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十位国军战犯被特赦时的激动心情:郑庭笈说我找到了归宿

2019-09-16 07:56阅读:

盘点十位国军战犯被特赦时的激动心情:郑庭笈说我找到了归宿
文/冯玄一
电视剧《特赦1959》现在已经播完了,不知道大伙儿有没有看?看后是什么感受?如果要详细了解战犯们的改造生活,相比于电视剧,我更愿意去读这些战犯的回忆录。他们在回忆录里详细记录了他们改造生活。而面对特赦,这些人的心情也并非只有激动。除了激动,我想更多的应该是酸和甜吧!黄维改造了27年,最后一批被特赦。当他拿到特赦通知书的时候,在别人面前一副镇定样子,回到房间后,忍不住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像个孩子。
今天,小编为大家盘点五位国军高级将领面对特赦时的表现。
01、宋希濂:作为被赦战犯代表上台发言
宋希濂于1949年12月在四川大渡河畔被俘虏。最先被关押在重庆白公馆,后转移到松林坡监狱,此后又被转移到北京功德林战犯管理所接受改造。1959年12月获得第一批特赦。在他的回忆录里,他这样描写听到特赦消息时的心情
“10点整,特赦大会正式开始。最高人民法院领导讲话后,开始宣布特赦名单。当读到我的名字时,我的心情万分激动,一时竟不知所措。杜聿明、王耀武和我三人当时曾登台代表被赦人员对党和政府的再生之恩表示感谢,并表示今后要继续改造自己的思想,做一个合格的新中国的公民。”
02、郑庭笈:找到了人生归宿
郑庭笈原为国军第四十九军中将军长,1948年10月在辽沈战役中被俘虏。先被关押在东北解放军官团,后来被转移到抚顺。1956年又被转移到北京功德林战犯管理所。1959年12月获得第一批特赦。他在回忆录里这样写道: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但在人的一生中,也许会产生根本的转折。十一年的改造生活,使我好像从血雨腥
风中走来,蹒跚地走到荆棘小路的尽头,终于看到了康庄大道,找到了我的人生归宿。”
……
“报纸我读了一遍又一遍,尤其是特赦令第一条规定:‘蒋介石集团和伪满洲国战争罪犯,关押十年而确已改恶从善的予以释放。’这使我最为激动,扳着手指计算,自1948年10月28日被俘至今1959年9月18日,差四十天就整十一年了,看来是有希望在新中国成立十周年之际成为一名公民的。连续几天我睡不安,一闭眼总看见一位正颜厉色的法官站在眼前,一睁眼总不由得想:‘我会被释放吗?’吃饭时也总发呆,几次把菜送到了鼻孔。”
03、杨伯涛:惊讶中竟没认出儿子
杨伯涛被俘时任国军第十八军少将军长,1948年12月在淮海战役中被俘虏,由此开始了漫长的改造生涯。1959年12月获得第一批特赦。他在回忆录里这样写道:
“在特赦大会上我儿子健华被召来参加,就坐在讲台下右侧,我扫了一眼,毫不经心,竟没有认出是我的儿子。及至法官叫到我,授我特赦通知书时,我的脑袋剧烈震动,好像在梦中一般。以后健华起立发言,说道:‘我的父亲杨伯涛,蒙恩得到特赦’时,我才惊醒,把眼光射向健华,这时才清楚地认识到这是我的儿子在讲话,真正意识到我被特赦了。”
04、沈醉:跟着大家继续前进
沈醉被俘前曾任保密局云南站少将站长。1949年12月被俘,先关押在昆明,后被转移到重庆白公馆,之后又被转移到北京功德林战犯管理所。1960年12月获得第二批特赦。他在回忆录里这样写道:
“我经受了十来年的改造教育,思想上走过不少弯路,在这条道路上,我流过不少的汗水、泪水,终于在1960年11月28日才顺利走过来了。在光明的大路上,我还只是刚刚踏上来,这是一条十亿人正在走着的路,我还得用我有生之年的一切力量跟着大家一同前进,绝不掉队或停顿,我决心一直走到我呼吸停止的时候,到那时,我才会含着幸福的热泪而离去。”
05、黄维:27年呀,也不容易
黄维被俘前任国军第十二兵团中将司令,1948年12月在淮海战役中被俘虏,经过27年的改造,于1975年3月获得第七批特赦。他是国军高级将领中被改造时间最长的。他在回忆录里写道:
“1975年3月19日,正式宣布了对全体战犯的特赦令。那一次宣布特赦的大会开得比任何一次都隆重……在我来说,是整整改造了27年呀!也不容易呀!当我拿着特赦通知书,回到自己的房间时,禁不住热泪盈眶,失声痛哭。”

参考资料:
宋希濂回忆录:《难忘的十年改造生活》
郑庭笈回忆录:《归宿》
杨伯涛回忆录:《从战犯到公民》
醉回忆录:《走向光明》
维回忆录:《功德林改造生活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