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伤后成长:在逆境中发现意义和创造力(上)

2020-06-03 15:17阅读:
从心理弹性到心理成长
临床心理学家乔治·博纳诺(George Bonanno)在其2004年的开创性论文中(引用数3500左右)认为,应该更多的宣传和普及压力反应的概念。他将复原力定义为经历过严重威胁生命或创伤事件的人能够保持相对稳定、健康的心理和生理功能水平的能力。



Bonanno在论文中回顾了大量研究,这些表明复原力实际上是普遍存在的,它与单纯的心理病理学缺陷不同,复原力可以通过多种途径获得,有些途径是意想不到的。鉴于美国流行病学显示,约61%的男性和51%的女性在一生中至少报告过一次创伤事件,人类的复原能力相当突出。





我们往往可以通过
意想不到的方式

获得




事实上,许多经历过创伤的人,如患有慢性或晚期疾病、失去亲人或遭受性侵犯的人,不仅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复原力,而且实际上,他们会在创伤事件后茁壮成长。研究表明,大多数创伤幸存者没有发展成创伤后应激障碍,甚至有大量的报告说,他们从这些经历中获得了成长。理查德·泰德斯奇(Richard Tedeschi)和劳伦斯·卡尔霍恩(Lawrence Calhoun)创造了“创伤后成长(posttraumatic growth)”一词来描述这一现象,并将其定义为由于与极具挑战性的生活环境作斗争而经历的积极的心理变化



据报道,逆境后的成长源自以下七个方面:



1、更加珍惜生命;2、彼此增进欣赏和加强密切的关系;3、更多的慈悲心和利他主义;4、认同生活中新的可能性或目的;
5、提高对个人优势的认识和利用;
6、促进精神发展;
7、创造能力的增长。

可以肯定的是,大多数经历创伤后成长的人肯定希望自己从未有过创伤,而且与经历积极的生活体验相比,很少有人会觉得,自己在经历过创伤后会表现出更多的成长。然而,这种成长往往会让经历了创伤后成长的大多数人感到惊讶,这种成长往往是意外发生的,是在他们试图理解一个难以理解的事件导致的结果。



拉比哈罗德·库什纳(Harold Kushner)在反思儿子之死时说:



我是一个特别敏感的人,一个更有成效的牧师,一个更富有同情心的顾问,Aaron的生与死让我体会了更多,这些感受比他还没来到人世间的时候还要多。如果我能让我的儿子回来,我会在一秒钟内放弃所有的收获。如果我可以选择,我会放弃这些体验带来的所有的灵性成长和深度。但是,选择不在我。


毫无疑问:创伤撼动了我们的世界,迫使我们重新审视我们珍视的目标和梦想。泰德斯奇(Tedeschi)和卡尔霍恩(Calhoun)使用地震做比喻:我们依赖的观念,往往是一套仁慈和可控的特定信念和假设,而创伤事件通常会打破我们的世界观,因为这些撼动了我们的普通的观念,而留给我们的,是重新建造我们自己和我们的世界。

但我们还有什么选择呢?


正如奥地利精神病学家维克多·弗兰克尔所说,“当我们无法改变某种情况时,我们就面临着改变自己的挑战。”近年来,心理学家们已经开始逐步了解逆境转化为优势的心理过程,现在,越来越清楚的发现,这种“心理地震”的重组实际上是成长所必需的。也就是说,在自我的基本结构被动摇之时,我们才会处在生活中追求新机会的最佳位置。



同样,波兰精神病学家Kazimierz Dabrowski认为“积极解体”可能是一种促进成长的经历。达布罗斯基在对一批心理发展水平较高的人进行研究后得出结论,健康的人格发展往往需要人格结构的解体,这会暂时导致心理紧张、自我怀疑、焦虑和抑郁。然而,Dabrowski认为,这个过程可以导致一个人更深入的研究“一个人可以是怎样的”之类的终极问题,并最终提高人格发展水平。



我们能够把逆境变成优势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我们在多大程度上充分探索了这件事情带来的思想和感受。在心理学中,术语认知探索可以定义为对信息的普遍好奇心以及信息处理的复杂性和灵活性,认知探索让我们对混乱的情况感到好奇,增加了我们在看似不可理解的事物中发现新意义的可能性。
如果您需要我们的专业帮助,可先浏览乐行心理官方网址的相关介绍:www.jxlxxl.com同时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订阅号:乐行心理/江西乐行心理。如需预约请提前电联我们。江西心理咨询,南昌心理咨询,江西焦虑症治疗,江西抑郁症治疗,江西心理医生,江西沙盘游戏治疗,江西婚恋咨询,江西青少年心理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