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贾府的过年盛况。

2018-02-13 08:32阅读:
《红楼梦》贾府的过年盛况。
(图片来自网络。)
读蒋勋先生的《蒋勋说红楼》第六本,有这样一句:「第五十三回虽然没有大事发生,可是有非常多的生活细节,让我们看到了两三百年前的一个富贵人家生活的境况,这是非常难得的。」——可不是难得的?我觉得读《红楼梦》的一个好处就是:读了这部小说,我可以看见两三百年以前的中国的样子。53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就是富贵人家过年的情景。按照六十年生活在《红楼梦》里的周汝昌先生的说法是,这一回是「一篇绝大典制文字」。——
小说这样写:「且说贾珍那边开了宗祠,着人打扫,收拾供器,请神主,又打扫上房,以备悬供遗真影像,此时荣宁二府内外上上下下皆是忙忙碌碌。」过年,以大扫除为开端拉开了序幕。接着,就是尤氏验收给小孩子押岁的金锞子,样式各异:梅花式的、海棠式的、笔锭如意的、八宝联春的,都是小孩子会喜欢的。贾蓉领了皇帝的春祭的恩赏回来,宁府的佃户总管乌进孝就来了,来交一年的租子来了。宁国府的租子真的是多呀!乌进孝的账目堪称壮观,鸡鸭鱼肉米面蔬菜,应有尽有。绕这样,贾珍却还并不满意,皱了眉:「我算定了你至少也有五千两银子来,这彀作什么的?如今你们一共只剩了八九个庄子,今年倒有两个报了旱潦,你们又打擂台,真真是又教别过年了。」这话不免叫人想起来「人心无底洞」几个字。而底下贾珍跟乌进孝一来一去的对话又让人想起来以前「冷子兴演说荣国府」的话了:「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正因为内囊撑着,所以又有:「如今虽说不似先年那样兴盛,较之平常仕宦人家,到底气象不同。」贾珍不就跟尤氏说嘛?「除咱们这样一两家之外,那些世袭穷官儿若不是仗着这个银子(皇帝赏赐的春祭银子),拿什么上供过年。」——贾府并不指望皇帝赏赐的春祭的银子,可见家里还撑得住。
往下,讲的是贾珍给宁府中的各样亲戚分配过年的东西,一份份都是按照「等第」来的,——人的世界,从来就没有多少公平,即便家族中也是一样呢,难免会有些齿冷,不是嚜?再下来,就到了真正的过年了。曹雪芹也真的是天才,他用了一个外来者的眼睛看电影似的将贾府的过年的盛况完整的现在了读
者的眼睛里。薛宝琴,多么聪慧有加的女孩儿呀!透过她的眼睛看贾府春祭,能够让人细致看见贾府是如何祭祖的,这就好像第三回里以林黛玉的眼睛将荣国府展现给读者是一样的。我们就跟着琴姑娘来看贾府春祭的盛况罢——
「且说薛宝琴是初次进贾府宗祠,便细细留神打谅。原来宁府西边另有一个院宇,黑油漆栅栏内五间大门。上面悬着一匾,写着是『贾氏宗祠』四个大字,傍书『衍圣公孔继宗书』。两边有一副长联,写道是:
肝脑涂地,兆姓赖保育之恩。
功名贯天,百代仰蒸尝之盛。
亦衍圣公所书。进入院中,白石甬路,两边皆是苍松翠栢。月台上设着青绿古铜鼎彝等器。抱厦前上面悬一九龙金匾,写道是:星辉辅弼。乃先皇御笔。两边一副对联,写道是:
勋业有光昭日月,功名无间及儿孙。
亦是御笔。五间正殿前悬一闹龙填青匾,写道是:『慎终追远』四字,傍边一副对联,写道是:
已后儿孙承福德,至今黎庶念宁荣。
俱是御笔。里边香烛辉映,锦幛绣幙。虽列着些神主,却看不真切。只见贾府诸人分昭穆,排班立定。贾敬主祭,贾赦陪祭,贾珍献爵,贾琏、贾琮献帛,宝玉捧香,贾菖、贾菱展拜毯,守焚池。青衣乐奏,三献爵,兴拜毕,焚帛,奠酒。礼毕,乐止,退出。众人围随着贾母至正堂上。影前锦幔高挂,彩屏张护,香烛辉煌。上面正中中悬着宁荣二祖遗像,皆是披蟒腰玉,两边还有几轴列祖遗像。贾荇、贾芷等从内仪门挨次站立,直到正堂廊下。槛外方是贾敬、贾赦。槛内是各女眷。众家人小厮皆在仪门之外。每一道菜至,传至仪门,贾荇、贾芷等接了,按次传至阶上贾敬手中。贾蓉系长房长孙,独他随女眷在槛内,每贾敬捧菜至,传于贾蓉,贾蓉便传于他妻子,他妻子又传于凤姐、尤氏诸人,直传至供桌前,方传与王夫人。王夫人传与贾母,贾母方捧放在桌上。邢夫人在供桌之西,东向立同贾母供放,直至将菜饭汤点酒茶传完,贾蓉方退出阶下,归入阶位之首。当时凡从文傍之名者,贾敬为首,下则从玉傍者,贾珍为首,再下从草头者,贾蓉为首,左昭右穆,男东女西,俟贾母拈香下拜,众人方一齐跪下。将五间正堂,三间抱厦,内外廊檐,阶上阶下,两丹墀内,花团锦簇,跪的无意空地。此时鸦雀无声,只听见铿锵叮当,金玲、玉佩微微摇曳之声,并起跪靴履飒踏之响。一时礼毕,贾敬、贾赦等便忙退出至荣府,端候与贾母行礼。……」
真真是盛况哦。大富大贵的贾府的年就这样开始了,也不必细说,只说到了元宵节,贾母「带领荣宁二府各子侄孙男媳等家宴」,又是一番盛况,也不必再详细摘录了,只说贾母听见戏班子唱得好就行赏,一时间满台钱响,真是拿钱不当钱的感觉!贾府的富贵岂是普通人可以想象得到的?!
元宵节夜宴,贾母请了众人听了只萧管伴奏的《西厢记》里的《寻梦》,又和众人完了「击鼓传花」的游戏,也讲了「孙媳妇吃猴儿尿」的笑话,又批驳了女先儿的书:「这有个原故!编这样书的,有一等妒人家富贵,或是有求不遂心,所以编了来,污秽人家。再一等,他自己看了这些书看魔了,他也想一个佳人,所以编了出来取乐。何尝他知道那仕宦读书家的道理!别说书中那些世宦书礼大家,就如今眼下真的拿我们这中等人家比说,也没有那样的是,别说是那些大家子。可知诹掉了下把的话。……」当然,有人研究说贾母这里在敲打林黛玉跟贾宝玉,我只当是贾母不喜欢女先儿的故事,所以才要批驳。当然,在这里也看出来贾母的老道,自己家分明是富贵以极,却硬要说是「中等人家」,也是有怕太出头的意思罢?毕竟,「枪打出头鸟」的嘛。况且,前番写元春元宵节省亲,就曾经「默默叹息奢华过费」。贾府的奢华应该是人尽皆知的罢?
贾府过年,祭祖、进宫朝贺、宴客、堂会……实在是一幅繁华热闹的景象。但是,所谓「物极必反」,五十三、五十四回之后,贾府便开始在下行的道路上了,因为一系列隐藏在繁华底下的矛盾一点点的露了出来,喜剧结束,悲剧拉开帷幕,渐渐的走到舞台正中间,最终「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也实在是要叹息的呀!
p.s.中國的春節近在眼前,祝春節快樂!身體健康!闔家幸福!狗年旺旺旺,連三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