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陆弃|缔造中国外交史上最硬气时代,陈毅追悼会上,毛主席说是个好同志

2021-01-25 14:11阅读:

陆弃

知名历史博主 历史春秋网总编辑、青年学者

关注
陈毅是十大元帅之一,但是在国家受到重大挫折的十年中,他“靠边站了”。陈毅的问题,先是“二月逆流”,后是“二陈合流”,实际上都是不实之词,子虚乌有的事。当乔冠华让陈毅亲自去向毛主席解释时,陈毅的回复是:止谤莫如不言。事实上,陈毅虽然不说,但毛主席心里清楚得很。陈毅是与周总理共同领导过南昌起义,又与毛主席在井冈山一起闹革命的老资格革命家,没有谁比毛主席和周总理更了解陈毅的了。故陈毅去世后,毛主席亲自抱病穿着睡衣参加他的追悼会,在追悼会下当场给盖棺论定:陈毅是个好同志
陆弃|缔造中国外交史上最硬气时代,陈毅追悼会上,毛主席说是个好同志

三年游击战争的革命乐观主义,举世无双

陈毅最艰苦的时候,当是三年游击战争的时候。红军五次反“围剿”失败,被迫进行二万五千里长征,但陈毅因为负了重伤不得不留在南方坚持战斗。长征固然非常凶险,但留下来更是九死一生。这个时候,正是考验人的时刻,陈毅经受住了革命的考验。
中央给留下来的陈毅封的什么官呢?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办事处主任。给他留下的是什么兵呢?6000多名重伤员。同他在一起的坚持斗争的,是项英、贺昌、何叔衡、瞿秋白、邓子恢等领导。为了保留革命的火种,陈毅将6000多重伤员分散到老乡家里,要他们认儿子、认女婿。而没有被认的,跟着他在敌人的重重包围中坚持战斗。在艰苦的斗争中,何叔衡英勇牺牲了,瞿秋白被俘就义了,陈毅手下的红军游击队1400多人,要对付敌三个师三四万人的封锁堵截。1936年冬,陈毅在梅岭被围20多
天,粮食颗粒无存。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坚定的革命乐观主义者陈毅都没有放弃革命,写下了著名的梅岭三章:
其一: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其二:南国烽烟正十年,此头须向国门悬,后死诸君多努力,捷报飞来当纸钱;其三:投身革命即为家,血雨腥风应有涯,取义成仁今日事,人间遍种自由花。
面对敌人的重重围困,陈毅自知随时有生命危险,这三首诗实际上是他的绝命诗。但这三首绝命诗,并没有表现出颓废丧气与绝望,而是充满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不屈不挠的革命精神。就是死了,也要“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的;就是死了,也要“此头须向国门悬”,盼着后来革命诸君发来的革命胜利捷报;就是死了,也是“取义成仁”。这比南宋诗人陆游的“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显然更高了一个层次。对于陈毅的这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将帅胸怀,同他一起战斗过的粟裕是非常佩服的。粟裕在回忆录里说南昌起义失败后他最佩服的两个人是朱德与陈毅。朱德的临危不变,陈毅的乐观豁达,给粟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可以说,没有陈毅等人坚持的三年游击战争,就没有后来与八路军齐名的新四军。

陈粟合作表现出的,恰是陈毅的元帅之才

有人说陈毅不会打仗,是靠着粟裕才取得战争的胜利的。说这话,是有失公允的。首先来说,陈毅是会打仗的。大家可以想象,如果陈毅是个常败将军,他怎么会险中求存,从南昌起义中的团指导员,升到22军的军长的。甚至,他还一度当了红四军的军委书记,江西军区的司令员,两获红星奖章。三国时期的曹操会打仗吧,论打仗的谋略,刘备、孙权都差了一个层次,但曹操也曾败于赤壁,被张绣杀的痛失爱子爱将,被马超杀的割须弃袍,吃过数不清的败仗。陈毅也是一样,正是屡败屡战的艰苦岁月,才凸显出他博大的胸怀。有人败了投降了,有人败了当逃兵了,陈毅面对失败是什么样子,吟诗一首。就这份胸怀,没有几个人可以与之相比。
抗战时期,陈毅开始与粟裕合作。这个合作,是上级与下级的关系。粟裕是陈毅的部下。陈毅的部下,除了粟裕,还有在战争中摔打出来的其他骄兵悍将。陈毅手下有“八大金刚”,除了粟裕外,还有后来授衔大将的张云逸大将、张鼎丞司令员、许世友上将、叶飞上将、陈士榘上将、宋时轮上将、王建安上将等人。如果陈毅没有两把刷子,怎么能镇得住这些大将军。这些骄兵悍将又不是瞎子,如果陈毅没两下子,怎么会心服口服于他。
的确,作为陈毅的副手,粟裕在战役上发挥出了超常的能力。陈毅非常信任粟裕,重用粟裕,打仗时任其指挥全局。但这并不表明陈毅没有发挥作用。刘邦打天下时,重用了三个人,韩信、张良、萧何。他自己说: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馈饷,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陈毅和刘邦有一比,他确实在战役上不如粟裕,但粟裕只是韩信之才,而陈毅却有着刘邦的眼光,陈毅依靠对粟裕的信任,在黄桥决战、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等硬仗中有良好的表现,恰恰说明了他的元帅之才。

陈毅式外交,是中国外交史上最硬气时代

新中国成立后的陈毅,亮点在他当上海市市长和外交部部长时。其中后者的表现,更是大长了中国的国威,被称为“陈毅式外交”。
陈毅是1958年2月上任外交部部长的。让我们回顾一下这位元帅的一些外交金句吧。对于美军以“休息和避暑”的名义进驻新加坡,陈毅质问道:我们中国也派一支军队去外国,找一个地方“避暑”行不行;对于中国的“炮击金门”。陈毅的回复是:中国人民不论用何种方式解放自己的领土,都是中国人民自己的事情;在1965年9月29日的记者招待会上,陈毅对中美关系的阐述至今听来仍让人热血沸腾:中国人民在反对帝国主义的战斗中,愿意作出一切必要的牺牲!今天美国是否要同中国进行大战,这要由美国总统和五角大楼来决定。对于美帝国主义,我们不存在任何幻想。为了反对美国侵略,我们一切都准备好了。如果美帝国主义决心要把侵略战争强加于我们,那就欢迎他们早点来,欢迎他们明天就来。
陈毅式外交,堪称是中国外交史上最硬气的时代,直到今天处理中美关系,仍然有其借鉴意义。搞中美“夫妻”关系,注定是中国的一些公知意淫出来的国际笑话。事实证明,对于美国,还要靠打,正是因为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才打出来了中美几十年的和平。这种和平,与其说是和平,不如说是某种程度的妥协。反思一下陈毅时代中国不卑不亢的态度,那才是真正的大国外交啊。
当然,作为一名元帅外交家,陈毅并不是一名莽夫。他的外交策略,和他的军事指挥艺术交相辉映,相得益彰。因为日本对中国的十四年侵略,中国和日本可说是外交最恶劣的两个国家,为了促成两国外交正常化,陈毅搞起了“围棋外交”:不谈政治,只谈友好。日方响应陈毅的提议,派围棋代表团两访中国,陈毅亲自上阵对弈,并被日本棋院授予“荣誉七段”称号。正是因为陈毅多年推动的民间文化交流,才有了1972年的中日邦交正常化。
正是因为陈毅为新中国建设做出了积极贡献,慧眼如炬的毛主席才看在眼里。虽然陈毅一度被打倒,但毛主席知道他是被冤枉的,故在陈毅去世后亲自参加他的追悼会,亲自给他盖棺论定:陈毅是个好同志。这一个“好”字,足以令他名垂千古。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