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那年杀年猪

2020-01-03 16:27阅读:
知青那年杀年猪
知青那年杀年猪。
(文) 海笛


我下乡当知青的第三个年头,杀过一头年猪,至今记忆尤深。这条猪我们喂了近一年,快到年关时,我们用几十斤包谷进行了一个月的催肥,有一百多斤,可以宰杀了。
“嗬!不简单!知青都能喂猪了。” 农民们露出了惊异的神色。
“说真的,当初我还竭力反对过喂猪这件事,喂猪好累好麻烦嘛。老队长曾经鼓励我们说‘你们知青喂头猪吧,你们有谷糠,还有包谷,买了也不值几个钱,还不如喂猪,以后有肉吃。知青喂猪国家有政策,不交任务,可自养自杀。’”
都妹、丽丽动心了,我却不来劲。那年代,劳动量强度大,人很累,做什么都心烦,哪还有什么心思去喂猪。丽丽、都妹却听进了老队长的话,她们瞒着着我从生产队的猪房里捉来了一只农民捉剩的小猪崽(集体的猪生小猪后,分给需要养猪的农民,年终从结算中扣钱)。
这条小猪才来时脏兮兮的,只有一把骨头的样子,都妹、丽丽把它牵到河边,用清清的河水给它洗了个澡,从此这条猪就在知青户里安了家。
“大家轮流做饭,轮到哪个做饭,还得弄猪食,轮到我时,我就要抱怨几声,要累死人,耗子都喂不活,还要喂猪。”
我故意把猪草砍得笃笃响,晚开饭,这时都妹、丽丽就会来默默地帮着我做事,看着她们勤劳任怨的样子,我的气也消了。
“猪儿在一天天长大,和我熟了,每次见我甩圆了尾巴,我也就慢慢喜欢起它来了。不是春节要到了,我们准备回家,还舍不得杀呢。这个猪娃好乖喔。”
那天我们几个知青学着农民,在晒坝里挖了个坑,放了一
口毛边锅,把水烧得翻滚,准备杀猪。找来一根条凳,我拿着一把杀猪刀,自告奋勇当屠夫,请了一个农民打下手,都妹、丽丽躲在屋里不敢出来看。
我麻起胆子和农民把猪抓起来,按在条凳子上,让一个知青端血盆(接猪血的盆)。我只管按农民所说把刀从猪颈子上的刀窝刺了进去,我听见猪的嚎叫声,猪在挣扎,心发慌,手有点抖,抽刀太快,血喷出来,溅了端血盆知青一脸,他吓着了,手中的血盆掉在地上。只可惜了猪血,基本上没接着,喷了一地,许久猪才停止了嚎叫。
把猪打整出来,除了猪杂,两片净肉就有七十多斤。
我们学着农民杀年猪的样子,切了一些猪杂,砍下一些猪的槽头、蹄膀肉什么的,煮了一大锅砣砣肉,请来了十多个平时队里要好的农民。都妹、丽丽端出她们早已蒸好的一坛子醪糟酒,大家大碗地吃肉,大碗地喝酒,心中充满了喜悦。
以往杀年猪都是农民请知青吃肉,这次是我们知青杀年猪请农民,知青们心中也感到无比的自豪,丽丽、都妹都高兴得哭了。后来我把这件事写在我的长篇知青小说《青春无主》里,和我下过乡的知青读来感到亲切,他们都感谢我留下了这篇亲切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