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一位中学校长

2019-09-26 10:54阅读:
我认识的一位中学校长
我认识的一位中学校长
(文)海笛

要认识一个人不容易,理解一个人更不容易。

我曾在离家较远的东郊一所学校任教,校长姓晋,是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戴一副深度的近视眼镜,人很瘦。听人说,他的工作很踏实,自愿到这所边远的学校来的。

那时我刚结婚,家安在西郊,东西两地穿城就有十来里路。我请求调动了许多次,都毫无结果。记得晋校长刚上任时,我就找到他,向他诉说了我的困难,再次向他请求调动。安心工作吧,领导会考虑的。他如同前任校长一样向我点了点头。

考虑,考虑,考虑个屁,搪塞的话谁不会说。前任校长让我已保了三年高中班的语文课,他都调任了,我还没有动静。我的心中很不了然,对晋校长也表示怀疑。

一些老师劝我,少给领导做脸色,给校长大人闹翻了,吃亏的还是自己。有人给我出主意,让我去送点礼,勾兑勾兑。

我却不来这一套,三天两头的见着校长就说调动的事,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一次我甚至指着他的鼻子,骂他不讲信用,没有感情,是个冷血动物,这以后我就再也没去找他了。

谁知期末的一天,晋校长突然叫住了我,递给我一纸调令,并对我说,其实我是不想放你的。但你每天在路上花那么多时间,这对你和国家都不利,他的话说的那么中肯,那么平静。反而使我不好意思起来。他把调令塞在我的手里,又说,到了新的单位,可还是要好好工作啊。听着校长的话,我一时语塞,真不知该说什么了。

后来我到过晋校长家一次,才知道他家离学校也很远。那次他不在,一个邻居告诉我,你们校长太亡命了,身体那么差,也不注意休息,爱人进修去了。还有一个上幼儿园的孩子。他常常早出晚归,幼儿园经常剩下他的娃娃无人接......

听到这些,我的心中已不知是什么滋味了。我从来都把他当成领导,却没有想到他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他也有自己的家,自己的爱人,自己的孩子,但他却从不向人说起。

想到这些,我心中的歉意已油然而生。我明白了理解的含义,人们啊,只有相互理解了,彼此心灵才能沟通,才会没有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