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性看小说,理性看生活——浅评小说《19年间谍杀小叙》

2020-05-08 22:35阅读:
与这本书结识还得追溯到2018年上海盛夏举办的书展,在那次书展上有幸巧遇作者那多签售,因为喜欢收藏签名版小说,据说又是作者的巅峰代表,当时在各大图书网络平台还没有公开售卖的情况下,我也就顺便凑了一波签售的热闹。如果不是喜欢上东野圭吾的悬疑推理故事,可能这部小说还会继续在书柜里等候召唤。之前无意间看到国内优秀推理小说作品排名时,这部就在其中,而且名次靠前,读者口碑俱佳。于是,提前翻牌,就来说说感受吧。
实体书整体的设计感很强,黑色封面,象征主人公身处迷局中的艰难,银色内里,犹如明镜,看到它的人仿佛能洞穿自己的内心,线装设计有种复古的时代感,随着剧情推进下呈现的一封封书信都采用手写体,使阅读体验更加真实,这部小说在外观设计上做足了文章。
接下来说说内容吧。
首先用感性思维来看作者的故布疑阵和气氛烘托,如,文秀娟怀疑被人下毒,半夜掀开蚊帐依次查看熟睡室友;柳絮被吓,跌入尸池;汤里突现眼珠照片;文秀娟用流浪猫狗的粪便提取寄生虫注入姐姐体内;九年后,半夜出现在柳絮书房里,因月光照射而杀气四溢的手术刀;警察郭慨死于浴缸后被取走的肾;解剖尸体失踪后在校园操场被找到;把有毒尸骨磨成粉等,多处情节的描写看的读者汗毛直立,在恐怖气氛不断升级的情况下,使得这本书只敢在白天看,晚上一概敬而远之。哈哈,胆小还自虐,只因故事离奇又刺激!
看完书后整个人从故事中脱离出来,感性慢慢散去,理性逐渐回归,再回顾作者埋下的草蛇灰线,小说本身的逻辑问题便一点点呈现:
1、法律如同虚设?当生命受到威胁时,正常人的本能反应都是报警,而在这部小说中,所有的死亡都被作者以想当然的理由轻飘飘一笔带过,五次谋杀,警察只出现过两次。聪明如文秀娟,在明确知道自己被同学投毒,写信人身份暴露后宁愿以秘密交换也不报警,即便如此也难逃一死的结局。这样的情节在文秀娟要强的性格中是完全不成立的,即便是死,也要死的明明白白,知道自己到底是败在谁的手里。鱼死网破而不是忍辱赴死才符合文的人设。这一
场高智商邪恶对决以沉默的方式结束,实在有种头重脚轻后劲不足的感觉。只可惜她到死都没想到害她的是一群人,而非一两个人。她防不胜防,所以死局早已注定。
2、神秘提示人是谁?项伟和柳絮约定一同去医院查看当年文家两姐妹死前的验血报告时,曾收到一通陌生人的留言提示,而这条重要线索来自何人,直到小说结束也未提及,想来应该是作者写作上的bug了。
3、项伟是敌是友?郭慨遇害后,柳絮想拉拢项伟一起破案,作为先后喜欢过并了解文家两姐妹的这位旧同学,柳絮对他不折不扣的信任和靠近存在诸多不合理之处。首先,当年项伟从弥留之际的姐姐处接过笔友的重任继续和妹妹保持通信,在两人互通心声的过程中,项伟应该早就猜到妹妹是杀害姐姐的凶手,而非正常的临床死亡,上大学后原本比妹妹高一届的项伟又巧合的成为了她的同班同学,继而把对姐姐的爱转嫁到妹妹身上。其次,在一次考试中项伟帮助妹妹作弊却被其出卖,又被校方甄别,绝望之下项伟选择跳楼自尽。如果说这时的项伟还不知道妹妹文秀娟的真面目,那么在马德告诉他和费志刚妹妹有杀人前科时,这时的项伟必定会由爱生恨,这个蛇蝎心肠的文家小妹不仅害死自己的姐姐,连同他的人生也要一并毁掉,因此项伟加入谋杀文秀娟的理由更加充分。由此可见,柳絮找他帮忙,无异于羊入虎口。可是,小说对此只字不提,这种情理不符,逻辑不通的续编真的很牵强。
4、解剖尸体可随意挪用?柳絮去找当年在调查参与过前一期校园投毒案的王维时,终于从他口中套出了文秀娟致死的原因,凶手马德浮出水面。而这里出现了更为夸张的剧情,文秀娟是被解剖课上尸体表面附着的铊毒死,这具尸体在文秀娟出事后又不翼而飞,最后居然在校园的草坪上被发现,找到时已被谋害者肢解的四肢不全。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专门用来供学生解剖的尸体在管理和使用上是非常严格的,没有正常的手续和理由是不允许擅自挪作他用,这是对死者起码的尊重。而这里,不仅用了还私自将尸体拆解,完事后居然还不了了之,这个就显得胡编乱造了!
5、关于杀人动机?文秀娟的杀人动机是贫穷下的邪恶选择。马德的杀人动机是自卑引发的想要出人头地的极端罪恶,而马德将其他几位对文秀娟羡慕嫉妒恨的同学都圈进可怕杀局,显然动机不足!首先,被他忽悠的同学严重违背了各自当初治病救人的学医初衷。有违仁道和本心;其次,柳絮报警后,警察并未对所有同班同学进行深入全面的调查,否则,被警察盘问的心理防线很容易崩塌,毕竟他们和文秀娟之间并没有深仇大恨;最后,战雯雯因嫉妒文秀娟,毫无避讳的向马德承认要将其毒杀,就算是个死心眼,情杀动机也太勉强,而且还将杀人想法告诉第二个人,这显然不是一个大学生该有的心智!
6、解铃不是系铃人?关于文红军,女儿的生杀大权交给外人来决断,只能说这样的父亲,谁摊上谁倒霉!作为父亲很清楚两个女儿的死因,如果说大女儿文秀林的死,他后知后觉只剩记恨悲愤,尚可理解,那么,五年之后小女儿文秀娟被同学团灭,他得知后还能坐的住,并跟凶手联和起来对付前来调查真相的柳絮,这怎么看都是一个窝囊男人为钱弑女的老套剧情,熟悉中透着恶心!难道不应该是得知真相后由自己来清理门户吗?哦,对了,是担心马德这几年来帮他筹集的给植物人老婆治病的善款飞走了,怕被热心网友骂成骗子,所以只能对小女儿的死睁只眼闭只眼,呵呵果然金钱和虚名比骨肉至亲的命更重要!
7、还有一个凶手是谁?马德死前对柳絮说他们一开始没想毒死文秀娟,只是每次少量投毒让她的身体渐渐虚弱以至于无法应对考试,最终被甄别掉,没想到文秀娟那么快就死在了解剖课的教室里,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在大家眼前消失,还有一个凶手下毒过量,才最终造成了文秀娟加速死亡,那么这个凶手到底是谁?项伟or费志刚?小说结尾给出的开放式结局,个人感觉完全没必要!
8、柳絮的杀人结论?在文家仓皇而逃的柳絮被马德和费志刚活捉后迷晕,带到废弃已久工地,揭开了所有的疑惑和真相,就在马德举起铜首砸向柳絮时,却被柳絮一刀反杀,最后警察判定柳絮杀人时是精神病人,无民事行为能力,不需要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无罪释放。what?!难道不应该是正当防卫吗!更何况还有被砸倒的费志刚作证。
9、帮凶们依然逍遥法外?马德被柳絮反杀后,警察终于出现,由于文红军不愿惊动女儿亡魂,九年前和马德一起参与谋杀行动的其他人也就不再追究,那么,柳絮冒死调查真相的意义在哪里,只为发小郭慨复仇吗?好友文秀娟的死又有谁来买单?这样的结局让我感到法律在作者手里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我很不满意!
当然,如果都按常理来推断的话,这部小说就不存在了,因为任何正常逻辑都能将故事逼入死角,一旦脱离情感的挑逗,跳出感性的框架,小说看起来远没有传说中的完美和精湛,所以,所谓的巅峰之作,最终也不免流于庸常罢了。
感性看小说,理性看生活——浅评小说《19年间谍杀小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