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林伯渠与毛主席谈肖玉璧案说了一个数字,表明贪腐的不止肖一人

2017-11-14 07:34阅读:
608:林伯渠与毛主席谈肖玉璧案说了一个数字,表明贪腐的不止肖一人
肖玉璧案是共产党历史上一个比较重大的贪腐案件。针对这样一个大案,我们先来理一理案件的来龙去脉。
肖玉璧1934年加入共产党,因为军功,先后任清涧县四区第一苏维埃主席、盐池税务分局局长。1939年任陕甘宁边区贸易局主管贸易的副局长。
1940年因重病被送往延安中央医院医治。
肖玉璧康复后,被组织部门安排到肖的家乡清涧县任该县张家畔税务分局的局长(和之前贸易副局长相比低了很多)。任职期间,肖玉璧思想消极。他和儿时的张姓伙伴勾结在一起,张的弟弟在国民党军队任职。二人便利用这层关系,从国民党统治区买来东西卖给边区,有把边区的物资卖到国统区。通过这些买卖,大肆贪污受贿。除此之外,他还挪用公款。
608:林伯渠与毛主席谈肖玉璧案说了一个数字,表明贪腐的不止肖一人
1941年1月,肖玉璧贪污劣迹暴露,他仓皇出逃,最终在盐池被抓获。
根据上面这段简短的履历,能说明至少三个问题:
第一,从肖玉璧的贸易局副局长、税务分局局长等职务来看,共产党已经掌握了根据地的经济命脉,这说明共产党在根据地的统治已经很牢固,政权已经趋于稳定。
第二,国统区和根据地之间的存在地下交易。
第三,当时对领导干部的日常监管并不严格,让一些人有空子可钻。
肖玉璧到底贪腐了多少钱呢?
据记载,肖玉璧在担任
清涧县张家畔税务分局局长期间公贪污公款3050块大洋。这个数字达到有多大呢?当时陕甘宁边区一般工作人员每个月的工资是1元到15元。这样算的话,肖玉璧贪污的公款就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作人员3000多个月、250年的工资。如此对比,肖玉璧案件被称为“贪腐大案”也就不难理解了。
肖玉璧被判死刑,但是他不服,认为判重了。在大吵大闹之后没有结果,便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请求戴罪立功。
608:林伯渠与毛主席谈肖玉璧案说了一个数字,表明贪腐的不止肖一人
当信送到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手中的时候,林伯渠立刻将信交给毛泽东。下面是二人的一段对话。
毛泽东问:“肖玉璧贪污了多少钱?”
林伯渠答:“3000多元。”
“他的态度怎样?”
“他在信中求您看在他过去作战有功的情分上让他上前线,战死在战场上。”
“你们的态度呢?”
林伯渠说:“据我们统计,目前干部队伍贪污腐化犯罪率达5%,这股歪风非刹住不可。不过,最后究竟怎样处置肖玉璧,边区政府和西北局都想听听您的意见。所以,我特地来请示。”
这段对话的时间是1941年。正是抗日战争如火如荼的时候。林伯渠当时对肖玉璧的态度是要借肖玉璧的头来刹住干部贪腐的歪风,而且他给出了确切的数据:“据我们统计,目前干部队伍贪污腐化犯罪率达5%。”
608:林伯渠与毛主席谈肖玉璧案说了一个数字,表明贪腐的不止肖一人
可见,贪腐不是改革开放的产物,在党尚未取得执政地位的时候,贪腐就已经滋生蔓延了。贪腐率5%是什么概念?一百个干部中就有5个贪污腐化。从比例上来说应该是蛮严重——林伯渠也觉得很严重了。我曾试图在网上找同期国民党政府官员的贪腐比例,但是没有找到。也没有找到现今干部的贪污比例——也许这些数据比较敏感,不会公布吧。
林伯渠是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又是在向党的最高领导人汇报,从他口里说出的数据不可能不真实。
也许是林伯渠的这句话起了作用吧,毛泽东听完后,说:“我完全拥护法院的判决。”
欢迎阅读更多文章:
老镜头里的北京: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墙壁上写着宣传政策的大字
贫穷、落后、淳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北京郊区农民形象
老照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长城,辽阔沧桑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外国人拍摄的老北京,视角都是街头的人群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老北京的大街小巷,朴素无华,自行车已经普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