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包装的爱情,只剩虚无和造作——浅评小说《倒悬的地平线

2020-05-24 15:34阅读:
第一次看马克李维的作品,当一个简单的生死相随的爱情故事注入了高科技元素时是否能打破老套言情小说的窠臼?答案是不能!小说文字平铺直叙,情节缓中求稳,没有高潮迭起,没有冲突设置,只有大段枯燥生僻的医学解释和人物抖包袱式的对白,纵有借尸还魂的反转,也拯救不了整个小说的苍白基调。这种言情小说若放在优秀写手扎堆的国内也只是中下等水平,根本不会引起我任何关注,可在国外却备受推崇,想了想还是囿于国土有限,高手难见的缘故吧。
这部小说的短板虽然很明显,但我依然耐着性子看完了,因为除了有死了都要爱的老掉牙的爱情桥段外,还有亲情和友情,还有信任和成全,还有独立和骄傲。看过小说的读者一定都会被女主霍普和父亲萨姆之间温馨感人的故事所打动,父亲和继母初入读者视线时通过霍普的描述并未给读者留下好印象,我曾一度担心霍普从此会落入传说中后妈的魔掌,可随着故事的推进,我们看到的了一个视病人如己处的优秀牙科医生和视女如命的开明父亲,在他大腹便便下有一颗温暖慈爱的心。
作为医药代表的继母,虽阅人无数却行事干练,做事有分寸,有同理心,在霍普为手术众筹陷入僵局时,是她慷慨解囊,匿名捐赠,霍普最终也从心底接受了这个女人。
乔西的朋友卢克,当他们同时爱上一个女孩时,得知霍普的心意后选择默默成全而不是制造事端横刀夺爱,并在霍普病重时及时施以援手,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这份付出只有心胸豁达之人才配拥有,为一生能有这样的友谊而祝福!
和子明知卢克的心意,依然心甘情愿的喜欢上他,因为她知道卢克嫉妒乔西的科研才能并眼铮铮看着乔西挖墙脚始终未表现出嫉恨和敌视,而是当朋友有难时总能挺身而出,她知道卢克有一颗高贵的灵魂,这样的人值得托付终身;
弗兰克是科学实验成功的关键人物,作为朗悦中心的负责人,明知两位爱徒“不务正业”,但出于对科学的尊重和惜才之心,表面警示实则漠视他们大胆搞科研,终于成功将人类记忆储存转嫁到幸存者身上,没有他的支持,霍普和乔西就不会“复活”。
至于主人公霍
普,应该没人不喜欢她,她聪明、独立、自强、自爱,即便身患绝症也不做啃老族,我更欣赏的是她在面对疾病时超乎常人积极乐观,频死之时也不忘调侃自己的疾病,只为让爱人不那么悲伤。
所有人物中我最不满意的还是对男主乔西的塑造,因为这个人物出卖了作品逻辑上的漏洞。首先,作者执意要将爱情进行到底的主线不容置疑,所以不得不将两个人都写死,死后将记忆嫁接到幸存者身上继续爱下去。这样唯美的爱情观很难被今天的读者接受,因为现在的读者无论是现实还是小说中早已对殉情这种反人性的故事失去兴趣。其次,霍普重病时,乔西曾和她商量过死后尸体的处理方法,乔西从未信任过人类的冷冻技术,他不相信霍普冷冻几十年后还能复活的奇迹,至少还没有相关事实证明这一做法的可行性,只是活人对死者的自我安慰罢了,在这种情况下他采取的方式就是在霍普真正死亡前就将她冷冻起来,注入少量的药物能将呼吸降到最低,不会被医务人员发现。那么问题来了,乔西这样做的目的就是相信在霍普还未死亡的前提下实施冷冻后可以复活的推断,无论多少年,他都会等。可是小说结尾,和子却告诉带着拥有霍普记忆归来的梅里,说乔西在霍普死后就自杀了,他在生前秘密做了一系列筹备工作,将自己的记忆也存入电脑,待霍普“复活”时他也同时以另一个人的身份醒来,继续相爱。这里显然逻辑不通,乔西既然选择用自己的方式和上苍赌一把,为什么还要自杀,而不是选择继续等待,万一若干年后乔西实验成功,霍普醒来,却发现爱人早已不在,岂不是又要上演一出阴阳两隔的悲剧,而且霍普为自己众筹得来的五万冷冻尸体的费用,在乔西选择自杀时就已经毫无意义。我想问,作者在瞎忙啥?!
作为轻科幻小说,作者的大胆想象还是值得肯定的,也许不久的将来,医学的发展真如小说所述,脑死亡病人只需要事先复制出病人生前的脑组织就可恢复如常,心脏病患者只需换个电脑打印的三位立体心脏就能起死回生,灵魂和身体都可以交换,只要你愿意,只要你有钱。当然,这应该属于读者的有生之年系列了。
过度包装的爱情,只剩虚无和造作——浅评小说《倒悬的地平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