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早起的鸟儿

2020-03-24 10:45阅读:
也说早起的鸟儿
(图片摄于2018年11月贵州)


同事间议论身边事,说到一同事去年的这个时候,在单位犯病亡故。
该同事是非常严重的尿毒症者,一周三次透析,最后倒在单位。真不是因为他的岗位有多么重要,可以说他在与不在,区别不大。是他自已放不下在职在岗一年会多挣十多万的收入,为他老婆偿还赌博欠下六十多万本金以及滚雪球似的利息(后经别人调和,也因他患重症,大部分利息免了),还有那个“找不到适合工作”、年已三十长得人模人样的宝贝儿子。
我们挺同情地说,临了还为他儿子挣了最后一笔工亡补偿87万,只是那啃老的儿子可否消受得起。
据说,那儿子干过好几份职业,都是因为在服务类行业“受不了那气”,“心高气傲”地不干了!
自然说到现时就业。
现如今就业难是个时髦话题,不感叹一番,似乎缺少一些深沉。似乎议论两句竞争大、活着不易才能体现出忧
患意识。
现实中,有些人无法就业是自身身体因素有所限制,如先天不足、重大的或长期的疾病,又或者地处各类自然的或社会资源缺乏地区,这些原因致使无业和无法就业,人们还能抱以同情与理解。而对于不少人来说,是眼高手低。有技术的高精尖干不了,苦累脏的又不肯干,所以有得啃的就啃,没得啃的就穷作,哀叹社会对他不公。
什么叫社会不公?!以我看随着第三产业发展,社会还是提供了很多的创业就业岗位,勤劳的人通过自身劳动满足基本生活保障是没有问题的。就看你愿不愿做,是否有恒心去做,能否用心去做。

现在的很多以劳动为主服务业都是与大众生活紧密相联,能不能成功,完全在于自身的意识,如家政、快递、网上配送、外卖等,有人越做越好,规模越做越大,有的人就干不长久。你说这是高难技术吗?不是,完全在于人的勤勉。
周日去车行换坐垫,不知是因为天气不好还是其他原因,门前车马稀。
店里,老板小黄加洗车与两擦车女工,都在专心玩着手机。
车行从前可是十分兴旺。前一任老板时期,老板带领大小伙计十余人,开展各类汽车美容业务,包括洗车及各项服务。
那老板20刚出头年纪,勤快灵活,讲话快,腿脚快,做事快。经常看他见擦车工动作不到位,自己拿起毛巾三下五去二,动作麻利,干脆利落。
店里有条不紊:老板负责业务及工作安排;大小助手负责车子贴膜、内饰配置改造、美容保养等;老板的爹带领4名洗车工专事洗车及店内杂务。
就是看上老板的执业认真,干事负责,在店里办的年卡。
也就是前后七八年间,这个不起眼的小老板果真干得起大事,不显山不露水地由洗车到投资修车,再到开了家二手车行,就这么行成了半条行业链,越做越大,越做越好。
再回过头来说现老板小黄。
小黄原先是大老板手下的大助手,老板扩张业务后,估计车行这边实在打理不过来,把店转让给了小黄。
转让时他们并没对外说明,其实说不说明不是关键,只要服务好就行。但问题就出在服务上。
这小黄生就慢性子模样,老虎来了都要看公母的样子。每次到他那里,一副打不起精神。问他话半天答一句,能少说干脆不说,能不说就懒搭理你。
在一次与他为一事争执,说找老板投诉他。
小黄慢悠悠地说:我就是老板。
有这样老板还能带出好员工?后来连他只剩下5个人。经常围在一起玩手机,他打游戏,3个洗车年纪大的,手机K歌。我还是在女擦车工那里知道手机里K歌是什么东东,那年正在流行时。
在这样“和谐”气氛中,原来洗一辆车15~20分钟,到后来30~40分钟。我那次跟他发火就是等了一个多小时,车还在等待中,而且还是会员预约。
疫情后开门营业那几天,老洗车工辞工了,新的招不来,他妈妈和老婆手忙脚帮着他忙,2岁女儿戴着小口罩坐在店里沙发上一动不动,一副可怜小模样。
我嘻说小黄“一副好牌被你打烂了!”好多在他这里的长期客户都另寻他家。我若不是就着家近图方便,也早就寻其他档口了。

产品讲究质量,服务行业产品就是服务质量。这质量包括服务内容以及顾客对态度的满意度,都是衡量服务这个“产品”质量的重要部分。
而态度又取决于一个人对工作的认识与接受程度。一个不接受自己工作的人,是不可能用端正的态度来对待它,也不可能以好的态度来对待工作所服务的群体,也即受众。
现在关于民生的服务类型越来越多,依托社区聚集型优势,拓展服务内容,延伸服务链,成为今后生活服务的发展趋势。
其实,这种服务在这次疫情重发地的社区服务中已得到体现。
随着这种产业发展,它将根除人们曾经观念中的松散型,而向专业化方向发展,也因此将越来越注重对从业人员的岗位能力和服务意识的培养。
同时,随着这种产业深入到大众意识和生活中,人们对服务业没有技术含量“低人一等”的认识,以及对服务型就业人员的看法也会发生改变。
随着互联网经济发展,任何产业都是要依托网络开展业务,这类产业管理也需要一些管理型、业务型、操作型人员。随着网络输出深入到每个终端服务对象,在这条服务链会衍生众多子产业,只要对职业有着端正的态度,对自己有准确定位。找一份职业不难,难的是你放不下身段。如果你自认为有“身段”的话。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在竞争的现在,勤勉的人有的是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