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薛宝钗的毒
薛宝钗本是一个胸怀大志的革命青年,到荣国府本是串门,目的是想到京城选秀女,希望万岁爷能中意自己,然后像贾元春一样,陪伴在皇帝身边,做个贵妃或者做个皇后,成为六宫的主宰。但是贾元春的荣升打断了薛宝钗的升迁之路。不能陪伴皇帝,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在贾府当个少奶奶。 为了成为贾府的少奶奶,薛宝钗费尽心机。可以说做了很多事。
其一,制造舆论,编造“金玉良缘”的谎话。宝钗抬头看见宝玉进来,连忙起身含笑答道:“已经大好了,多谢
惦记着。”说着,让他在炕沿上坐下,即令莺儿:“倒茶来。”一面又问老太太姨娘安,又问别的姐妹们好。一面看宝玉头上戴着累丝嵌宝紫金冠,额上勒着二龙捧珠抹额,身上穿着秋香色立蟒白狐腋箭袖,系着五色蝴蝶鸾绦,项上挂着长命锁、记名符,另外有那一块落草时衔下来的宝玉。宝钗因笑说道:“成日家说你的这块玉,究竟未曾细细的赏鉴过,我今儿倒要瞧瞧。”说着便挪近前来。宝玉亦凑过去,便从项上摘下来,递在宝钗手内。宝钗看毕,又从新翻过正面来细看,口里念道:“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念了两遍,乃回头向莺儿笑道:“你不
去倒茶,也在这里发呆作什么?”莺儿也嘻嘻的笑道:“我听这两句话,倒像和姑娘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人家有玉,她们家偏偏有金来相对。
其二,广泛发动群众,和贾府上上下下的人都结成同盟。与孤立无援的林黛玉正好相反。宝钗家境富裕,是薛家的大小姐,比起大观园里的其他姑娘,条件要好很多,因而她时常会帮助其他的姐妹。比如史湘云的螃蟹宴,林黛玉的燕窝羹,邢岫烟的棉衣裳。她在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不仅帮助小姐,和各个府上的丫头们关系也都处的相当不错。如果赠给小礼物,必定每个人都有份。
其三,迎合贾母,处处讨好贾母。本来薛宝钗是给林黛玉竞争的,林黛玉的靠山就是贾母。但薛宝钗会巴结贾母,而且看起来不像是刻意逢迎。薛宝钗过生日,问她喜欢吃什么菜、看什么戏,她都按照贾母的意愿来。这种心胸和修养,在这样“蓄意而为”的生日宴会的衬托下,更显得不一般,着实让人佩服,只能送她一句话: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宝钗胜利了,其实她爱的不是贾宝玉,而是贾宝玉的地位。换言之,选择了荣国公府在世的唯一正出谪孙,选择了荣国公府的荣华富贵!选择了抢走林黛玉的幸福成就一已之幸福!总往怡红院跑让晴雯她们背后说她,表明她在主动刺激宝玉;不应紫娟所邀,请薛姨妈促成宝黛婚事,表明她心中割舍不下二奶奶的地位……不要说她这样的花季少女也有自己的爱情梦:她明知宝黛有情,何以要爱上心中有理想情人的宝玉?“君子不夺人之美”,宝钗理应回避退让才对!黛玉男友她实不该抢啊!
好风频借力,送我向青云。薛宝钗想的是经济学问,想的是高官厚禄,想的是学而优则仕,想的是背后捅人一刀,想的是怎样达到自己的小九九,一切愿望实现之后,薛宝钗不再是那个温情脉脉的山中高士,而是让人憎恶的真小人。当然她最终没有得到贾宝玉的心。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