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持续关注28年,“搬”走一条铁路

2020-05-20 22:40阅读:
代表持续关注28年,“搬”走一条铁路
代表持续关注28年,“搬”走一条铁路  宁芜铁路秦淮区中和桥段,货车经过,行人及车辆等待的情景。肖日东 摄

   2020年3月31日,韩立明市长代表南京市人民政府,与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签署宁芜铁路扩能改造(沧波门至古雄段)项目建设框架协议,南京人期盼多年的宁芜铁路外绕搬迁终于被提上实施议程。在这背后,是50余名各级人大代表持续28年的跟踪推进。现在就让我们听一听宁芜铁路外绕工程背后的“代表故事”。 通讯员 宁人宣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薛玲
   新闻背景
   “走”进主城的宁芜铁路
   宁芜铁路1935年建成运营。随着城市快速发展,宁芜铁路已从边缘“走”进南京主城核心。对生活在宁芜铁路周边的居民们来说,火车的鸣笛声和过道口的等待,早已成为生活中无法摆脱的一部分。家住西善桥街道古遗井社区的黄先生,房屋距离铁路只有20多米,“每天夜里火车一过,床都跟着晃。”对于家住雨花台区板桥街道新建雅苑的张先生来说,火车的鸣笛声已经伴随了他33年。租住在景明佳园的李女士,每天上班必须经过土城头道口,“最怕上班过道口的时候碰到有火车经过,有时候要等很久,上班就会迟到。”
   50余位代表持续关注28年
  
群众的烦心事,就是代表们要着力推进解决的大事。扬子晚报记者采访中了解到,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已有50余位各级人大代表相继提出了“缓解宁芜铁路拥堵、减少噪音扰民”的建议和议案。目前可查证的资料显示,最早提出解决宁芜铁路拥堵问题的,是在1992年3月,由张宝生等10位南京市人大代表联名提交的“建板桥镇铁路道口立交桥”议案。
   多年来,还有不少代表围绕“宁芜铁路搬迁外绕”的必要性及相关环境问题,继续提出建议。随着南京的发展,从城市边缘地带逐渐“走”进主城核心区的宁芜铁路导致的矛盾也日趋凸显,各级人大代表因时而动,要求宁芜铁路搬迁外绕的呼声越来越高。2019年3月,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时任南京市市长蓝绍敏提出了“支持宁芜铁路外绕工程建设”的建议。
从上世纪90年代路地双方启动宁芜铁路外绕的相关研究,到此次框架协议签订,力争年内开工,代表接力近六届,时空跨越28年。
   南京“第一堵”终成历史
   随着各级人大代表的不断呼吁,宁芜铁路沿线居民的家门口渐渐出现了可喜的变化。以前,宁杭公路与宁芜铁路在马群白水桥交汇处是平交道口,由于宁杭公路过境车流量较大,拥堵特别严重,因此这里曾被称为“南京第一堵”。时任麒麟镇镇长的刘维新回忆说,原本从道口到麒麟镇只有3公里的路程,拥堵时却要四五十分钟,有的时候甚至一个半小时。
从上世纪90年代路地双方启动宁芜铁路外绕的相关研究,到此次框架协议签订,力争年内开工,代表接力近六届,时空跨越28年。
   南京“第一堵”终成历史
   随着各级人大代表的不断呼吁,宁芜铁路沿线居民的家门口渐渐出现了可喜的变化。以前,宁杭公路与宁芜铁路在马群白水桥交汇处是平交道口,由于宁杭公路过境车流量较大,拥堵特别严重,因此这里曾被称为“南京第一堵”。时任麒麟镇镇长的刘维新回忆说,原本从道口到麒麟镇只有3公里的路程,拥堵时却要四五十分钟,有的时候甚至一个半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