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昔情难追

2019-11-02 07:53阅读:
回忆是把宝刀,跟其他无聊的细琐一样,被忽而潮湿忽而干燥的时间浸泡,容易生锈,原貌模糊不清。
  但不同的是,一不小心装上巧合这块磨石,几个回合下来,斑斑锈迹不见了踪影,瞬时崭新如初。亮银银,明晃得耀眼。
  这磨石是魔石。偶然地铁站飘然传入耳的曲子,整理箱柜拨弄出的旧物,路上像极了一位熟人的过客,似曾相识的梦境……
  它没有具体的定型,说来就来,恍如一场猝不及防的高烧,瘟疫般蔓延你的周遭,或喜或悲。
  除非你是高手,极精通处理,只需拿起来晒晒太阳,见见光,否则容易被剑锋伤到自己。
  抓得住飞机尾烟线的人,一定抓得住回忆。
  回忆微毒,适量有益于行走前方的路,过量适得其反,会让你思绪如蒲公英吹得满天飞,追捕中乱了方向,甚至走岔了路。
  回忆上瘾。感性和理性就是如来的两根灯芯,人至死都颤抖不休,是耶稣十字架那一竖一横的板子,相拥不弃。回忆就是中间的拉架人,被两者推来推去,又拉来拉去。
  微雨濡湿空气,轻吻大地。大地的泥土香顺着门缝窗隙游荡,去挨家挨户报喜,腼腆温柔又热情,像极了一个人。
  她走上二楼含着泪找他,当时她的眼睛也是微雨,濡湿了他的心。他在层层文件夹下藏了她和他的名字,很想只让她一个人找到,不曾想,这点点小心思小浪漫被她的同学先于了她,闹得她班里都知道有个傻货喜欢她。
  喜欢一个人时,智商往往拉低,大脑自动变傻。
  现在他不“傻“了,她和他也再不会上微机课了。
  他此时在黑暗里点开手机的手电筒,伸直胳膊用手电筒的电光对着自己眼睛,一边看光源一边慢慢转圈,光源迸射出多彩的光线条,抛物状的密集光线好似银河的延时摄影,他知道她此刻在睡觉,他没有千里传音的神力,她看不到的。
  他只想把自己喜欢的发现的一切好东西分享给她。
  太迟了,现在凌晨四点。太迟了,她已为人母。
  回忆的泥石流汹涌滂湃,湮没了白天的理性,在黑夜中通行,挤满脑路车道。
  这种拥堵,只有她能梳理好,只不过,她早已远离了他的世界。
  他去过的很多地方,都曾想她在身边,这种场景,《美国丽人》那个看塑料袋的男孩做到了,她们俩一起看一个无聊的袋子在空中飞旋,有点傻,但很快乐。因为这里面的东西,层层涵义,他懂,她也懂。真正的浪漫,并不总是多大的玻璃屏幕显示谁的名字,以及空中四射的烟火。
  她给他施了魔法般的,有段时间,他从一堆的电影里找她。
  《星河舰队》《倚天屠龙记》《天堂电影院》
  《千与千寻》《天空之城》……
  经历是油画纸,那么回忆就是宣纸。
  一张由他们俩在一起时共同涂写作画,
  一张凭由记忆临摹
  一张惊艳了岁月
  一张留住了过往
  回忆的刀锋留着她的味道,不由得去碰触,不由得伤着自己。
  (2019.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