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起牛人袁术的名士

2019-10-10 22:24阅读:
看不起牛人袁术的名士
袁术是三国的牛人,尽管被别人议论,说他是冢中枯骨,可袁某人却自鸣得意,总觉得三国里面自己是老大。他在淮南兵精粮足的时候,曾想招降以前的旧友陈珪,可惜遭到了拒绝。 陈珪和袁术都是名人之后,袁术四世三公之后,在当时权倾朝野,炙手可热。陈珪也很厉害,其祖陈亹,官至广汉太守;从父陈球,汉灵帝时官至太尉。陈珪最初被察举为孝廉,担任剧县令,后离职。如此两个人都是根红苗正,小时候很有接触。袁术作为一地诸侯,想成就霸业,必先得到名士的支持,恰好陈珪这个人阅历广,见识高,文化水平不一般,袁术就想着和陈珪亲近亲近,可这袁术居然想着人质,要陈珪的二儿子做人质,想逼陈珪就范。袁术花了大半天的时间,给陈珪客客气气的写了一封文绉绉的信:“昔秦失其政,天下群雄争而取之,兼智勇者卒受其归。今世事纷扰,复有瓦解之势矣,诚英乂有为之时也。与足下旧交,岂肯左右之乎?若集大事,子实为吾心膂。”看起来袁公路真的思贤若渴,想得到陈珪的辅佐。
想法不错,可惜他忽视了陈珪的倔脾气。中国的知识分子就不信这个邪,因此陈珪给袁术杠上了,而且没有回旋的余地。“昔秦末世,肆暴恣情,虐流天下,毒被生民,下不堪命,故遂土
崩。今虽季世,未有亡秦苛暴之乱也。曹将军神武应期,兴复典刑,将拨平凶慝,清定海内,信有徵矣。以为足下当戮力同心,匡翼汉室,而阴谋不轨,以身试祸,岂不痛哉!若迷而知反,尚可以免。吾备旧知,故陈至情,虽逆于耳,骨肉之惠也。欲吾营私阿附,有犯死不能也。”
意思是现在的国家虽然有些昏聩,但是和秦朝末年不一样,秦朝末年老百姓真的是朝不保夕,现在的皇帝对人民还算不错,曹将军有整治国家的雄心,拨乱反正,你应该和曹将军一道,为兴复汉室出力,不能做出阴谋危害国家的事。我和你是老朋友,我害怕你以身试法,因此想让你迷途知返,忠言逆耳,希望你听我的劝解,让我和你为伍,打死我都不愿做。
陈珪的这封信,非常坚决的拒绝了袁术,说自己宁可死了也不会向袁术“营私阿附”。说句实话,陈珪的这封信写的完全没有必要,他不写,袁术不知道他的想法,即便是在暗中给袁术捣乱,也可以给自己留条后路。可是他这样一写,虽然成就了自己的高尚节操,但是却激怒了袁术,不但让自己没有了后路,恐怕儿子陈应的性命也将断送在这封信中。
后来陈珪父子痛恨袁术的篡逆,所以千方百计阻止吕布和袁术结为儿女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