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路公交车上

2019-09-09 15:25阅读:
212路公交车上
212路公交车上
这些天,212路公交车旧貌换新颜,原来,汽油冒烟,呛人的鼻子,如今,电动发车,一路没有了嘈杂音,更多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亲切交流。
有人说,212路公交车是连接乡下与城市的纽带,是政府为民办实事的重要举措。每天,早上6:00开始,到晚上6:30,来来回回十几趟,许多人都根据需求,在212路上幸福的活着。如果说有一个移动的家,我想212路是再恰当不过了。大家几乎在同样的时点遇到了差不多的人,渐渐的,彼此都混熟了,就成了一家人似的。
汽车司机,不再板着脸,在文明春风的轻拂下,一个个都变得和蔼可亲起来。乘客与司机似乎有了默契,可能是几十年如一日,彼此之间都混熟了,什么地方会有什么人上车,什么时候会有谁下车,就像工厂的流水线,都变得自动化起来。
如果遇到了上了年纪的人,只要上了车,都会有年轻人弹簧一样的站起来,带来的是乐呵呵地相互打招呼。张家长,李家短,叽里呱啦,说来说去,无非是什么地方有什么稀奇事,都会如水面上扔出了一小块石头,迅疾四处传播开来。到那时,各种评判会在车上演绎十来天,没完没了,人们在谈论中杜撰着一切,也在幸福地打发着美好时光。
212路公交车,就像穿梭在马路上的小船,载着乘客幸福的梦,来来往往,洋溢着幸福之歌。人们只要想着到城里办什么事,都会想到,212路车可以带着自己走到城里的任何地方。老人们不善于出门,毕竟,驾驶着着电瓶车在马路上横冲直撞,到底不太安全。哪里知道,212路公交车的到来,给了老年人迈出家门提供了最好理由,否则,老年人在家里眼巴巴地想着子女,子女在城里忙来忙去,等到夜深人静之时,又会想着老人在家到底会这么样。
老人们坐着车,可以在夜幕来临之时,带着田里的果实,大包小包的,乐呵呵地到城里闲游,帮着接送小孩,忙着做一顿美餐,第二天,又会回到老家,忙着田里的活计。212路汽车,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老人没有了相思之苦,年轻人没有了顾盼之忧,幸福因为车的存在愈来愈和谐。
“大叔,又到城里去看孙子了,不知多少天,没有瞧见你了,最近在干什么的……”
,一个白胡子老头刚刚上车,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就从座位上站起来,打着招呼。
白胡子老头刚刚坐上座位,话匣子就哗啦哗啦打开了,就像久别重逢的亲人,需要相互倾诉一样,没有什么掏心窝的话不可以说。
“别提了,三个月前,做了个小小的手术,孩子不允许出门,一直是老伴照顾着,总算可以坐着车,到城里逛逛了,当然了,我到城里去理所当然,是医生让去检查的,俺家小子没有反对的理由。你还别说,俺家小子老是劝着,说什么就待在城里,不要回乡下,我怎么可能放下呢,老家的鸡鸭要喂,田里的草要除,再说了,老伴一人在家,又怎么能放心呢?”
白胡子老头说话时,嘴巴子一上一下,带动着花白胡子上下抖动,就像道士的拂尘,任意指向东西,就可以口吐莲花,说出一个像样的故事。
“怪到呢?怎么许多天,都没看到呢,原来身体出现了一点小问题,现在好了吧,看你老气色不错……”邻座的大婶问道。
“好多了,不要再麻烦俺家小子了,到底可以自由自在活动了,再说了,我还得见见俺的小孙子,也不知这些天,小家伙过得怎么样,只要有一点点空隙,小家伙都会打来电话,多少天了,可能个子又长高了……”,老头脸上洋溢着笑容,恰巧,早晨的阳光照在脸上,显得格外红润。
“老嫂子,最近听说你发财了,不是一个大夏天,非洲猪瘟来了,不知死了多少头猪,你家养的是鸡,肯定赚了不少……”,白胡子老头问邻座的大婶,毕竟,猪瘟肆虐,人们吃什么成了问题,问一问养鸡大户,一车的人能够听出未来食品到底会成为啥样来。
“大叔,谢你的吉言,七八年养鸡了,谁曾想到,鸡的价格会蹭蹭蹭地往上涨,一斤毛鸡竟然净涨三块多,最有意思的是,养的鸡不够卖,如果有神仙一样的本领,我希望一只鸡能够两三个小时就出篮,……”,大婶嗓门特别高,生怕车里的人都听见。
“嗷,不简单,发财了,为啥不把鸡棚再扩大一倍,到时不是赚更多钱吗?再说了,猪都死绝了,没有大半年,又怎么可能恢复元气呢?”旁边的长毛小子问道。
“不要心大,有时会吃亏,你不知道,万一鸡棚扩大了一倍,突然来个禽流感,到时,赚的钱也没有赔得多……过去不是禽流感一到,许多养鸡大户都血本无归吗?”大婶毕竟是养鸡大王,多年的养鸡经验,说什么,人干什么都有个度,千万不能人心不足,否则,会吃大亏的。
“人家可以担惊受怕,你不要担心,这些年,你不是养鸡技术到了家吗?哪一次鸡瘟来,你家不是避开了,算来算去,也是奇迹吧?”白胡子老头似乎对大婶一百个放心,恨不得人家立马回家扩大养鸡规模。
“不要这么说,我也悬着心呢?谁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呢?”,大婶似乎在开新闻发布会。
“哎,猪倒霉了,鸡沾光了,哪里知道,真正够呛的是我们,没什么都贵了,据说,猪肉已经涨到了将近三十块,牛肉最贵的部位可以卖到上百块,真是嘴里吃的几乎都成了黄金了……”司机边开车,边说开了。
“不管多少钱,反正一天三炖,没有点肉沫子,谁受得了……再说了,三四十年前,怎么会想到,现在过得日子……”,白胡子老头闭上了惬意的眼睛,一脸幸福的样子。
……
212路公交车上,一个话题接着一个话题,一个故事连着一个故事,没有谁因为生活的窘迫而唉声叹气,更没有谁会因为收获的日子而沾沾自喜,一个个来往于乡下与城市之间,乐此不疲,幸福之花四季开放。(钱永华 图片摘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