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应该喜欢特朗普?

2017-12-05 08:44阅读:
提起美国总统特朗普,很多美国人不喜欢,但很多中国人却喜欢他,这大概已是不争的事实了。特朗普就任这10个月来,尤其是不久前他访华之后,这一趋势似乎就更明显了。

1 特朗普被中国玩弄于股掌之间?
纽约时报著名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特朗普被中国玩弄于股掌之间》。文章写:“中国将特朗普玩弄于股掌之间,用奉承和短期的贸易让步应付特朗普,转移他对真正的对华贸易结构不平衡的注意力。……特朗普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没有整体战略,……特朗普没哟考虑过每一位掌握实际的领导人每天一开始就要考虑的重大问题‘我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上?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趋势是什么?我如何调整我领导的国家,才能让更多公民总这些趋势中最大限度地获利?’”。
弗里德曼的看法,似乎代表了美国相当一部分精英人群的观点。但我要说的是,弗里德曼10年前出版的《世界是平的》一书,虽曾轰动全球,但其中绝部分只是作为一个记者的人性的观察,而缺乏作为学者的逻辑而思辨的分析;10年后的今天,这本书里的许多观念早已为日新月异的政治、经济和科技趋势所超越。弗里德曼这一次就特朗普而发表的观点,表面上看似乎很“解气”乃至耸人听闻,但其实与10年的《世界是平的》一样缺乏思辨,甚至更为肤浅。

2 美国需要什么样的“大战略”?
从表面上看,特朗普似乎确实没有什么大战略。但我们首先要定义,什么才是美国今天需要的大战略?
按照一般美国战略家的观点,所谓的美国大战略,就是要清晰地知
道,美国今天和未来的主要对手是谁?未来20-50年,美国的全球战略版图如何不缩小,而是继续扩大?未来10年里,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力如何才能不被逐渐削弱,甚至被替代?
从表面看,上面的这些问题,其实是每一个大国领导人都需要思考的。因此,这不是美国总统的专利,就连今天的朝鲜领导人也在思考这些问题。问题不在于是否思考,而是如何如何实践这些目标。用美国人的话来说, 这不是一个If-Question,而是一个How-Question。
不管是否愿意承认,必须看到的是,在这方面,朝鲜历任领导人是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因此才以一穷二白之力制造出核武器,并把美国和全世界都玩弄于股掌之间。在这方面,你能否认朝鲜领导人的“大战略”吗?你又能否认,这样的“大战略”不但于世界无益,而且最终对朝鲜本身也没有根本益处吗?
全部的问题就在这里。所谓的大国实力和大战略,是与国家实力的自然崛起相匹配的;而国家实力的崛起和维护,其实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其间,当然有国家领导人的大战略和大智慧的作用,但更主要的却还是一个在厚积薄发基础上自然形成的过程。

3 今日美国应学习当年英国
回顾美国的历史,从1774年独立到1945年后雄霸世界,美国经历了170多年的艰难发展,其间美国的核心价值、政治框架、移民精神都发挥了综合的作用,而绝非某一时代的某一个领导人的单独所为。
1872年,美国超越英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当时的世界霸主依然是英国,而英国当时受到来自德国和美国的两翼的挑战:德国当时以“世界政策”(Weltpolitik)和“舰队政策”(Flottenpolitik)挑战英国的海军霸权,结果时机尚未成熟,引发英德战争,不但无功而返,而且种下了更大的战争和德国失败的种子:而当时的美元已经开始强盛,本可以直接挑战英镑,甚至把英镑“干掉,但美国”则在有意无意中“韬光养晦”,“等待”英国的自然衰败,直到1918年一战结束,英镑地位自然衰竭,尔后美国又等了20多年,直到1944年才确立了美元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
19世纪下半叶的这段历史,对今天依然是有启示意义的。不知道美国的战略家们从中读出了些什么?1945年后,衰败的英国与美国形成了“英美特殊关系”,由此形成了崛起国与守成国之间和平过渡的典范,美国不费一兵一卒完成了超越,而英国则保住了体面和荣光。
最关键的是,在美国逐渐和平“等待”并超越英国的这几十年里,英国并没有设计、出台什么针对美国的“大战略”。可以想象,当时若英国针对美国出台“大战略”,那么英美之间的冲突乃至战争将必然不可避免,战后美国的格局可能就是另一幅样子。

4 今日美国最需要的是什么?
以此来看今天的美国,就可以很清楚。今天美国一些战略家们谈的“大战略”,无非就是针对正在崛起的中国的“战略”。正如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完成TPP谈判时公开所称:“我们绝不允许中国改写21世纪的世界贸易规则”。
奥巴马的这个话听上去很霸气,实际上既空洞又空虚。原因很简单:如果美国实力真的强大,那么别国也不可能随便改写贸易规则;如果美国已经衰败,那么别国要改写贸易规则,美国也阻止不了,而且美国“阻止”的结果只能引发更大的冲突。
因此,奥巴马这样的“战略家”走了,希拉里这样的“战略家”输掉了选举,其实是美国人民的福气,因为这将从长远和根本上避免美国走上一条在实力衰败的情况下,与另一个崛起国的硬性对抗之路。相反,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可能没有象奥巴马那样学过国际政治和国际司法,但精明的他深谙商业成功之道,知道交易的功能,也清楚地知道此时的美国最需要什么。
此时的美国最需要什么?很简单:不是在外部世界继续寻求霸权,而是把内部的经济实力和科技潜在竞争力继续搞上去。2009年奥巴马上台时,恰逢美国经济危机。当时,奥巴马为了出台“重返亚太”战略,但又囊中羞涩,于是就向东南亚伙伴国家喊话:“分摊责任,分摊费用”。我当时的评论是:见过无耻的,还没见过这么无耻的。时过几年后,我可能还要加上一句:见过可怜的,没见过这么可怜的。
结果,过去几年美国在谋求维持世界霸主地位方面的努力,既艰难也不成功。而凡是去过美国的人都知道,美国国内从基建到经济,其实还有许多需要急起直追的地方;纽约的地铁站,看上去简直就象上世纪50年代甚至更早的作品。
当然,美国在科技潜力方面依然有其不可小觑之处。但即便如此,美国目前首先的问题,是把国内的经济搞扎实。这也就是特朗普一再称的“让美国更伟大”。以东方的智慧来看,“民以食为天”、“攘外必先安内”、“治标还须先治本”,所有的这些话语放在今天的美国身上都是适用的。
深谙商业之道的特朗普,清楚地知道“把蛋糕做大”的道理,因为只有共赢才能共荣。至于美国一些战略家们所称的power shifting(大国权力转移),其实只是一个虚幻的学术概念。美国如果在国内经济依然不振的情况下,盲目寻求所谓的“对外大战略”,恐怕只会适得其反,让美国下滑的速度更为加剧。

5 美国人须深刻反省“特朗普现象”的来源
更何况,“特朗普现象”本身有其十分深刻的背景。对这一点,许多喜欢和不喜欢特朗普的人们其实都严重忽略了。
人们可以对特朗普本人有诸多责难。说实在,我也不认同他的许多价值观和做派。但是,2016年美国大选,特朗普之所以胜选,就在于美国社会在过去40年里产生了高度的贫富分化。
有关这个问题,我在上周发表的《在马云面前:我们所有人都是奴隶?》一文,以及即将出版的《2020大布局:决定你的成败》一书里都有详细分析,这里不再赘述。
正如一个人在下雨天滑到,不能怪老天为什么下雨,而要反思自己为什么那么不小心,今天的一些不喜欢特朗普的美国人,与其一再象祥林嫂那样喋喋不休,还不如更多地沉下心来,好好思考过去美国过去40年,尤其是过去20年的经济和社会结构中,究竟有哪些偏差导致了特朗普的上台。
从这个意义上说,特朗普的上台其实是给了美国一个警示;而特朗普目前正在做的事情,其实是在帮美国“拨乱反正”。
从这个意义上,称特朗普是美国人民的好总统,还真不是一句戏谑之言。


【震海才智俱乐部】
每周一三五12点,
在蜻蜓FM准时上线,
欢迎新老用户倾听!
进入新专辑页面进行视听和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