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洪泉:一篇正面文章引来青岛东营聊城的三个投诉

2020-05-28 14:46阅读:
张洪泉:一篇正面文章引来青岛东营聊城的三个投诉张洪泉
作者:张洪泉
“真的是缘分,无意中看到了您的文章,看标题还以为是在吹捧,阅读后发现是监督,便留言说了下自己遇到的情况,没想到解决了一年多的问题”这是5月28日中午,青岛读者孙运之给我的一段话。一篇稿子引来青岛、东营和聊城的三个读者给我反应问题和投诉。聊城的我直接交给了相关责任单位了,相信很快能解决;青岛的办毕了,东营的,感觉有点偏颇,我使劲解释了一番……
张洪泉:一篇正面文章引来青岛东营聊城的三个投诉
《一封信让我看到了青岛东营两地书记的格局》一文发出后,在各平台得到各个层面读者的回应,纷纷对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和东营市委书记李宽端的务实、格局、情怀、认真、亲民等优秀领导人应具备的素质素养进行点赞,对青岛和东营的前景给予厚望,称看到了两地和山东发展的希望。
但也有群众通过各种方式和我联系,反映在生活中遇到的一些问题、难题。聊城读者反映的是“限行时段标识牌与红绿交通信号灯相互冲突”问题,我及时转告给相应地段的交警负责人,相信不久就可以解决。
东营读者对我的行为进行了批评:“再说你就发那么篇文章人家就费心费力的给你解释,拜访你,你不觉得这本身就是趋利避害的不应该么。”但他
反映的事件是:“广场舞扰民事件,我这个特殊些,我是农村的,广场在我家西边,挨贴着我家墙,我家房子直接听的很清楚,有两间直接不能住人,这是起因,我打过市长热线多次,只是敷衍我,我直接失望了,最后敷衍的我甚至连热线的接线员都不敢说他领导的电话,自己都不知自己的领导是谁。不过这些录音因为换手机都丢了,但是我相信现在打我们东营市市长热线的话他还是不会说。这都好久了。最后打110都不管,这个好像我还有录音,哎,没办法呀,全国也没有说广场与民居紧贴着的,一米的距离都没有,直接是零距离,。从上到下的敷衍”
对于这个事儿,鉴于是在农村,无论如何处置,都是引笑一个惹哭一群的案例,需要双方换位思考、加深理解,毕竟都是乡邻。我先给对方发了我母亲关于三次树的故事处理家族内部纷争的文章,随后告诉对方“这是发生在我家的三个故事。还有一个,是我村子也建了广场,一个和广场隔了一条胡同的人给我说影响他孩子休息。我给广场舞组织者说了,人家使劲降低噪音,调整时间,最后这个人没意见了。乡村的人关系盘根错节,如何去办,如何处理是个学问。地方管理也不容易,你可以关注一下百度这个平台,看看最近我因为那个事件后,关注东营的几篇稿子。”
青岛这个事儿是一个叫孙运之的读者在三尺巷平台下留言引发。孙第一次留言:“不知道该怎么评论,应该是您影响力太大吧,家住青岛,小区漏水,电梯经常故障停运,各种渠道反应一年了,都没有解决,回复经常是请向相关部门反应,或者已阅不回,不知道这条留言是否会被放出来?”我看到后,就给放出来了,并留言给他:“最好说清楚位置名称和联系方式。”他照办了,24小时后,他再次留言告知:“非常感谢张老师的帮助,问题已经有人联系解决”应该感谢青岛方面和我建立联系的联络员的努力和敬业,也要感谢王清宪书记。
前两天范跃进老师在微信上曾说过:“我们面临着一个比知识匮乏本身更大的困局——知识的碎片化。”其实,东营这个读者和很多读者一样,只是看到了我写的《一封信让我看到了青岛东营两地书记的格局》这篇赞美文章,有一个读者还在下面留言:“不知道你说的看到的真是民情吗?作为有影响力的作者要起到监督的作用,你不是官媒,语言文字透露这个一股味道。。。”(此句为原话复制)其实,他们看到的只是在问题解决后的一些碎片化的信息,没有看到的关于这个问题涉及东营交警方其它五篇批评文章,不知道我为了写这五篇稿子,认真阅读了近一年来涉及这个话题公开发布的几乎所有正面文章,从中分析查找不足,再根据国家政策、社会需求、地方特色、民众期待等多个方面进行点评。其实,搜集一年来的信息,让我有了多个角度去评判,在一个水军回帖的刺激下,我几乎想坚持监督至少一个月,每日去写一篇监督稿子。
随着互联网+步伐的加大加快,媒体平台和媒体并肩前行,媒体平台已经成为官方、民众都喜闻乐见的一个传播方式,我的文章也从起初的以发布在主流媒体网站,转向自己旗下的百家号、搜狐号、网易号、大风号、天天快报、大鱼号、一点资讯、今日头条、微信平台和网站上为主,同时这些平台和网站成为全国评论作者发稿发声的一个基地,最多时候一日投稿超过1500篇。事实上,这些年来,随着我每日至少4、5个小时的不懈努力,旗下的网站和各媒体平台在全国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建立了一支稳定的高质量的读者队伍。至此,旗下有的平台总阅读量达到6601.2万,平台有单篇文章阅读量超过300万,单篇30万、50万点击成为常态。
无论是职能部门还是企事业单位,想宣传自己无非是想让更多的人、目标人群看到,能在对方媒体和媒体平台上发布自己的宣传稿子,百度、搜狐、网易、凤凰等等媒体平台都是全国性的,在这些平台上精心经营的媒体号都是权重较高、读者众多的,任何一篇文章推广后,往往都有相当多的读者群,尤其是和文章中提到的信息有相似度、精准性的读者,这就是大数据的优势和特点。
今年年初,我就公开发表过:
今后所有文章都是就事论事的说自己的看法,或喜欢或厌恶;监督文章多平台发布,一律做到“不删帖、不合作、不吃请”。
政府职能部门、企业事业单位,都有宣传费用,都需要购买服务,包括宣传和舆情处置。三尺巷旗下有微信平台及百家号、搜狐号、网易号、凤凰号、大鱼号、一点资讯等十余个媒体平台,2019年单篇文章点击超过300万,今后,不再发表非合作单位、非公益类宣传文章。不接受非合作单位、非朋友的宴请和站场,不再接受非合作单位或个人的舆情处置和各类帮忙。
今后,地方政府、企事业单位可以合作,包括形象代言、形象宣传、文字宣传(可发表对方提供的新闻,也可派人去采访)、评论和舆情授课、舆情处置或特约服务等。
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当前世界是一个合作多赢的时候,想经营好一个单位,想运作强一个企业,就应该按照法律、按照规则出牌,单位需要的就要用市场法则解决,大家都需要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