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无惧流言蜚语!——浅评小说《人间便利店》

2020-05-28 23:50阅读:
网上说“我们迟早都会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是的,早晚而已。曾经在人这种生物体里捕捉到过虚假、伪善、做作、狡诈、利用、嫁祸、鄙视、嘲讽等等阴险伎俩,而这些暗搓搓的把戏终有一天也会被自己所用,只因想要过上体面和顺遂的生活,为此,人类倾其一生用尽手段清除隐患,最终成为大众眼中的“智者”。自身智慧不足还可借鉴各种成功学书籍加以完善和应用,有教人说话的、有教人做事的、有教人心智成熟的,这些书大多以恐吓为卖点且销量不错,尤其是一些职场类书籍。殊不知,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要什么的人,要么成为被洗脑的对象,人云亦云的接受别人的规划和安排,或者拿别人的目标当自己的追求;要么以跑赢别人为目标,却总会发现自己前面有更快、更高、更强的人。而在这部地道的日本小说中,作者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不囿世俗不畏人言偏安在便利店女孩的故事,两白页的中篇小说,以“我”的视角,通过几个人简短的对话和“话中有话”的方式将“人该怎样活着?”这一深刻主题展现的淋漓尽致。
古仓惠子是个还在上大学时就在便利店做兼职的女孩,可连她自己都想不到,这样的工作一做就是18年,36岁的她依旧单身贫穷,只能蜗居在狭小逼仄的出租屋内,果腹之物大多来自便利店卖不掉的免费食品,过着两点一线的单调生活。人生过半,生活依旧停留在人生起点,这样的生命状态在任何人看来都能成为职场loser的代言,从小做事就不按套路出牌的她,被视为异类,在家人眼中,她是个需要接受治疗的心理有问题的孩子,长大后因其底层身份和安静性格又被别人当作自闭的大龄剩女明嘲暗讽,尽管如此,她始终保持一贯的克制和礼貌,只在心里把对方的态度作一番无奈又宽慰的理性分析。可是,积极工作的她在废柴男白羽出现后彻底失去了同事表面的尊重,当两个底层异类被迫同居时,独处的他们尚且能够融洽,哪怕面对渣男的毒蛇刻薄,惠子也能大方接受,可当他们一起面对外界时,惠子搭建的海市蜃楼瞬间倒塌。
作为70后作家,能根据自己的实际体验浅入深出的完成这样一部话题性小说,很佩服作者的细腻入微和大胆挑战
,关于人生成功的话题,全世界的答案都大同小异,而剩女话题原本以为只是中国式消遣,没想到日本这样民风开放的民族也有此喜好,不愧是同根异族!作者用明线表现惠子的沉静如水和与世无争,却在四周埋伏了很多暗线来衬托惠子的孤立和凄清。父母从期许到奢望,朋友从好奇到无奈,同事从沉默到讥讽,这些外在视角都极尽渲染,将惠子拖入“异类”的漩涡,书中有段话:“正常的世界是非常僵硬的,它会静静的排除掉异类,不够正经的人都会被处理掉。怪不得我必须接受治疗,假如不治好就会被正常人排除掉。”在中规中矩的现实世界里容不得异类存在,因为有这些人的参照,正常人就会失去“标准”,扭曲变异,他们接受不了大多数人包括自己是真正异类的事实,于是他们合力抱团铲除异己。视线回归到惠子,她作为“异类”的代表,以澄澈之心观人性世情,从未有过任何自卑和怯懦,只在熟悉的工作岗位上奉献自己的聪明才智,她以执拗的姿态向人们展示活着的意义——做我喜欢的,喜欢我做的!坚持到底。用实际行动告诉世人什么叫“有一种自卑叫别人认为你自卑”
小说结局反转令我对惠子又多了几分敬意,她义无反顾的重操旧业让我想起了电影《海上钢琴师》中的“1900”,几经尝试都不敢上岸,最后宁愿和邮轮同归于尽,结局令人叹息,可观众无不为这样的“懦弱”表示礼赞!亦如书中的惠子,有着18年便利店的工作经验,她扫一眼就知道店里物品摆放的问题所在。人们总是试图说服他人按照正常的轨迹走下去,可忘了每个人的内心标准都是不一样的,汝之蜜糖,彼之砒霜,价值取向始终因人而异。
关于穷屌丝白羽,十足是个丧文化的代表,面对生存环境的压力不知自省,四处借债,企图以吃软饭的方式安享余生,是他盛年时最大的心愿,他把积极、奋斗、成功等所有正面的努力都视为人类的原罪,因此在他中年时还过着居无定所四处飘遥的生活。在白羽身上读者看到了人性赤裸裸的自私和恶,他是穷凶极恶的代表。如果说惠子的“异类”是以积极和善良为底色,那么白羽的异类就是纯粹的烂泥扶不上墙!连上帝都拯救不了的那种。
对于小说能获得155届“芥川奖”,看完作品后感到实至名归!尤其喜欢实体书封面的设计,一堵厚厚的墙被异物弄的遍体鳞伤,无论以怎样的方式侵入,都无法使其倒塌,像极了主人翁刀枪不入的样子。
做自己,无惧流言蜚语!——浅评小说《人间便利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