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此人帮薛家提出金玉良缘,看似有意,却是曹雪芹的障眼法

2019-12-12 09:58阅读:
红楼梦里此人帮薛家提出金玉良缘,看似有意,却是曹雪芹的障眼法
红楼梦里莺儿帮薛家提出金玉良缘,看似有意,却是曹雪芹的障眼法
87版《红楼梦》中宝钗剧照
红楼梦第八回,因宝玉探望在家养病的宝钗,我们才第一次真正的见识到宝玉的那块通灵宝玉,不曾想因莺儿的一句话,却因此引出了金玉良缘,实际上却是作者曹雪芹的障眼法。
红楼梦里曹雪芹为何借莺儿的口提出金玉良缘?其实是作者的障眼法。
宝钗看毕,又从新翻过正面来细看,口内念叨:'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念了两遍,乃回头向莺儿笑道:'你不去倒茶,也在这里发呆作什么?'莺儿嘻嘻笑道:'我听这两句话,倒象和姑娘的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
这一回是宝钗的正传,也是宝玉的通灵宝玉第一次被以这样的方式读到。如果不是莺儿说的这句话,估计以宝玉的愚钝,他是不会立刻会意这八个字是一对,也就是所谓的金玉良缘。正是莺儿看似有意的一句话,替薛家提出了金玉良缘。
实际上,这只是作者的障眼法,莺儿的那句话并不是有意,而是脱口而出的那种童言无忌。之前初读这一段的时候,我一直误读了莺儿,觉得她是一个非常有心机的丫环,为了替自己的主子说出金玉良缘的话,就假装无意间说了这句话。
红楼梦里莺儿帮薛家提出金玉良缘,看似有意,却是曹雪芹的障眼法

87版《红楼梦》中莺儿剧照
看87版红楼梦幕后故事的时候,王扶林导演特意强调,莺儿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不是刻意的,也不是有意的,而是那种脱口而出的童言无忌,足见,莺儿并不是有意说了这句话,也不是事先与主子串通好的计谋,而是话赶话就巧合的说了出来。
作者曹雪芹这样安排,应该有两层深意,如下:
一、借莺儿的童言无忌提出金玉良缘,更逼真。
借莺儿的童言无忌提出金玉良缘,更说明薛家的阴谋。当时脂砚斋在这句话的后面,有一段批语“【甲戌】又引出一个真项圈来,莺儿口中说出方妙。【甲辰】又引出一个金项圈来,却在侍女口中说出,妙。”
果然宝玉听了莺儿的话,特别感兴趣,非要看宝钗的金项圈上的字,看完也不忘说与自己的是一对。
宝玉忙托了锁看时,果然一面有四个篆字,两面八字,共成两句吉谶。亦曾按式画下形相:音注云不离不弃,音注云芳龄永继宝玉看了,也念了两遍,又念自己的两遍,因笑问:'姐姐这八个字倒真与我的是一对。'
看到宝玉拿着这个金锁上的字念,莺儿并没有去倒茶,而是说“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很显然莺儿的这句补充非常关键,也就顺带出了所谓的金玉良缘,但宝钗碍于自己所受的封建礼教,及时的制止了莺儿的解释,让她去倒茶。
红楼梦里莺儿帮薛家提出金玉良缘,看似有意,却是曹雪芹的障眼法
87版《红楼梦》中宝钗和宝玉剧照
其实,经过莺儿的无心提醒,宝玉已经知道了宝钗这把金锁与自己玉上的字是一对,只是并未深想,还是后来薛姨妈再次提起宝钗的这把金锁,说是必须要找有玉的才能结婚,这个时候宝玉的心里才知道了金玉良缘,只是他念的是木石前盟,不愿意选择金玉良缘,即便是元妃端午节赐礼有赐婚的意思,宝玉也一样拒绝了金玉良缘。
红楼梦里莺儿帮薛家提出金玉良缘,看似有意,却是曹雪芹的障眼法
87版《红楼梦》中贾元春剧照
虽然宝玉不信金玉良缘,但有一个人深信,那就是王夫人。有人说金玉良缘是王夫人与妹妹薛姨妈的计谋,实际上,从书中的描写来看,王夫人对宝钗的这把金锁应该不知情,这也是比较奇怪的地方,但她为了自身的利益,愿意相信金玉良缘,也成为金玉良缘的支持者。
二、薛家借莺儿的口说出金玉良缘,更合理。
薛家即便是商人的身份,也是要顾及家族的体面的。即便是薛姨妈有意让女儿嫁入贾家,进贾家之前,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还提前把这些话告诉了儿子薛蟠。薛蟠有一回因宝钗责怪他告状导致宝玉挨打,而抢白宝钗,再次提起了薛姨妈曾经告诉他的那些话。
红楼梦里莺儿帮薛家提出金玉良缘,看似有意,却是曹雪芹的障眼法
87版《红楼梦》中薛蟠剧照
这些话仔细读来,特别奇怪。做哥哥的竟然不知道妹妹这把金锁的来历,还需要妈妈告诉他才知道。尤其是这把金锁还必须要有玉的才能配,这也是薛姨妈告诉薛蟠的。试想如果王夫人不知道薛宝钗的这把金锁的来历,还可以理解,毕竟隔着千山万水,不见面,不知道正常。但连薛蟠这个儿子都不知道,这就有些奇怪了,这也坐实了金玉良缘是阴谋的说法。
除了这些之外,在宝玉第八回中去梨香院时还有一处细节描写,脂砚斋的批语,也很有深意。
宝玉道:'姐姐可大安了?'薛姨妈道:'可是呢,你前儿又想着打发人来瞧他。他在里间不是,你去瞧他,里间比这里暖和,那里坐着,我收拾收拾就进去和你说话儿。'【蒙府】作者何等笔法!“里间里”三个字恐文气不足,又贯之以“比这里更暖和”。其笔真是神龙云中弄影,是必当进去的神理。
这段话后面,脂砚斋的批语很奇怪,好像薛姨妈让宝玉进里间里,是故意的,而且为了不觉得唐突,还特意补充一句“比这里暖和”。末尾还说“我收拾收拾就进去和你说话儿”,这语气符合薛姨妈的性格,却有些不合情理。
红楼梦里莺儿帮薛家提出金玉良缘,看似有意,却是曹雪芹的障眼法
87版《红楼梦》中薛姨妈剧照
薛宝钗进贾府的时候,虽然没有明确说出她的年龄,但元妃省亲后不久,宝钗就过了十五岁生日,这个生日意味着女孩到了该出嫁的年龄,说明宝钗进贾府的时候,年龄也早已到了该避嫌的地步。
古代女子未出阁之前,除了自己的父母兄弟外,不能见外男。而薛姨妈不仅不顾虑这一层意思,还特意把宝玉让进了里间里,一直到黛玉进来,都没有见薛姨妈收拾好东西进去陪宝玉聊天,反而是莺儿的无心之语,替薛家提出了金玉良缘,让宝玉知道了宝钗的金锁,还有金锁的来历。难怪黛玉来了,会有一股醋意。
红楼梦里莺儿帮薛家提出金玉良缘,看似有意,却是曹雪芹的障眼法
87版《红楼梦》中黛玉剧照
从这些来看,即便是薛家提前就已打造好了金锁,而且还让宝钗早已告诉了莺儿关于金锁的来历,还有那癞头和尚的话,莺儿肯定是深信不疑的。薛姨妈如果在这一次,见了宝玉就提出宝钗的金锁,还有赖头和尚的话,似乎不合适,更不合理。
但如果这些话,莺儿来说,就不一样了。非常的合情合理,而且莺儿的那种脱口而出,也不像是预谋,会让读者更加坚信薛家的金玉良缘并不是阴谋,实际上,这只是作者曹雪芹的障眼法,借莺儿的童言无忌替薛家提出了金玉良缘。随后不久,端午节元妃赐礼,就有了赐婚的意思,这应该与王夫人有很大的关系。也间接说明,贾元春早期是支持金玉良缘的。
我是萧梦,为您讲述《红楼梦》里的故事。
参考著作:曹雪芹著,脂砚斋评《红楼梦》脂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