯,没有少年老成的意思,用老话说的,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古董娃娃,他尽管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龄,但走到哪里,总觉得与世界格格不入,仿佛飞走了,到底哪里去了,也不清楚。人到了古怪的年龄,心灵异常脆弱,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如刺猬抖动针刺一样,生怕哪里会受伤。
不知从何时起,他渴望找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自己可以静静地让迷失的灵魂找到栖息的场所。“鸟倦飞而知还”,人疲倦了,到底向何处去,曾经,他试图躲进梦里,渴望永远不再醒来。可惜的是,阳光从地平线上升起,他老是本能地睁开眼睛,又得为新的一天而奔波。
“古董娃娃”,有时,他为自己的外号觉得可笑,只不过,等到步入梦中,又为不能与世界融为一体,不由悲上心头,就像在茫茫黑夜中,没办法看到回家的路一样。“如果,世界可以因自己的意念而改变,那该多好呀!”他奢望哪一天,找一个世界,自己可以尽情做主,不用别人指手画脚。
到现在,他都无法忘记,那一夜,梦见,在白桦林里,没有了尘世的喧嚣,更没有那心的烦躁,耳边听到的是清风流水,纯粹是天籁之音。走进去,看到陶渊明撷着菊花一朵,凝望着平静的南山,张志和老先生正在西塞山前,尽情地垂钓,苏老爷正在承天寺与张怀民夜游,……等一觉醒来,天空依旧铅色之云晃来晃去,隔壁装修房子的声音似乎一点都没有消停的意思。
不管了,还是走吧,说不定,在未来的什么地方,可以让灵魂诗意栖息。没有多少繁琐,只是背上简单的行囊,无需打招呼,只要一个人静静地走,他似乎看到希望就在前方。“说不定,在不远处,梭罗在瓦尔登湖等着呢?遇到了,那是多么幸福的事儿”,想到这里,他紧蹙的眉头终于有了些许舒展。
没想到,走到哪里,都是混凝土夹杂着油漆味,那久违的青草味,甜甜的花香,似乎永远没有了。“难道没有了自然,城市的步伐塞满了整个世界,连一点空隙缝都没有了……”,长途跋涉,他渐渐地,疑惑不已,到底那里才是人灵魂可以休息的地方。

“不管了,我就不相信,这么大的天空下,就没有一块灵魂可以休憩的地方……”他大汗淋漓,咬破了嘴唇,没有选择,走,才能让远方变得诗意起来。
从早到晚,火辣辣的太阳,似乎一点都不觉得疲倦,死了命地烤炙着大地,如果不是后羿射掉了九个太阳,地球可能老早依旧没有生机,就像火星上一样了。他不敢告诉身边的人,自己是去寻找一个没有繁华的地方,那里看不到高楼大厦,见不到车水马龙,更没有灯红酒绿……
“老哥,你,白花花的大热天,为啥不躲在家里,却在热情腾腾的大马路上瞎溜达……”,在正常人的眼中,大夏天,躲在空调房间里,静静享受奶酪的美味,那才是神仙一般的生活。他却不敢苟同,为啥呢?躲在空调房间里,修剪花花草草,过着小资生活,不知为什么,心灵却或左或右,老是不能静下来,就像一把火在撕碎可怜的魂灵。
走吧,没有灵魂栖息的地方,自己绝不回家,他走着、走着,没有回头的意思,哪怕在夜深人静之时,躺着做梦,都在寻找梦里可能去的那个天堂。
希望就像海市蜃楼,他不知疲惫的灵魂,走在可以煮鸡蛋的水泥地上,想不到啥时候才能找到梦里的地方。诗和远方,他的眼中只有远方,心灵深处的诗被可怕的时风刮得一干二净,四季的风景丢了,到底什么时候丢的,谁都没办法说清楚。
“可爱的小妹妹,什么地方可以休憩灵魂……”他浑浊的眼神,吓得小妹妹如受了入侵的小鸟,赶紧逃离,留下自己一个人在阳光下愣神。
“难道真的没有灵魂可以休憩的地方……”,他一天又一天的向前走,愈加怀疑起自己来,渐渐地,头发长了,白皙的皮肤渐渐失去了光泽,嗓子可能长时间没有话说,竟然没办法发出声音,还得喉结一上一下的抖动。
“怎么会这样,我的诗和远方到底在哪里?不要丢下我,美丽的世界……”,沉重的腿迈不开了,周围不知什么时候,涌来许多人,夹七夹八的,叽里呱啦,说着什么,他搞不清楚,也为办法搞清楚。
“老家伙,你怎么长不大呢?整日里只知道躲在家里发孩脾气,说出来的话就像过了几十年,难道连做梦都不消停……”,等到他睁开眼,听到老伴又在耳边唠叨不停了。
他没有时间去回味梦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赶紧拿着拐杖,来到小区小得不能小的花园,那里,四季分明,可无论听到多少欢歌笑语,老是提不起神,就像丢了魂一样,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远处,朴树的《白桦林》正在回荡,他似乎找到了什么,到底是什么,又没办法说清楚……(钱永华 图片摘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