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娃驾到~

2020-03-26 09:49阅读:
熊娃驾到~

到是到了,却看不到。咱在指定宾馆大堂这里,他在宾馆安全通道的楼道里,正被隔离点的医护人员“呲呲”消毒。
大厅这边2位公安值守,年岁比熊娃大几岁,看上去都是逼人的朝气。
俺见这般年纪的公安,母爱泛滥,来到这里已与他们聊了半天。
两人估计看俺深更半夜的辛苦,在载娃的专车送到后,主动说:阿姨,你站远点,我把门(门厅的安全通道)打开给你看。
就是。时下能往外跑,还候在这高危地带的,都是真爱。
俺在十来米外,用慈母眼神领回自家娃:熊娃驾到,皆大欢喜!
欧耶!


这阵子,欧洲那边的疫情如当下的天气,不靠谱。在咱们
全民总动员防控初战告捷、风险等级下降、祖国江山花红柳绿春意盎然山清水秀春和景明喜气洋洋万物复苏之际,那国才从无动于衷中到不安躁动。那躁动也只是如人从睡眠中醒来,半睁着惺忪的眼,伸了个懒腰,表示知道了,依然没事人一般。
好吧,你好我好大家好“呵呵”声还没落,就听见清脆的此起彼落打脸声。
好家伙,那疫情让我想起美国灾难片《传染病》里的镜头,蔓延、传播、混乱、惊恐~~在现实中再现。
记得熊娃看过此片,原话就是:我从阳光小愤青变成了负面小愤青。可见那电影杀伤力有多大。
再看彼时这枚“负面小愤青”啥情况吧。
前文里说过,在我们这里萌发阶段,娃在那边就备了部分N95,还打钱给他表妹小嘉为我们预备了一些,所以整个过程,这防备武器咱们都没缺。
在那国进入到有意识阶段,这“武器”作为持殊医用物资列入医生处方时,娃已妥妥的戴在脸上。以至于有次在公交车上,那正宗的他国人,带着一孩子,询问俺娃这东东在哪里买的。
俺在视频这头听见娃“叽叽呱呱”给她说了一通,不知那女子听懂沒有,反正我听不懂。
在疫情亮起黄灯警示时,娃在学校一堂课上,专门为那些漫不经心还存在疑虑的同学们讲述了他所了解的这方面知识,不无自豪地向他们介绍这次战疫中我们的经验做法,也即是卫生常识、防范措施等。
儿说这堂课,他把这辈子英语和表情都用上了。


在欧洲那里一片红时,娃们先是接收到总统在I3日发布的命令:从本月16日起关校停课。娃迅速了解后期学习与考试都将在网上进行,决定回国。
随即把己按原计划预订的4月末机票改签到3月下旬。
娃做好这一切,打算用后面的一周时间在那边处理一些事务,包括与房东关于房屋续租事宜、关于他爹他娘他外公他外婆他大姨他小姨他哥他妹他小侄的礼品化妆品等等等等。P事真多。
在他这些边打算边实施中,三天后,仅仅是三天啊,那个总统宣布F城!F锁边境!
娃在我们刚睁眼通报这消息时,俺脑补了半天,不知道这几个意思。
俺第一反应是彼国进不得出不得了。
娃的反应是他回不来了。心情沮丧,没再跟咱们说话。
娃做好两手准备:当日就去超市采买了菜米油盐鸡蛋面包等宅家储备。同时,观察近日同学的返国情况、航班动态、市内出行及机场专车等交通情况。
好在期间所顾虑的事项渐渐明朗。在彼地取消大多数航班,以及往中国方向的国航等航班渐次取消中,他所乘坐的东航在他选择的日期内仍然运行。
但,随着彼国提升防控等级,至少是一半以上的城市公共设施处于减少或是关停。所有沿途所涉事项,娃都是“往最坏里打算,做最好的努力”,并运用的很到位。从往机场的交通工具选择、途中安全防护以及回来的隔离等等事项,都做好了充分思想准备。整个过程都显得从容,没有我们所担心的烦躁。
心态,在某种境遇中,对事态的走向起到关键性作用。我信这句话。


这期间,我做了啥?啥也做不了,但干操心我会的。
他爹?自从大伯哥春节期间突发脑梗——我原以为脑梗是六七十岁才有的事,没想到他老大会撞上了。在本地住院了一个多月,防控降级后才准许转至省医院。从前期检查到手术方案制定,那人以每周不少于两趟的频率往返省城,根本顾不上娃。
那天他问娃回来是在上海隔离?本地隔离?居家隔离?懒搭他。
幸亏有俺心疼娃。
俺起初担心娃改签不到机票,待签到机票俺又不满那航空公司的不厚道,坐地起价。虽然不是天价机票,也是平常的四五倍。
你以为我只心疼娃?我也心疼钱咧。
没搞明白为嘛咱自家的机票比他国同航线的机票贵。咱在外的娃难道不是亲生滴?!
当然,俺在娃面前从不表露这些负面情绪,包括焦虑。尤其是在娃不知航班能否如常心情纷乱时,他爹更是提醒我不要在家人群及娃面前乱说乱发牢骚。
这倒是很关键。焦虑症是这个时期最为关键的精神隐患,忌急忌乱忌负面情绪。在不能给娃以有效的帮助时,不干扰是最好方式。何况,这个时期各路消息的准确性本就让人存疑,避免去扰乱他。
以我自身感受,孩子独自在外,尤其是这个特殊时期,为人父母者内心沒那么强大。好在,前期国内所经历的已取得成效,给在国外的孩子们提供了现成的可参照经验,提升了他们战胜和防范的信心。
我提醒那两个比我还担心的姐姐与妹妹,别总是@娃,他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对于闺蜜、同事、好友的询问,简而答之。情况每天都在变化,谁也说不清楚。
我对所有关心的人说:儿子回来后向你们报平安!


我了解娃,娃考虑事情细致、处理问题及动手能力还算较强,加之遇事有自己主见,我们基本很少掺和。况且他习惯与我们交流沟通,因此他的近况和进程我们都能够及时了解,比较放心。
在目前全球感染的环境中,防范意识已深入到每处,这更利于防范措施落实。不论在境外的孩子作何种选择,关键在于个人。若是回国,主要是途中安全防范,如:不必要接触,公共区域卫生防护,自身少进食以及进食注意安全等事项。若是留守原地,当然宅家最为安全,主要是食物储备,以及了解紧急情况下的对外联系方式,包括驻地使馆电话、医院急救电话,以及同学间联系方式。如果是独居一室,比如租住的民宅,最好是将同学或朋友电话备份一份给国内的家人。


如今入境防控严格,娃所乘坐航班上午七点到达浦东机场,检测后并到达本省指定专区,等了8个小时才上了省里专用大巴。大巴内规定只坐15人,沿途将人陆续交接给各市设立的站点。
娃是在我省与浙江省交界处站点,又等了一个多小时。
我市卫健部门派去的是120救护车。娃彼时发来的信息是:“来啦来啦,还是救护车,感觉很有面子”。
到的隔离点是我市第二处指定旅馆,在住有七十余位境外回归人员。娃已进行核酸检测,阴性。内心踏实。
欢迎归来!俺的娃。
顺祝在外的娃儿们平安!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