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50公斤仙女服的王菲,就让她继续成为一段传说好了

2017-01-02 12:22阅读:
​新年快乐,这是Fresh君以2017年开头的第一篇稿子。
没想到2016年末和2017年初,娱乐圈和时尚圈都是在“王菲”这个热点里结束和开始的。30号晚上演唱会就结束,结果直到1号晚上我一打开微博,怎么热搜上还有王菲??
演唱会结束以后,知乎立刻就出了一篇月经热门贴:“怎么评价王菲的幻乐一场演唱会?”
穿50公斤仙女服的王菲,就让她继续成为一段传说好了

还真的不好评价,娱乐圈的事情最难评价。路人、粉丝和黑粉,能得出完全不一样的意见,而且从每个人的角度来说,都有道理。
Fresh君那天去了现场,但我并不是那种铁杆的歌迷,我的票是王菲给祖·玛珑留的几张VIP票,所以关于她的歌和日常生活我可能插不上太多话,倒是想来聊聊关于她和时髦这件事。
确实,王菲演唱会穿过很多时髦的衣服。
1998年她就穿Raf Simons和Jeremy Scott,前者还没有加入Dior和Jil Sander,后者也还和MOSCHINO没什么关系。
△Raf Simon皮革蜘蛛网项链 Jeremy Scott无底绑带高跟鞋

那时候她喜欢的牌子,甚至到20年以后还没普及。比如比利时先锋设计师牌子Jurgi Persoons。
△Jurgi Persoons解构西服

明星演唱会一般都有造型师帮忙准备衣服的,
但王菲是打从心里爱时装的那种。
如果她不唱歌,搞不好还可以转去做时尚。黎坚惠在《时装时刻》里就写过这么一段:
年轻时有次她负责某个杂志的封面制作,那期封面是王菲。见面后,王菲一眼认出她衣服的牌子,指着那件黑色衣服说:“我都有,Viktor & Rolf第一季Pret-a-porter。”(Pret-a-porter就是ready to wear的意思)
穿50公斤仙女服的王菲,就让她继续成为一段传说好了

赶时髦能认出品牌是很容易的,有型就难了。
王菲是后一种。
该选哪些品牌,和生活里该活成什么样,她心里都很有主意,还有点任性。
1994年香港红馆,她梳了一头脏辫配上这两年最流行的水袖装。
“我设计长袖子的衣服,是想把我的手遮起来,因为我没有任何舞蹈编排,所以我常常不知道怎么处置自己的双手。”
穿50公斤仙女服的王菲,就让她继续成为一段传说好了

2016这次演唱会衣服的牌子我和助理找了好久,后来ELLE台湾版找到王菲的御用造型师Titi Kwan做解密,有很大一部分应该是特别制作,甚至还有二十多年前她在巴黎逛街淘到的古着,根本找不出品牌。
不强调品牌,但每个look都有含义,比如开场有一件长得像牡丹花的衣服,原始版本一共重50公斤,层层叠叠只为了要表达《百年孤寂》的尘埃感觉。
穿50公斤仙女服的王菲,就让她继续成为一段传说好了

这个部分配了一段真人动画,每一帧都是3D打印,王菲亲自跑到台湾去做的。据说要穿着50公斤的衣服一直站着等打印,最后扭到了腰,而且彩排的时候升降机都承受不住。后来就改成真丝,轻了一点,也不至于把升降机拖垮。
下面这件衣服,唱《匆匆那年》时穿的,衣服的比例做的有点夸张,表现的是年少的轻狂不羁,错把泡沫当成感情生活。PS:这条裙子是20年前买的古着。
穿50公斤仙女服的王菲,就让她继续成为一段传说好了

军绿色大衣配上血红色内搭,这套代表人生总是面临不同的选择,每个决定都是一场内心战争,鲜红色代表无论什么交战,人心在每一次战场上流过的血。
穿50公斤仙女服的王菲,就让她继续成为一段传说好了

整场演唱会的歌单,据说都是王菲自己喜欢的,没有选太多口水歌。对于我这种非铁杆歌迷来说,好多歌听到以后真是一脸懵逼,当然我四周的歌迷还是在跟着大合唱。
关于商业化的方面她也有自己的主意,比如赞助商,比起赞助金额,更重要的是挑有腔调的。
这次王菲挑了开篇我提到的祖·玛珑。祖·玛珑是伦敦的沙龙香出身,威廉王子婚礼用的就是这个牌子的香薰,我料想应该不是赞助费愿意出价最高的那个,但是她喜欢。之前李嫣在她梳妆台上曾经拍到过祖·玛珑,也就是说是王菲自用的。她找祖·玛珑谈了礼物,拿来送给买VIP票的人,选的也是自己用过的几款香味,明显都是她自己的主意。
穿50公斤仙女服的王菲,就让她继续成为一段传说好了

能按照自己意愿生活的明星不多,王菲是难得的一个,喜欢听她唱歌的人也大多喜欢她这种性格。
我不敢说了解王菲的性格,但这次演唱会倒是注意到一个细节。每个人座位上放着的不是荧光棒也不是赞助商矿泉水,而是一张海报,背面印着所有幕后工作人员照片,不是合照,而是一一配图介绍,这点在演唱会上并不常见。
穿50公斤仙女服的王菲,就让她继续成为一段传说好了

里面很多名字都是王菲的朋友,比如化妆师Zing、形象总监Titi Kwan、发型Vic Kwan……不知道已经跟了她多少年。
从这点看来,不理八卦和媒体的她,情商其实不低,也知道感恩,Titi Kwan曾经说过,只在想念王菲时才听她的歌,因为她像太阳一样温暖。“温暖”这个词,路人可能品不出来。
也难怪这场演唱会出来,有很多看了直播的人表示不喜欢,但朋友们和粉丝们都在微博上站王菲,帮她说话。两方应该并没有对错。
王菲自始至终没有出来解释,也很符合她的风格。
说到现在,聊的都是性格和品味,大家都习惯谈到王菲时聊这些,因为她太特别。
但是,没有人会仅仅因为性格成为一段传说,也没有人会因为自己有钱就去为一张天价演唱会票买单。
关于王菲在江湖上的地位,用她喜欢的Celine来讲一段故事倒是很合适。
Celine现在的设计师叫Phoebe Philo,也是个神人。
△经常穿球鞋出来谢幕的Phoebe Philo

很少有人知道,1997年到2004年那段时间,Michael Kors也做过Celine的设计师。这个牌子是LVMH在1996年花了4.12亿欧元收购的,可惜之后就一直毫无起色,直到Phoebe Philo出现。
在Celine工作之前,Phoebe曾经在Chloe工作过,做得也很成功,但为了结婚生子,她突然决定退出时尚江湖,回家相夫教子。
后来,Celine请她重新出山,为了让她能继续陪自己的老公和孩子,LVMH甚至同意把C家总部从巴黎搬到伦敦去,这是从来没有人享受过的福利。
她也不负众望地设计出笑脸包,炒起性冷淡风,让Celine从半吊子的品牌变成了真正的奢侈品。
△王菲穿整套Celine的look
Phoebe Philo是那种说话极其简洁,平时只爱看报纸的人,Celine到现在都没有官方Instagram账号,也不会大肆宣传每一季要出哪些新品,你只能在社交网络上搜到一些粉丝们开的应援账号而已。
但这不耽误卖得好。Celine Classic Box包以后需要配货制才能买到。配货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你喜欢这只包,得再花上同样的价钱买够别的东西,才能有买它的权利。一款两三万的包,要准备花出去五六万才能到手。粉丝们说这是为了防止代购的嚣张,依然心甘情愿买单。
有一年,FT邀请Phoebe Philo共赴晚餐,然后在专栏写下这么一段话:“我能感受到,她(Phoebe)认为——但不会言明——那种卖弄大道理的做法实际上很愚蠢。不论是吃的菜还是穿的服装,最终起决定作用的,并不是其出身,而是最终产品的好坏。”
王菲和Celine的Phoebe Philo有点相似,能力是最初用来立身的东西,而性格顶多算是江湖里锦上添花的传说而已,当然少不了的,还有商业包装。
△王菲今年去Celine看秀的事情还被美国版VOGUE拿来报道过,因为Celine不喜欢请明星

对于那些掏了票价的人,那些在现场大喊“可以把命给王菲”的粉丝们来说,应该没有太多怨言,在他们眼里,她值这个价,娱乐这种事和时装一样,实力加上感情溢价,你情我愿。
对于情愿但却无力的粉丝们来说,另外一边有30元的VR直播票可以选。PS:VR的全称叫Virtual Reality,中文名叫“虚拟现实”,倒是和“幻乐一场”这个主题比较切题。
那一晚她没有唱好,是真的(虽然在现场听也不差)。至于扰乱娱乐圈的规则,这整个事情的独特性,可能决定了它只此一次,不会再发生。
王菲47岁了,从她现场的吃力程度可以看出来,这场演唱会她从开始就打算只开一场是对的,而且这可能真的是她的最后一场演唱会,用来和粉丝告别。但至于是不是最后一次,谁又知道呢。
对了,这次演唱会的末尾,王菲穿了一件仙女裙,上面用真丝缝了一朵朵鸢尾花,特意做成了一堆废纸的样子。Titi Kwan说这套衣服的潜台词是:人生不过是幻乐一场,一切就像落花流水,没有必要执着。
穿50公斤仙女服的王菲,就让她继续成为一段传说好了

王菲在最后唱了首林夕写的《梦》,没有说再见:
“人聚人散了,就刚好
不聚也不散,好极了
时间也到了,不打扰”
对于很多人来说,青春结束了,就是这样。比起一直执着怀念,倒不如让她继续成为一段传说,未来就大步向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