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南京一中“认错”,是素质教育向应试教育妥协?

2020-08-03 08:24阅读:

书虫289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近日,南京一中正式发布《告2021届高三家长书》,对家长围堵学校、要求校长“下课”一事进行了间接回应。今年高考分数公布后,南京一中校长被该校高一、高二学生家长点名批评,众多家长冒雨围堵在校门口,手举“一中不行”“校长下课”等抗议标语,理由是该校2020年的高考成绩不甚理想。
学校的回应是对抗议家长意见的接受,但是其中的一些做法表现出了明显追求升学率的倾向,正因如此,一些专家批评这是素质教育向应试教育低头。理论上,抗议家长的行为似乎有悖于素质教育的初衷,但是在目前许多招聘单位只招收名校学生的情况下,家长又怎能轻言放弃对分数与名校的追求呢?中学到底应多鼓励学生全面发展还是以分数为主?
事实上,我国现行教学模式是“目标一达成一评价”模型,现行教学模式下评价的结果就是分数或等级,因此,排斥分数与现行教学模式是相悖的。新课程改革追求的教学模式是“主题一探究一表达”,当这种教学模式全面普及之后,它的呈现方式就是报告、作业而不是分数,因此,当务之急是推进教学模式转型,而不是人为调整评价结果的呈现方式,有意掩盖分数或升学率。
分数不是学生隐私,它是老师、学生和学校共同劳动的结果。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编的《现代汉语词典》定义,隐私的唯一解释为“不愿告人的或不愿公开的个人的事”。分数不仅是学生的学习结晶,也是老师教的结果,还是学校管理的成效。分数不仅反映学生的学习状态,还反映教师的教学状况,并且还为教师改进教学和提高教学质量提供因材施教依据,因此,分数不是学生个人的事,它不属于学生的隐私。这是目前所有法律法规并没有规定分数是学生隐私的主要原因。
要正确对待分数,勿让个别意见绑架教育政策。评价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不论你采用何种衡量方法,客观上总有分值,比如,百分制相对等级制,多了精确度,少了模糊度;而等级制相对百分制,多了涵盖度,少了细分度。一些人把分数与分数第一等同了起来,把分数与排名次混淆了起来,把分数与正当评价对立了起来。其实,分数本身何错之有,而是有些人看问题的方式出了偏差,关键是以正常的心态
对待一切评价方式。分数只是反映学生在不同时段学业差异的标尺,是教师精准把脉和改正教学差距的标尺。完全用等级代替分数,会模糊一些问题,给教学管理带来一定程度的困惑。教育部门和学校不应被社会舆论牵着鼻子走,让少数声音绑架了教育的正常行为和活动。
法不禁止皆可为,应成为依法治教的升级版。依法治教不能局限于法律法规明确禁止的坚决不做,还应当按照“法不禁止皆可为”的原则,对于符合教育教学规律,又是现行教学模式必然表达方式的,就应当大胆探索积极推进,这是依法治教的深化和升级。近年来,由于有些地方对学生考试成绩的规定模糊,大部分学校都比较谨慎处理分数这个敏感问题,不少学校还采取了发放“分数条”、“一对一”公布等多种形式来确保学生的分数不外泄。当学校对正当评价偷偷摸摸处理时,教育的腰杆还能挺得起来吗?
学习西方不能照搬照抄,一定要从我国实际出发。近年来,在教育领域有人动不动就拿国外说事,张口就是什么快乐教育,赏识教育,尊重教育,等等。实践证明,由于水土不服,西方很多理念在我国的实践成效并不理想。从分数本身来看,它是学校集体的劳动成果和公共产品;从法律角度来看,目前没有一部法律把学生成绩视为隐私;从教育传统来看,评价方式是教学模式本身所赋予的,人为改变会严重影响教学成效。考试成绩是学生一个阶段学习成果的见证,适当形式公开可以给学生适度压力和警醒。关键是要做好学生思想工作,引导学生从中获得教训,总结经验,以便更好的学习,这才是正理。
按照南京一中一些家长的说法,这次校长尤小平被抗议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搞素质教育,不抓学习,轻视高考。学校在回应中,谈到学校将推出了一系列改进措施,包括研究新高考,做好明年新高考应对;加强对学生学习的要求与管理,比如延长晚自习到十点;加强尖子生培优,比如分层教学,组建尖子生团队等等。总的来说,就是加强孩子的学习,争取创造机会,让更多学生考上好大学。可见在此事上,要理性思考和反思的不应只是家长、校长和老师,更应该是教育管理部门和专家。如果学校的做法错了,究竟是错在哪里?如果没有错,又为何会引发家长的激烈反对?中学到底应多鼓励学生全面发展还是以分数为主?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