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孤独的智者

2016-12-15 17:38阅读:
塔勒布的“反脆弱”思想随笔之一

2001年的8月份,有一个《华尔街日报》的记者采访华尔街的一个金融交易员,让他预测一下市场未来,被采访者表示抗议,说:未来的事你怎么能预测的出来,谁能知道市场会发生什么,说不定你坐在双子塔里办公,此时恐怖分子驾驶着飞机撞了上来。一个月后就是令全球震惊的“911”事件,这位记者忽然忆起这篇报道,重新刊登了出来,世人震惊。此人就是塔勒布。
也许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几百年,他的思想,他的智慧,都不会为世人所崇拜——就如目前一样,没有人愿意深入了解和学习他的思想,但却把他的黑天鹅理论挂在嘴边炫耀。而即使黑天鹅理论,真正理解它内涵的也是屈指可数,绝大多数甚至完全歪曲他关于黑天鹅思想的真正内涵和对策,而“黑天鹅”思想,只是它众多思想和智慧中的一小部分。但我相信终有一天,他会被后人捧为一个智者,一个几百年才世出的一个智者。

塔勒布的全名是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出生于黎巴嫩,有着显赫的身世。曾祖父和祖父都曾是黎巴嫩的副总理;曾外祖父和外祖父也都是著名的政治家,而他的父亲是黎巴嫩大学的超级学霸,以第一名成绩毕业,毕业后从政,也官至财政大臣。他自己本人从13岁开始,每周要花30-60个小时在阅读上。虽然他学历很高,但是他的重要知识和智慧都是自学而来;他精通多门外语,还能看懂一些如古希腊语、古希伯来语和亚拉姆语等古代语。他是当之无愧的统计数理专家和数学家,又精通心理学、语言学、哲学、金融经济学和历史学等学科知识。
鉴于他对风险和概率和随机波动的专长,塔勒布从学院里毕业出来后,很自然地进入了金融领域,做一个量化交易员,但是他并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那种量化交易——普通的量化交易是依据历史资料和数据,建立模型,然后依靠模型赚取利润。按照巴菲特的说法就是“玩公式的人”,由于这种量化交易是建立在历史的数据上,当未来偏差特别大的时候,经常要遭受重大损失,比如长期资本公司,亏损到甚至要引爆整个系统风险。
但是塔勒布完全不按常理出牌,他天生对风险很痴迷。华尔街信奉的原则是,在市场上靠的是专业技能,以及与投资有关的技能和洞察力,与外科手术、打高尔夫球和驾驶喷气式战斗机所需的技能和洞察力如出一辙。但是塔勒布完全不同意这点,他喜欢引用大卫•休谟的话:“没有对
白天鹅进行大量观察,就无法断言所有天鹅都是白的;可是,只要观察到一只黑天鹅就足以推翻那个结论。”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倒闭就是其中典型:从未在俄国见到一只黑天鹅,就想当然地认为俄国不存在黑天鹅。
塔勒布刚入行不久就创立了自己的声誉。他对随机波动理论一直有狂热的喜好和执着,随着不断地深入研究,他撰写了他的第一本书,一本关于金融技术的书,书一出版,获得极大的好评。在1996年,尼德霍夫在华尔街的投机界早已经是大名鼎鼎,而且为自己赚取了可观的财富。有一天,他听闻塔勒布在期权交易这个深奥的领域声誉日隆,特地将他召到康涅狄格州来。闻听他的召唤,塔勒布有点儿受宠若惊。
但是当他坐在尼德霍夫面前,听他讲述他的赚钱之道时,他却立即产生一种异样的判断:怎么能肯定尼德霍夫的赚钱,只不过运气好而已!尼德霍夫主要是依靠卖出期权赚取金钱——在风平浪静的那几年,为他带来了可观的财富。但是,塔勒布的随机波动理论告诉他,这真的只是运气好!因为大幅度波动其实是市场的常态,一旦发生,尼德霍夫将要遭殃。果然不久,尼德霍夫就破产了,后来他还破产了两次。第三次破产时,尼德霍夫再也无法东山再起。
塔勒布不久就创立了自己的公司,他的公司奉行跟尼德霍夫完全相反的投资战略。
举一个例子可以很好地说明他的投资策略:比如招商银行,过去的历史价位在10-20元之间交易(不复权价),招行的净资产目前为15元多。我们很难想象有一天招行的股价会跌破5元,更遑论2-3元了。此时,有一个价外看跌期权,比如说,执行价为5元,也即当招行股价跌破5元时,这个期权才有价值,这样的价位期权,期权费当然是非常低,低到一两分钱。但是如果招行股价跌到2元钱,持有执行价为5元的看跌期权,可以5元的价格卖出招行的股票,每一份期权可以赚取3元钱,那么将赚取上百倍的回报。
尼德霍夫的赚钱方法是,大量地卖出这样的价外期权;而塔勒布的方法是,四处寻找这样的价位期权,以极其低廉的价格买入。大部分时间,这些期权到期后作废,没有任何价值。但是,一旦经济动荡,股价大幅度波动,一下子就可以赚取是几十倍甚至百倍的利润。
很快地,刚到30岁塔勒布就财务自由了。对于一个对钱财极其不看重的人,把更多的时间用于提升自己的知识和智慧。塔勒布基本上是1/3的时间用于交易,而2/3的时间用于求知求智。

随后到了2006年,塔勒布有一天看到一份关于两房的研究报告,立即认识到两房倒闭就在眼前。他的判断依据就是:当某个指标朝好的一方面发展时,对它并不造成明显的益处,;但是当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时,将会给它造成明显的伤害;如果再往前发展,将造成极大的危害。这就是塔勒布后来的集大成智慧:反脆弱。他当然看到了其中的风险后收益的严重不对称,自然下重注,押注两房将遭遇灭顶之灾。随后的经济危机又为他带来的巨额回报。这就是塔勒布的交易哲学——只押注一个产品的脆弱性。
那段时间,他长时间地漫步于巴黎街头,思索着自己的理论,慢慢地形成现在他称之为“反脆弱”的思想——这个思想绝不是突然灵感一现而获得的。
但是,在2008年经济危机前的黑暗日子里,他更是孤零零地与自己的理念相守,有时让他感觉非常痛苦,尤其是周日的晚上,他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或者是这个世界除了什么问题。偶尔遇到一两人,他知道自己没有疯。在那段时间里,他知道世界出了问题,可是他没有办法说给别人听,尤其是那些自认为聪明的人。想想看,在涉足经济活动的美国接近100万的专业人士中,无论他们是在政府、学术界、媒体、企业、银行中,还是为个人需求进行经济和投资决策,只有个别人看到了危机的到来,而预测到其破坏程度的人就更少了。印象中,也就是芒格和巴菲特和芒格两个人大声疾呼这个衍生品如核爆一样杀伤力。而在中国,没有听到任何一个人提到这种可能性,有趣的是,就在风险即将爆发的时候,国内金融机构恰好是盲目乐观到高潮的时刻——众多金融企业向外进军大肆收购。
塔勒布是这一两个世纪以来最为重要的思想家和智者。但是他的智慧和理论,至今还完全没被主流所接受。他是一个与主流人士,与金融经济学院派,与华尔街格格不入的一个人。他一有机会就大肆嘲笑他们。他当众嘲笑诺贝尔得主莫顿,嘲笑他的理论差点造成了全球经济危机;他公开且多次嘲笑格林斯潘祸国殃民;他只要有机会,就要嘲笑正统学派的这些人,经济学家、监管者、预测者和心理学者等等,他甚至经常在演讲中嘲笑上一位演讲者,嘲笑他们前几年的预测大错特错,而现在又来装模作样地预测。这样经常砸人家饭碗的,主流机构没有一个会接受他。

什么是反脆弱呢?反脆弱这个词是塔勒布新发明的——不发明一个新词不足以表达他的这个思想。瓶瓶罐罐都是脆弱的,脆弱的反面是强韧么?比如一块钢板,千锤万打后几乎不怎么改变形状。但是强韧并不是脆弱的反面。有些东西,越是捶打它,它反而更加强韧——这才是脆弱的反面。反脆弱进一步超越了复原力,让事物在压力下逆势生长、蒸蒸日上。塔勒布的“反脆弱”,是那些不仅能从混乱和波动中受益,而且需要这种混乱和波动才能维持生存和实现繁荣的事物的特性。
这种现象无处不在。我们的健康、政治生活、教育,甚至所有的东西。你越是让感冒自愈,机体免疫力越是提高;你越是躺在床上修养,你的肌肉越是萎缩的厉害(骨质也流失的更厉害)。越是集权的国家,越是脆弱——最终都要崩塌,而联邦制的国家反而更加稳固。
塔勒布自己本人,当然是反脆弱的知行合一者。他个人对某些风险非常谨慎,同时却在其他的风险上又非常冒进。他的生活原则是:不吸烟、不吃糖(尤其是果糖,因为果糖已经公认为有害)、不骑摩托车,不在城市以外的地方骑自行车——或者更广泛地说,不在没有交通的区域,如撒哈拉沙漠里骑车,不与东欧的黑社会有瓜葛,不上一架不是专业飞行员开的飞机。但除了这些之外,塔勒布却愿意承担各种形式的职业和个人风险,尤其是那些不会给他带来任何终极份伤害的风险。
顺便提一下,塔勒布知识非常渊博——渊博到他自己得了喉癌,自己指导医生治愈的。学习塔勒布的“反脆弱”思想,不为别的,只因它是我们生活和投资的终极指南。
(《反脆弱》就是我的圣经。本文首登在《证券市场周刊》2016.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