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2019-10-09 15:50阅读:
终于来到日常活动时间范围内会见到天黑的城市了。奥斯陆,此行的最后一站!
在宛若宫殿般的酒店餐厅享用了美好的早餐,一边欣赏满目的古董,服务生也是极有做派。抱着一线希望申请到了挪威王宫内部参观导览团,非常难得的机会。于是这天的安排就这样定下来,用一天时间体验一下奥斯陆最为与众不同的两个地方——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和挪威王宫(Royal Palace)。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从酒店出发,步行前往国家美术馆只要三分钟。挪威国家美术馆建于1837年,是一栋典雅的红砖建筑,展区分为两层。一层为19世纪欧洲浪漫主义风格作品,二层则按2000年跨度的不同时期做了分区。我在这里重新认识了下挪威艺术家蒙克(Edvard Munch, 1863-1944),众所周知他的代表作是那幅令人不安的《呐喊》(Skrik / The Scream, 1893)。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除了蒙克之外,作为拥有挪威最大艺术品收藏数量的国家美术馆,还收藏了众多挪威艺术家,以及高更、毕加索、格列柯、马奈、德加、雷诺阿、马蒂斯、塞尚、莫奈等欧洲大师的作品。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蒙克的作品被集中陈列在二楼其中一个展厅的四面墙上,名作《呐喊》前自然聚集了最多的观众;在我看来,他的其他画作也隐隐地传达出阴郁和死亡的气息,感到莫名的压抑和恐惧。比如,同样很出名的这幅《生命之舞》(The Dance of Life),能见到画面上有三个女子,暗示了女人一生的三个主要阶段。左侧穿白裙的少女,面容姣好,甜蜜微笑,白色象征着少女的纯洁;而右侧的黑裙中年妇人,面露忧郁,黑色象征着哀伤和孤独。画面中央的女子沉醉其中,欢快地起舞,红色象征成熟的少妇,正在享受人生短暂的喜悦。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背景画面是数对放荡的舞者,能清晰看出男舞者猥琐的表情。这幅画作为蒙克悲观心理的呈现,对他尤为重要,他总共画了两次,一次在1900年,一次在1925年。蒙克以讴歌“生命、爱情和死亡”为基本主题,采用象征和隐喻的手法,揭示了人类的忧虑和恐惧。所以,“The Dance of Life” 这一主题也被美术馆用以命名常设展览,隐喻着生命与艺术互动的过程,因为它们贯穿了历史。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穿过卡尔•约翰大街(Karl Johan gate),直通往奥斯陆王宫而去。这条街以瑞典-挪威国王卡尔十四世•约翰命名,西起奥斯陆王宫,东至中央车站。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每天下午 1 点半,卫兵换岗。我们在美术馆逗留太久,以致于急急忙忙奔到王宫公园内,只来得及看上王宫换岗仪式的尾巴,一队卫兵正在做最后程序的交接,之后列队离开。队伍里有男兵也有女兵,也有一副亚裔面孔。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王宫建于19世纪上半叶,当时作为瑞典-挪威国王卡尔十四世•约翰的居所,现在这里是挪威王室的官方居所。挪威王宫每年只在夏季指定时段对公众开放参观,游客可以步入王宫大门,参观内室,感受王室生活,需要在Ticketmaster网站或奥斯陆游客服务中心提前购票。按照预约时段,我们排队检票过安检,进入奥斯陆王宫内部参观,聆听向导给我们讲述挪威王室的来历和典故,时长大约1小时,相当有意思。(英文导览:每日12:00, 14:00, 14:20, 16:00)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导游首先公布的是一些参观规定,比如不能倚靠房间内任何物件,全程必须紧跟向导,严禁拍照,包括卫兵面前的小庭院。但是,挪威王室对孩子们格外友善,考虑到在参观时孩童的体力不如成年人,国王特许小孩子在听讲解时坐在地毯上!
大概就是说老早是瑞典国王统治斯堪的纳维亚三王国,挪威以前是有过王室的,但后来被丹麦“统一”掉了,1905年独立以后进行了公民投票,大家一致认为应保留君主制度,于是就在丹麦的王亲国戚里找了一个法国生人来当挪威的国王,曾经是丹麦的王子,成为了挪威近600年第一位合法国王,之后就这么沿袭下来了。挪威王室是一个没有什么历史的王室,往上推也就三代人。挪威王室有一个别号,为“世界上最穷的王室”,每年可以从挪威政府那里获得2580万英镑的供养资金,用于支付王室的开支。
王宫豪华精致,又不失实用与温馨,包括有Cabinet Cloakroom、Cabinet Parlour(内阁客厅)、Council Chamber(重点,议会厅)、White Parlour、King Haakon VII Suite(重点,国王套房)、Upper Vestibule、Bird Room(重点,鸟房)、Mirror Hall、Family Dining Room、Small Ceremonial Hall、Great Hall(重点,大厅)、Banqueting Hall和The Palace Chapel等在内的总共13个房间可以对公众开放。所有的100多间房间都在使用状态。
议会厅的坐席很有意思,一张椅子上方雕的是个king‘s crown,对应的是国王本人,而另一张椅子上方雕的是prince’s crown,对应的是王储。当国王因故缺席时,由王储代理主持会议。
议会厅(来自官网)议会厅(来自官网)
其中,鸟房是王宫所有客房最著名的一间,一方面因为房间的装饰独特,家具多以北欧橡木为主,绘画反映了挪威自然与民族的色彩;另一方面,这里是王室会晤接见来访者时拍摄照片的主要地方。在这间房间内,向导让小游客们数能见到天花板共有多少只鸟,没有一个数对的。向导随后公布了答案,四处栖息着挪威鸟类总共有43只和6只蝴蝶。一只白尾鹰在天花板上盘旋。
来自网络来自网络
家庭餐厅(来自网络)家庭餐厅(来自网络)
向导还分享了不少王室成员的轶事,引来不少轻松的笑声,感觉上,只有百年的年轻挪威王室也挺特立独行,挺能自我调侃的。最后离开王宫前,终极震撼来自于The Palace Chapel内的老国王与王后的肖像画,相当的另类风格,据称循王后的独特品味亲自挑选的挪威画家Håkon Gullvåg所作。(你们可以感受一下)
因不能拍照,搜索于网络,多幅类似风格,有存于city hall,有在王宫,恕无法印证因不能拍照,搜索于网络,多幅类似风格,有存于city hall,有在王宫,恕无法印证
虽然奥斯陆主座教堂4点就关门甚早,但在隔壁的庭院餐厅,食客络绎不绝,我认为享用一锅欧洲夏日里的mussels,也是一大快事。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就这样,与挪威的山妖(trolls)才刚刚相遇,就要挥别了整个北欧的夏天,晒黑了好几个色号想念红烧肉的我,竟然也有了一丝依依不舍。
挪威,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第二天奥斯陆机场蓝联退税在9号check-in区域,小额基本不查验商品,直接盖章办妥。退税很顺利。本来是在赫尔辛基转机,飞回香港的。然后,奥斯陆飞赫尔辛基的航班延误了。再然后,赫尔辛基飞香港的航班就飞走了......我们却还在奥斯陆候机中。因为是联程,第二程机票也没法提前改签,工作人员说要等飞到赫尔辛基,自己去柜台找人处理。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
挪威|奥斯陆的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