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年男子的幡然悔悟

2020-01-11 09:44阅读:
一个中年男子的幡然悔悟

一个中年男子的幡然悔悟
“人活着,是不是就这样了——”,阿华在夜幕来临之时,望着闪烁着的星星,似乎有些不甘心,但又难免认命,过去那童话式的英雄梦被呼啸而来的西北风吹到不知哪里去了。
一个中年男人,就像空心大萝卜,看似长大了,可心底却藏着童年那不着边际的梦。成家了,为人丈夫,变成了父亲,却眼睛迷离,恨不得躲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静静地做着童年求之不得的梦。
“人为什么要长大,如果还是个孩子,那是多么幸福的事儿呀!”阿华觉得童年还没回过神来,一切都变了,原来是个孩子,现在却成了孩子的父亲,一切都恍如昨日。说真的,只要稍微打盹迷糊,过去的一切都在眼前晃来晃去,似乎永远都无法消失。
你怎么还是个孩子,怎么老是长不大……”看着吊儿郎当的样子,阿华对着镜子,实在有些看不下去,觉得瞬息万变的世界,自己晕了方向,不知该向何处走。
孩子从小不点,渐渐长大,个子似乎在一瞬间就超过了自己,阿华发现,干什么都不可以恣意妄为,毕竟,过去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几乎成了奢望,变得虚无缥缈起来。
阿华渴望成为一个永远生活在梦里的人,永远长不大,任凭天地旋转,如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生活就像魔术师,挥舞着魔术棒,许多曾经爱过阿华的人,渐渐地苍老起来
,又慢慢地离开了,永远地从美丽世界消失了。清楚记得,与自己相伴了将近四十年的奶奶,也不知什么地方出了毛病,从得病到离开,似乎就是十来天的时间。
“千万不要离开,我爱你们!”阿华从小眨巴着眼睛,误以为,世间只要存在,身边的人就不可能消失。
老天爷总是开着玩笑,一个个亲人,从来没有与阿华商量,在不经意间,悄悄地走了。母亲头发花白了,父亲步履蹒跚了,那些看在眼里的小不点,却如雨后春笋,一个个都人高马大起来。
一个偶然,阿华突然发现,腰酸起来,腿疼起来,自个儿的辈分却打了起来。曾经,赶着别人叫着“爷爷奶奶”,可曾想,自己却又成了别人口里的“伯伯”、“爷爷”。白头发、白胡须就像调皮的小屁孩,老是窜出来,阿华顿觉岁月无情,可想着浑浑噩噩四十多年,望着身后一事无成,不免感叹。
“岁月这么美,我还没准备好呢!”阿华看着枯黄的芦苇正在摇着苍白的飞絮,远处橘黄的太阳似乎在流血,染红了半边天空,拍拍身上的灰尘,思绪却在过去与未来之间穿梭。
“忏悔吧,孩子,天地之间的旋转从来都不会停息……”,阿华梦见一个须发苍白的老人,指着远处那一丝光亮,发出的声音惊天动地。梦醒了,阿华呆呆的,如木鸡一般,如果不是老婆冲着耳朵喊,整个人都会如臭硬的石头,僵化在一边。
可怜的人,灵魂似乎出了窍,就像遇到了错综复杂的路口,不知脚到底应该向何处迈出。阿华从早到晚,吃什么都不香,干什么都没力气,浑身上下,如虚脱一般。
“我是不是白活了,一晃四十年过去了,到底有没有混出个人样来,恐怕只有天知道!”阿华嘀嘀咕咕的,走在路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如丧家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永远不要见到久违的阳光。
夜深人静之时,阿华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如一叶扁舟,在大海上航行,夜色茫茫,无边无际,耳边刮着呼呼狂风,就像一只可怜的绵羊,随时都有可能成为饿狼口中实物。时间,渐渐地,变成了可以吞噬一切的恶魔,阿华陷入无底深渊,远处的星星,射出的寒光,让滚烫的心没有了一点温度。
阿华到底藏不住事,尤其是翻滚沸腾的心绪,如果没有从灵魂深处找到平衡,就有可能神经错乱,成为世上可悲的多余人。窗外寂静一片,远处黑乎乎的,可以肯定,许多人都已经进入梦乡,阿华却在为半世的蹉跎而懊恼。
坐在书房里,阿华迷离的目光看不到任何希望,在曲折的道路上苦苦追寻,恨不得登上山顶,能够尽情看日出,欣赏最美的风景。过去的一切尽管如风吹的浮云,随时都有可能消失,可记忆的天空却湛蓝、湛蓝的。人可能到了中年,遇到的事太多了,往往会本能地去回忆过去,愈是繁杂事多如天空的星星,愈是想着在过去记忆中寻找蛛丝马迹。
“天呐,我到底该怎么办呢?”阿华恨不得抖动着身子,把生活中的一切烦恼都抛之脑后。可惜的是,烦恼挥之不去,才下眉头,又上了心头。
“我是不是永远蹉跎下去,难道一辈子,浑浑噩噩,混着日子,看上去风光无限,有着一点点地位,可内心的虚无却如一根针在刺,不知是不是时间长了,有些麻木了……”阿华憋着一肚子气,似乎找不到出气口,别说有些难受。
“我算是白活了,着实有些对不起那些爱自己的人,岁月静好,人却难免蹉跎。满以为自己是神仙一般的人,却过着丧家犬式的生活,不知怎么了,却成了实实在在的多余人,想来,我是不是有个失败的人生。”阿华在日记里写下来上面的话。
“我可不能这么活着,如果还是这么活着,老是喜欢死要面子,实际上却活受罪,当然是自命清高,眼高一切,似乎不把别人看在眼中,殊不知,在别人眼中,自己何尝不是一个怪物!”阿华红着脸,继续写道,“我就是一个怪物,走到哪里,都如刺猬一般,只要遇到什么环境的变故,都会本能地蜷缩起来,生怕受到伤害一般。天呐,我可不想成为怪物,变成一个普通人,又有什么不好呢?”
“你本来就是一个普通人,何必杞人忧天,做着英雄们才能做的梦!”潜意识里,似乎有一种声音在提醒自己,阿华僵硬的手指渐渐有了活气。
那一夜,阿华终于可以美美睡上一觉,就像狂风中漂泊的扁舟找到了幸福的港湾,不再想着如何志存高远,只想着如何脚踏实地活着。
第二天一大早,温暖的阳光从窗外射进来,阿华敲敲书桌,开始在厨房间忙碌起来。等到老婆与孩子从睡梦中醒来,热腾腾的早餐摆在桌上,餐厅里又恢复到了久违的笑声。(钱永华 图片摘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