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锜智破金兀术十万大军的顺昌之战:抗金名将也是用毒高手?

2017-07-16 13:57阅读:

刘锜(1098年-1162年),字信叔,也是宋朝抗金名将,秦州成纪(今甘肃天水)人,沪川军节度使刘仲武第九子。他外表出众,通晓兵法与风水五行之术,擅长射箭,声音亮如洪钟,死后被宋孝宗追封为吴王,在民间更被尊为神灵。他虽然于名气上不如岳、韩二人响亮,但以功绩而论,足以与前者齐名,尤其是在顺昌一役中,巧用谍战,四两拨千斤,一战成名。

公元1140年,兀术率十万大军,占领东京,取道两淮,大举侵宋。五月十五日,刘锜奉命抵达顺昌,与知府陈规商讨对敌计策,决定发动军民,死守城池,遏制金兵南下攻势。为激励军民誓死抗击金军,刘锜下令凿沉船只,断掉退路,并将城外数千户百姓迁入城内,分派部将驻守四门,还派出斥候侦查金军动向,发动民众整修城防,增筑壁垒,并在城外筑羊马垣,提前设下伏兵。经过六个昼夜的紧张准备,初步完成防御部署。五月二十五日,金军前锋渡过颍水,到达顺昌郊外。刘锜从被俘获的金军细作口中得知,金军在城北三十里的白龙涡下营。刘锜趁金军立足未稳,夜间进行偷袭,初战告捷。

五月二十九日,金军进至顺昌城下,刘锜命兵将敞开城门,金军疑惑,不敢冒然进入,便在城外徘徊。刘锜令守城宋军施放劲弓强弩,逼金军撤退,而后又命步卒出城追击,金军仓惶渡河,溺死多人。六月初二,刘锜乘雷雨之夜,再次夜袭金营,获胜而归。金军攻城受挫,将领派人急赴东京向完颜宗弼请求援兵,兀术得知败讯后,亲率十万大军到顺昌增援,此时刘锜全军加在一起不足两万,敌我力量极为悬殊。刘锜从探兵口中获悉金军主力前来支援,决定背水一战,他决定充分发挥己方的情报战优势,以寡敌众,坚守顺昌。兀术之前与宋军对战多次,战果累累,少有败绩,自然不会把刘锜放在眼里。针对这一情况,刘锜决定利用间谍迷惑金军统帅。经过严格挑选,刘锜从当地人中选定曹成等两人,作为特工打入敌人内部。

刘锜对二人嘱咐道:我决定派遣你们为间谍,战胜敌军后必有重赏。只要按我说的去做,一定不会有杀身之祸。现在让你们以巡逻兵身份随队出城,当你们遇到金兵攻击时,就假装落马让金兵俘获。如果金军将帅问我是怎样的人,你们就回答说,刘锜是个喜好声色犬马的纨绔子弟,因为两国议和,才派他镇守东京。曹成二人依计行事,果然被敌军俘获。兀术审讯二人时,他们就按刘锜的嘱托的一字不差地说给兀术。兀术大喜:“这样说来,顺昌很容易就可以攻破了。”金军是如此轻敌,甚至将原来准备攻城的鹅车炮也弃之不用。

▲《武经总要》中记载的宋代床弩
第二天,兀术打算利用曹成二人瓦解刘锜军心,便在两人的枷锁上绑上劝降书,将他们押到城下。刘锜命人用绳子把两人吊上来,烧毁书信,令兀术没能得逞,反而还救回了自家“特工”。随后,刘锜派耿训向兀术下书约战,激怒兀术。兀术果然被气得七窍生烟,怒不可遏地说道:“刘锜怎么敢向我挑战,我军只需用靴尖就可踏平顺昌。”耿训听后,故作不满地大声说道:“刘锜将军不但向你挑战,还料定你不敢渡河与我军决战,如果你敢,到时刘锜将军会在河上造五座浮桥,等候与你一决高下。”兀术应允,声称一日就可攻下顺昌。当晚,刘锜派间谍秘密出城,在颍河上游和草地上施放毒药,并传令全军:即使渴死,也不可以饮用河水。次日,五座浮桥已经造好,兀术信守约定,出兵渡河。时值大暑天气,清晨凉爽,刘锜坚守不战,以逸待劳。金兵远道而来,早已疲惫不堪,到了中午,烈日当空,更是人马饥渴。渡过颍水河后,金军纷纷饮用河水,或坐或躺,在草地上歇息,不想中了刘锜的“毒计”,人仰马翻。

晌午之后,刘锜见毒药已经奏效,突然下令出击,命一路兵马在西门佯攻,再令主力部队在南门杀入敌阵。金军措手不及,尸积成山。兵败如山倒,兀术率领精锐部队“铁浮屠”和“拐子马”参战也无济于事,只好率残部北逃,刘錡乘胜追击,总攻歼敌数万,取得顺昌大捷。“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顺昌之战,刘锜出奇用间,以战代守,以击解围,以不满两万之师,击退金军十余万之众,是中国战争史中的璀璨篇章,对于中国古代谍战历史来说,更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宋史》一书中对刘锜在顺昌之战中的表现给予了高度评价:“刘锜神机武略,出奇制胜,顺昌之捷,威震敌国,虽韩信泜上之军,无以过焉。”
本文经指文烽火工作室授权发布,主编原廓、作者李从嘉。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