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飞的猪

2019-11-26 10:48阅读:
会飞的猪
会飞的猪
一只小猪,有事没事喜欢仰望星空,毕竟,皎洁的月光柔柔地洒在身上,就像厚厚的被褥裹着,别提心底有多高兴。
小猪知道,只要月亮出来了,明天就能得到暖暖的阳光。当然了,小猪也会莫名其妙地伤感起来,为啥呢?生命似乎特别短暂。自从打娘胎以来,同栏的猪猪,别看身体在窜窜往上冒,一旦到了极点,就会不知打发到哪里去了。据老母猪所说,到哪里去了,十之八九都是到了人家餐桌上了。
每每小猪做着可怕的噩梦,几乎不约而同地是耳边响起撕心裂肺的叫声,不知为什么,也许是同病相怜的缘故,醒来时,尽管阳光四射,总觉得满眼灰蒙蒙的一片。小猪眼巴巴地看着自己长大,如果没有思想,当然也不会那么苦恼。
问题的关键是,小猪喜欢仰望星空,竟然有了思想,从来,智者似乎都会特别痛苦。我想,小猪之所以痛苦,大概就在于有了自我意识。许多猪,尽管来到了人间,但只不过是存在而已,一点都没有享受到生活带来的一切。只不过是匆匆忙忙地吃着饲料,浑浑噩噩地、颠来复去地睡觉,到底身体是否发生了变化,似乎从来不考虑。等到上了屠宰场,也不过是哼哼几声,没有丝毫地怨言,稍微有点知觉的,也会略加抵抗。
所谓抵抗,也不过是象征性的,身子抖几下,嗓门大一点,毕竟,在生与死之间,那种一口气是否存在,有时会特别痛苦。猪也不例外,在来到世上时,痛苦的是老母猪,离开世上,往往是肉体痛苦。悲哀的是,失去了知觉,可以肯定,灵魂将要随着肉体一起毁灭。
我怎么会是一只有思想的猪呢?
小猪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偷偷地看着天上的月亮,着实有些羡慕起外面随便乱走的小黑狗。小黑狗年纪不小了,至少,小猪来到世上时,他已经能够龇牙咧嘴地守护院落,不知给主人带来了多大的方便。
小猪骨子里不甘心匆匆忙忙来去世间的尴尬生活,可到底是一头猪,又没办法跳出去,走到深山老林,如白蛇一般,最终幻化为人,哪怕后来出了事,镇在宝塔里,也心甘情愿。啥时可以不去思考,就算闭上眼睛,可能也未必痛苦?,小猪在夜深人静之时,老是在心底问着自己,可惜的是,上天不会给一点答案,正所谓叫天天不应,只能噙着泪在草堆里发抖。
“哎,啥时能够像鸟儿一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那该多好呀!”小猪似乎不怎么安分,骨子里渴望拥有人一般的生活,就算人做不了,似乎做一只鸟,也一百分的满意。
时光飞逝,天地在旋转中让万物变了样,小猪,再怎么不想长大,可在大口进食之中,最终还是长大了。为啥呢?也许有人会说,不希望长大,何不像人类那样,少吃点,说不定身上就不怎么长肥膘了。
可小猪并不傻,不为别的,曾经也这么想过,哪里知道,隔壁家的,有只小猪,可能就是挑食,被主人发现了,二话没说,直接扔到屋后的臭水沟,稍微挣扎了几下,就稀里糊涂地死去了。
“我可不能死,死亡意味着什么都没有了……”,小猪活着的本能决定了自己不怎么想着如何抵抗,只能装模作样地吃着饲料。可能主人渴望一窝猪早点可以卖钱,竟然盯着猪猪们吃完,才选择离开。
小猪想要投机取巧,与人类相比,似乎过于微不足道。“吃吃吃,睡睡睡……”,小猪不怎么甘心,可无论怎么想,只能在猪圈里哼哼哼了。
“大概,猪的命就是如此……”,面对漆黑没有月亮的夜晚,小猪有些失望,似乎天地间,没有了落脚之地,更加伤心的是,大冬天来了,西北风呼呼地吹着,一大群猪聚在一起,都懒得动几下。小猪想着去减肥,哪怕遛几圈,可也只有想着的份儿了。
主人生怕猪猪运动多了,不怎么长肉了,自然给予猪的空间小得可怜。小猪眼睁睁看着肉长得飞快,却没有办法阻止,想来怎么能不伤感呢?
“哎,我要是能飞,那该多好呀!”,在小猪的心底,只有月亮和鸟儿是特别幸福的,他们似乎不需要被什么约束着,一天到晚,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乖乖,俺家的猪到底长得肥肥的、壮壮的啰……”,主人带着一个胡子邋遢的家伙,开心地介绍道。
小猪知道,生命即将走向尽头,说不定,明天,那个可怕的胡子邋遢的家伙就有可能来了,自己的小命到底啥时结束,恐怕只是时间问题。
“我不能这么活着,否则,死得太没有尊严了……”小猪看着镰刀一般的月亮,辗转反侧,愣是睡不着觉。
“我到底该怎么办?飞吧,可惜没有翅膀,……”小猪的耳朵耷拉着,只有西北风仍在撕心裂肺地吼着。
“呶呶呶呶……”,天还没亮,月亮还没下山,主人已经来了,送上了一大堆美味的饲料,小猪知道,许多猪走上了不归路,就是这么安排的。
“吃好了,宝贝,乖乖乖,……”,主人堆满了笑容,小猪明白,自己的死亡可以带来一大笔钞票,绝对可以改善条件。
一大群人,恶狠狠地来了,他们开心地聊着,但面对一只只猪,可就没那么好生气了,只要那只猪稍微动一下,就会被恶狠狠地送来可怕的鞭子。没有哪只猪敢跟人作对,人简直就是世间最强大的动物,几乎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亏得上天给予了人生命的界限,否则,不知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猪啊,猪啊,生为猪,简直太可怜了!”,小猪抹着眼泪,如果可以大声哭泣,不知要哭上几天几夜了。
乖乖地出了圈,过了秤,又上了车,风在耳边使劲地钻来钻去,小猪凭着直觉判断,死亡就在眼前。
“不能这样,我想飞……”,在升降机上,小猪瞅着离地面愈来愈高,想着,到底可以飞了,哪怕摔得粉碎,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即将运向屠宰机器之时,小猪使劲迈开了腿,发出打娘胎以来最大的吼声,歇斯底里的,猛地腾空而起,一个大大的抛物线,如飞鸟一般,别看只有一点几秒,可却给天空留下了惊人的一幕。
“瞧呀,一头猪从升降机上掉下来了,那些屠宰场的人是吃干饭的吗?”,一个路过的行人嚷嚷道。
“到底猪就是猪,不可能主动自杀,肯定是管理员的责任,看来没有好果子吃了……”,另一个行人紧皱眉头,扯开嗓门,生怕别人不知道。
一大群人如潮水一般,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叽叽喳喳地,说什么都有。
他们哪里管一只猪的感受,只知道在一边喋喋不休,似乎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话题,如泉水叮叮咚咚响个不停,殊不知,小猪的灵魂出了窍,带着一脸的绝望,总算可以飞到无穷无尽的天空去了。
“瞧呀,那边一只猪飞来了,比天边的星星还要亮……”,一个小男孩撅着手指头,朝着一颗流星喊道。
可惜的是,众人并不理会,依旧在七吵八吵,一个个比着谁的嗓门大,生怕别人不知自己存在一样。
小猪瞅着瘫了一地血的尸体,看着工作人员手忙脚乱地收拾现场,自然而然,尸体还得走进餐桌,生活还得继续下去。
“一只飞的猪,到底飞到哪里去呢?”,那个小男孩囔囔地说着,眼睛里出现了一双水汪汪的月亮,暖暖的、亮亮的。(钱永华 图片摘自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