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使用电刑拷打赵一曼,她就义前曾大声疾呼,群众听了落泪

2020-05-19 10:46阅读:
烈士赵一曼去世前给儿子写了封信,后来她的后人过得如何?
日军使用电刑拷打赵一曼,她就义前曾大声疾呼,群众听了落泪
文/冯玄一
今天的抗日故事,小编将从一封遗书为各位读者朋友们讲起。遗书全文如下:
宁儿:
母亲对于你没有尽到教育的责任,实在是遗憾的事情。
母亲因为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了!
母亲和你在生前是永远没有再见的机会了。希望你,宁儿啊!赶快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
我最亲爱的孩子啊!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行来教育你。
在你长大成人之后,希望你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
看完这封遗书,大家应该都知道,今天的故事主角是谁了吧!对,就是英勇的女烈士赵一曼。
革命青年赵一曼
赵一曼是在东北牺牲的,但是很多人不知道她是四川人。赵一曼原名李坤泰,像个男孩子的名字。1905年生在四川宜宾的一个地主家庭。相比那个年代的很多孩子,赵一曼受到了很好的教育。她8岁入私塾,稍长之后考入宜宾女子中学读书。但是在校期间因剪短发而被校方开除。她很早就加入了青年团,然后又在1926年中旬入了党,在宜宾地区从事妇女工作。1926年11月,组织上安排她到武汉军事政治学校学习。她也由此成为近代史上第一批军校女学员。但是她在军校里的时间并不长。一年后,1927年夏天,根据组织安排,她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
。1928年底回国从事地下工作。在此期间,她和在苏联时期的同学陈达邦结了婚,婚后生了个儿子。为了方便革命工作,她把儿子寄养在亲戚家里。
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爆发。为了在东北组织民众抗日,组织上派她前往东北开展工作。为了方便工作,她改名赵一曼。这就是这个名字的来历。当时她并没有带着孩子去。她想,等革命成功了,一定回来抱孩子。岂料,这次分别竟是他们母子永别。
让日伪军闻风丧胆的'密林女王'
赵一曼性格刚烈,具有坚定的革命理想。她在哈尔滨与满洲总工会负责人黄维新假称夫妻,以掩盖身份,然后在1933年领导了哈尔滨电车工人大罢工。她还领导当地游击队员大约200人,和日伪自卫团500人开展激战,并击毙伪军头目,使日伪部队大为震惊。
1934年初,满洲组织遭到破坏,赵一曼被迫转移到珠河地区,组织游击斗争。作为一没有人、二没有枪、三被日军围剿的女子,赵一曼没有被困难吓到。她召集了当地二十几个进步青年,组成农民游击队,开展斗争。他们在夜间偷袭日伪部队和日军的岗哨,既杀敌,又能抢到武器。不久之后,这支小队竟然都有了武器。有一天,游击队被日伪部队包围。双方展开激战。正在形势危急之际,只见一匹白马驮着一个女子飞奔而来。女子挎着双枪,身后带着二十余个雄赳赳的战士,他们风一般冲入敌阵,一阵枪响,几个伪军应声倒下。这个骑白马的女子便是赵一曼。游击队士兵们一看,气势大振,伪军仓皇逃命。这一战,赵一曼杀得敌人闻风丧胆,竟登报悬赏捉拿这个'挎双枪,骑白马的密林女王'。
1935年10月,赵一曼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第二团政委,被战土们亲切地称为'我们的女政委'。
战斗中不幸被捕
1935年11月,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第二团被日伪军围困在一座山间。赵一曼作为政委,协助团长指挥战斗。战斗持续了一整天,连续打退了日伪军的六次进攻,击毙三十余人。但是,敌人火力太猛,根本支持不住。在关键时刻,团长让赵一曼趁夜带领部队突围。但是赵一曼果断地说:'你是团长,有责任将部队带出去,我来掩护!'团长不同意她留下掩护,因为她是女同志。赵一曼十分坚决地说:'什么男的女的!谁说女同志就不能打掩护!'
就这样,团长带着部队突围,赵一曼留下打掩护。
在战斗中,赵一曼不幸左手受伤。没办法,她带着三名战士潜入村里养伤。不幸被敌人发现。赵一曼拒绝投降,与敌人战斗到底。在对峙中她的腿部中弹被打断,因失血过多而昏迷,敌人一拥而上,把她抓住。
遭受严刑拷打
日伪军逮捕赵一曼后,被转移到哈尔滨滨江省公署警务厅看押。此后迅速展开审讯。他们希望从这位女子口中问出东北抗联和东北地下组织的秘密。敌人以为这个弱女子肯定一打就招。不曾想,赵一曼非常坚强,坚决不透露地下组织的秘密。疯狂的敌人采用鞭打、吊拷、老虎凳、竹筷夹手指、脚趾、拔手脚指(趾)甲、拔牙齿、压杠子、搓助骨等十几种酷刑轮番折磨她,她都不透露一个字。
敌人劝她投降,她坚定地说:'进行反满抗日并宣传其主义,就是我的目的,我的主义,我的信念。'
酷刑之下,赵一曼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日寇担心得不到口供,便把她送进哈尔滨市立第一医院监视治疗。
在医院里,一个17岁的见习护土韩勇义和看守董宪勋,深受赵一曼革命精神的感动,决心帮助赵一曼逃离日军监魔抓。1936年6月28日,在医院护士和看守的帮助下,赵一曼秘密逃出了哈尔滨。日军发现后,迅速追赶。6月30日晨,日军在李家电附近追上了他们。赵一曼再次被捕。
在审讯中,疯狂的日军竟对赵一曼使用电刑。在一份至今能看到的日伪滨江省公署警务厅档案资料上有以下这样一段记述:
林宽重长官决定用刚从(日本)本土运来的新式电刑器具对起女士实施电刑。林宽重说:总之,要慢慢地跟这个女人耗,不能停,不能让她有喘息的机会,直到电刑摧垮她反满抗日的意志,撬开她的嘴。……拷问断断续续持续了七个多小时,电刑造成了连续不断的剧痛,已超过了任何人能够耐受的极限……赵女士的头无力地垂了下来,全身像被抽掉筋样软软地挂在刑架上,她被折磨得昏死了过去……但赵女土始终丝毫没有屈服的意思。
日军见无法从赵一曼口中撬出有用信息,便决定将其处决。1936年8月2日,敌人把赵一曼押到珠河县,在公开处决前绑在一辆马车上游街示众。坚强的赵一曼一路唱着《红旗歌》,沿途的群众都忍不住流下眼泪。她见聚集的人多了,便高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气急败坏的日军在珠河小北门外将其处决。赵一曼英勇就义,年仅31岁。
赵一曼后人过得如何?
文章开头那封遗书,就是赵一曼就义前一天晚上写给儿子的,至今读来,令人落泪。信中的宁儿,叫陈掖贤。他在亲戚的抚养下,健康成长,而且上完了大学。1955年,陈掖贤大学毕业,分配到北京工业学院任教。后来,国家要给陈掖贤发赵一曼的烈士抚恤金,他拒绝了,任何待遇也没有要。他说:'我不能用妈妈用鲜血换来的钱!'1982年,陈掖贤因病去世。去世前曾告诫子女们:不要以烈士后代自居,要过平民百姓的生活,自己的事自己办,不要给国家添麻烦,记住,奶奶是奶奶,你是你,否则,就是对不起你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