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一口气就能百步外取人性命?揭秘起源狩猎的土著吹箭

2017-12-06 13:34阅读:

但凡看过武侠小说或武侠影视作品的,都知道江湖上存在身手不凡的职业刺客。受雇的职业刺客能够在甲士如林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潜入守卫森严的仇家卧室外面,拿出竹制吹管对准仇家的脖子及要害部位,轻轻一吹,吹箭的尖刺一旦准确射入,哪怕留下轻微的小伤口,刺客就立马放心远遁而去,仇家一会儿就毒发身亡。这暗杀武器就是传说中的吹箭。

▲影视作品《启示录》玛雅猎人就地取材制作吹箭偷袭玛雅武士

▲日本忍者暗杀使用的吹箭最早出现于江户时代(1603年~1867年)
吹箭出现的历史已有上千年,直至现在的东南亚和南美的热带雨林里面,一些原始部落的土著猎人一直以来
还在使用吹箭筒在热带雨林里面猎杀小动物。

▲南美土著以吹箭猎猴为生,利用胸部和肚子瞬间性的强大吸气,瞄准猴子直喷

▲挂在胸前的毒箭筒和超长的吹箭筒超出你的想象
他们的吹箭武器仅有两个部件组成:其一是为长约2米的凿空竹筒(东南亚),竹筒O型内壁用细棍绑上兽皮插入里面反复打磨光滑无痕,减少箭矢在筒壁的摩擦。南美印第安人制作的吹箭筒,是采集一种热带棕榈树的树芯,取下截成大约3米左右,然后沿着中心线准确地剖开成两条。之后就用刀子在木条上利出一道沟来,当两条木条都剖开沟后,就将它们重新合在一起,并放在熄灭的木炭中,利用热量将硬木条烤软。接着再卡在树杈间来回移动,检查,以确保它们里外皆一通到底,完全重合。随后只需要用坚韧的藤条将它们紧紧地捆合起来,再用从河里取来的细沙放入筒中,用细长的棍子在里面来回拉动,以打磨光滑,保证使用时的气密性和精确。

▲南美亚马逊印第安人使用吹箭猎杀猴子满载而归

▲东南亚马来西亚的婆罗州土著使用吹箭狩猎
其二是手工削制做成又细又轻的硬木短箭矢(有的箭尾还绑压有一团动植物绒毛,提高壁内里面密封性和膛压,出膛保持稳定),当然吹箭的口径大小也很重要,理想的口径一般均为筷子粗细。口径太大吹不出去,箭矢不旋转杀伤软组织的威力很有限,口径太小因质轻而稳定性差。
由于吹出来的杀伤力很弱小,只会给软组织留下轻微小伤口。为了一吹必杀,他们就地取材熬炼天然毒药涂敷在箭头上,毒箭沾上伤口,见血封喉,足以毒杀任何猎物。

▲东南亚土著的短管吹箭

▲亚马逊雨林印第安人手工打磨毒箭
吹箭外观简单,但要成为合适的吹箭好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而一名优秀的吹箭猎人,能凭深吸一口气就将短箭吹出百米之外,准确地击中仅鸡蛋大小的目标。没有平时的训练和一番气力,普通人是不可能完成的。

▲吹箭很适合在遮天蔽日的热带雨林狩猎
吹箭在热带雨林中狩猎很吃香。热带雨林中生长着十分高大的乔木,这类树木的树干鲜有分支,只是拼命向上生长直到一个可观的高度,高达20~40米的高大乔木连绵不断,形成茂密的树冠层,吸收掉大部分阳光。而树冠层的存在使下面的幼树及灌木层不得不面对缺乏光照的困境,而适应草本植物生存的地面层更是漆黑一片。热带雨林野生动物绝大多数以树为家,尤其是猴子们也爱居住在树冠层上面。雨林中降水丰富,留在地面上的积水,以及久经雨水冲刷,缺乏营养物质而黏滑的泥壤,都给人们行动带来巨大的困难,所以要穿越雨林,人类也不见得比雨林野生动物高明多少,更不用说长途跟踪猎物有多困难,只有借助吹出的毒箭一吹必杀才成功。

▲指甲盖大小的箭毒蛙,是美洲印第安人熬炼制作毒箭的主要毒源

▲南美印安第人的用于盛装熬炼管箭毒的陶罐。管箭毒是由一些确定植物根部、树皮、茎干以及一些热带树木和蔓藤叶子制成,也有用箭毒蛙毒液熬炼。制作这毒物时,植物材料或箭毒蛙需要在这陶罐中蒸煮熬炼几小时,而后倒掉上层水分,罐中剩余物逐渐变稠,最后熬成浆糊状管箭毒
由于热带雨林的野生动物居住在上层,繁茂错杂的树林导致地面地形复杂而阻碍了狩猎活动的空间。因此相对来说,使用弓箭不太适合垂直90度朝上射击猎物,再者拉弓射箭弦响会惊跑四周的野生动物,故弓箭更适合在空旷的平地抛射。而吹箭近距离比弓箭的瞄准性更高,能够垂直朝上吹射猎物,猎获动物的成功率非常高。

▲南美印第安人的毒箭筒,用于容纳毒箭的便携容器
吹箭筒虽然近距离杀伤力强大,但受天气风向、制作材料及操作者水平等因素影响,稳定性太差,所以不能作为战场有效杀伤性武器。在甲士短兵近战相接时,装填繁琐的吹箭筒基本没有实战意义,而它的真正价值应该是作为暗杀武器、狩猎工具和运动器械。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黄药师,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