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母亲

2019-05-12 10:43阅读:
我的父亲母亲
(文)海 笛
我的父亲母亲
母亲是个铁匠的女儿,外祖父在母亲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只留下外婆同母亲相依为命的生活。在四十年代,母亲算得上是个有个性的女子。外婆很疼爱这个唯一带大的独生女儿,在母亲很小的时候,就替母亲找了一个有钱人的人家,想招赘入门,望母亲撑起这个家。谁知母亲死活不允,哭着、闹着,硬是退还了人家的重金聘礼。
后来遇上了我的父亲,一个落泊人家的长子。父亲为人忠厚,读了些书,接受了一些进步思想,深得母亲的喜欢。父亲在老家是呆不住的,新婚不久,他就留下母亲在外四处漂泊。母亲却毫无怨言,支持父亲外出,让父亲去寻找外面的世界。临近解放,父亲才在成都找到一份工作,把母亲从川北老家接了出来,一同参加了工作。
父母在同一个系统工作,但不在同一个单位。从我记事的时候起,他们总是天不亮就上班去了。很晚很晚才回家,连星期天也难见到他们的人影。那时父母的工资不多,我们一家七八口人,全部生活的担子就压在他们身上,生活的重负是可想而知的了。小时候,我们很难见到父亲的笑脸,母亲也显得严厉。他们从不出去玩,也很少带我们几兄妹去,仿佛他们成天只会工作似的。父亲也没有什么嗜好,不抽烟,不喝酒,挣来的钱全用在我们身上了。父亲母亲是非常节俭的人,上街连一碗面都舍不得吃。穿着也很简单,常年一套退了色的干部服,一件蓝色的卡其衣服就是他最时髦的服装了。
父母从没为生活的窘迫而吵架,总是共同担起这副家庭的重担。只一次,他们吵架了,那是因父亲见母亲几年都没添制一件衣服了,甚至连一件大衣也没有,就在领工资的时候,为母亲买回一件三十多元的朝鲜尼女式大衣。母亲见后,很不高兴,和父亲吵了起来,赌了很久的气,说这么大的事没有和她商量。母亲是心痛着三十多元钱啊,当时这钱可够一家人一个月的伙食费用了。
我的父亲和母亲从结婚到去世,走过60多个年头的风风雨雨,他们相濡以沫,直到他们退休。我们都安了家,有了工作,他们才过上了舒心的日子。今天是母亲节,我整理出这点文字,表达我对父母的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