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刘因《过奉先》一诗写作地点认定的探讨的延续

2020-07-28 17:48阅读:
作者:冯宝哲
关于刘因《过奉先》一诗写作地点认定的探讨的延续
昨天在博客上发布了《关于刘因〈过奉先〉一诗写作地点认定的探讨》后,转发了朋友圈,引起了很大反响,多数是赞同肯定之音,认为严谨、有理,也收到了不同意见,特别令我高兴的是本土作家田岸先生不仅直爽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而且提供了我们过去不曾闻知的刘因过蒲城所留下的三首诗作,这可是十分珍贵的资料啊!真让我喜不自胜。田岸先生在微信平台发来信息全文如下:
“读了先生的文章,为先生治学精神所敬佩。
因为房山在金、元(11911290)这段时间被更名为奉先县且容城县距房山县很近为由,就断定元代刘因的《过奉先》一诗过的是房山县而非蒲城县,这一断定是否有点轻率?
我提几个问题:
1.为何清代康熙、乾隆年直至民国时的蒲城县志都将此书收录于其中,而房山县志却无此诗踪影。我查阅了明代和民国十七年的《房山县志·艺文志》,明代的志根本没有刘因的任何字句,民国的志仅收入了刘因《霍原》一首诗,根本没有《过奉先》。
2.《过奉先》里有对奉先县名置废改变之叹。唐开元四年(716)蒲城县改名奉先县(因为李隆基父亲葬于桥陵,因此李隆基将原蒲城县改为奉先县)。北宋开宝四年(971)又复改为蒲城县。刘因所处的元代
那段时间,蒲城就叫蒲城县。房山县1290年才由原奉先县更名为房山县。刘因晚年七八年一直因病在家,1293年病逝。所以他过奉先一定是年轻的时候。那时房山就叫奉先,何来奉先县名的置废?
3.看来问题的关键:刘因是否曾经路过过蒲城县?
我读过《元史·刘因传》传记对生平记载比较简略,我也看过容城县咸丰年和乾隆年的县志,被《元史》记载还简略,已看到的资料里对刘因生平经过的地方都记载不详。
历史上的人物记载许多都不甚详。像清代思想家、文学家魏源是湖南人,在他的生平中根本没查到来过陕西,但在他的《古微堂诗集》发现大量的从龙门到华山、潼关的诗作。从诗作中我们才知晓他原来来过陕西。这样的例子枚不胜举。
那么刘因是否来过陕西呢?也可以根据这个思路去找。刘因的诗文全部收录在《静修集》中。于是去《四库全书》里找到了刘因的二十五卷的《静修集》,里面有诗文表明他来过陕西,经过有蒲城,如:
杂诗五首(其一)
尧山唐故国,淳朴带遗迹。
种果收奴力,开田享素封。
采收多上药,敬仰近神峰。
梦寐驱黄犊,岩居一老翁。
西窗
洛水秦山梦寐前,风流陈两臞仙。
中峰太华五千仞,皇极一元十万年。
过唐水望尧山
神化大无外,名山有几峰。
威颜浑咫尺,天日尚雍容。
蒲坂勘饥死,重华有旧踪。
三谟读未老,于此卜巢松。
特别是《过唐水望尧山》这首诗,紧连着的诗就是《过奉先》。那么,尧山、唐故国、洛水、蒲坂、奉先等,集中了这些明显的地域标志房山县会都有吗?
因此,《过奉先》不是过的蒲城县而是过的房山县这个结论现在还下得太早,我认为还需要做大量的考证工作在做结论为好!”
笔者的回复是:
“田岸先生:
谢谢你提供的资料,佩服你对史料的严谨精神。由你提供的资料中可以看到刘因确实是到过蒲城的。我只所以认定刘因《过奉先》写于房山县,是因刘因符合久别归乡的条件,而刘因是河北人,过蒲城与家乡相距甚远不会产生归乡之感,这是关键。房山在奉先之前原名万宁县,可见叹喟县名置废也是符合情理的。至于房山县志未收其诗,也可能是他们因为资料所限而遗漏了,不等于刘因没写。刘因到过蒲城,由你提供的这些资料非常珍贵,作为蒲城人,我是第一次看到,十分钦佩你的渊博学识,特表示衷心的感谢。这也说明,过去的蒲城史志没有收入,并不等于刘因没写,我们现在应当补录。蒲城人是会感激你的。我非常喜欢同你探讨,很希望能同你接通微信,以便向你学习!
遂后田岸先生直接同我接通微信,今天中午又同渭南师范学院梁建邦教授一起来我处共同交流,得知田岸先生原系渭南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退休十年,正值古稀,知识渊博,作品甚丰,性格爽直,平和坦诚,真恨相识之晚。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