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紅院「佔花名」的時候為什麼沒有晴雯?

2019-05-11 09:02阅读:
怡紅院「佔花名」的時候為什麼沒有晴雯?
(图片来自网络。)
都說曹雪芹寫《紅樓夢》沒有一筆是閒筆,甚至誇張到了彷彿每一筆都多多少少有些言外之意似的,否則就不是「草蛇灰線,伏脈千里之外」了。當然,這好像也比較考驗讀者的腦力?有興趣的呢會追根究底,最終派生出一門「學問」,——紅學;沒有興趣的,不過是看一部富貴家族興衰的長篇小說,看完了不過唏噓幾聲也就過去了,不做更多的想像。可是,看書,又總是要想點子什麼罷?畢竟,看書是一件可以讓人的思想變得豐滿的事情,就好像《紅樓夢》,每看一次就能夠有一些新的感受,雖說很多很多時候那些感受很微小,到底總是新的,所謂「常讀常新」?好書,總是能夠叫人收穫很多。
其實,已經將近一年多的時間沒有看過《紅樓夢》了,聽倒是聽了一陣子,反反覆覆的聽也不過是睡前故事,倒也偶爾會有一些新鮮的感覺,可是,對於怡紅院裏「佔花名」的遊戲卻是一直都有一個疑惑,——為什麼那個直言「早已想弄這個玩意兒」的晴雯卻沒有為她自己佔一個花名出來呢?曹雪芹怎麼想的?先看這遊戲怎麼來的罷。
63回「壽怡紅群芳開夜宴」講的是賈寶玉過生日,他屋裏貼身伺候的八個丫頭襲人晴雯麝月秋紋芳官碧痕小燕四兒要單替他過生日,在他們怡紅院裏。吃著喝著,賈寶玉提議說要行個令,襲人就說了「斯文些的才好,別大呼小叫的,惹人聽見。二則我們不識字,可不要那些文的。」麝月就笑了,提議用骰子玩「搶紅」,但是被賈寶玉否了:「沒趣,不好,咱們佔花名兒好。」聽見賈寶玉這樣說,晴雯立刻笑起來:「正是,早已想弄這個頑意兒。」於是又把諸位姑娘請到了怡紅院裏一同「佔花名」,因為這遊戲人少了就不好玩了。等到大家坐定,開始佔花名,是晴雯開動的遊戲,小說這樣寫:「說著,晴雯拿了一個竹雕的籤筒來,裏面裝著象牙花名簽子,搖了一搖,揭開一看,裏面是五點,數至寶釵,……」從寶釵開始,眾位女孩子們一一都佔到了自己的花,寶釵牡丹、探春杏花、李紈老梅、湘雲海棠、麝月荼蘼、香菱並蒂花、黛玉芙蓉、襲人桃花,襲人佔完花名後,活動就結束了,因為住在瀟湘館幫忙照顧黛玉的薛姨媽打發人來接黛玉回去休息,於是大家就都散了。雖說賈寶玉跟他
屋裏的八個姑娘們繼續行令遊戲,作家卻是一筆帶過,然後生日宴會就結束了,晴雯到底也沒有佔到一個花名。
為什麼會這樣安排呢?晴雯不是早依舊想佔個花名的嚜?為什麼那麼多人都佔了,唯獨她沒有?這有些令人不解,畢竟,在那麼多的丫鬟當中,晴雯是小說家心中最重要的,這在第77回「俏丫鬟抱屈夭風流」一回裏明白寫出來的:「(寶玉)一面想,一面進來,只見襲人在那裡垂淚,且去了心上第一等人,豈不傷心。便倒在床上也哭了起來。襲人知他心內別的還猶可,獨有晴雯是第一件大事。」晴雯是最重要的丫鬟,不然她也不會是「薄命司」「又副冊」的第一人了。可是,這麼重要的一個女孩子,「佔花名」的時候為什麼不給她也佔上一朵花呢?尤其是她又一直都想著要「弄這個頑意兒」的。或許,小說家是不知道要給晴雯安排一朵什麼花罷?因為適合她的花已經「有主」了。——
芙蓉花。是的,「佔花名」的時候林黛玉佔到了芙蓉花,而這一朵花讓林黛玉很是滿意:「黛玉默默想道:『不知還有什麼好的,被我掣著方好。』一面伸手取了一枝,只見上面畫著一枝芙蓉,題著『風露清愁』四字。那面一句舊詩,道是:莫怨東風當自嗟。注雲:自飲一杯。牡丹陪飲一杯。眾人笑說:『這個好極,除了他別人不配作芙蓉。』黛玉也自笑了。」大觀園裏眾姊妹以及怡紅院裏賈寶玉身邊的貼身伺候的丫鬟們一致認為惟有林黛玉才配得上芙蓉花,那麼晴雯就不好再佔這朵花了,雖說讀小說的人都認同紅學家們的意見說晴雯是黛玉之副,雖說最後她死了有小丫鬟騙寶玉說她是到天上去做芙蓉花神去了,而賈寶玉也確實寫了一篇華麗麗的「芙蓉女兒誄」,卻不過是打了晴雯的幌子來為黛玉作的誄文。因為最後賈寶玉改的一句「茜紗窗下我本無緣,黃土隴中卿何薄命!」不僅讓黛玉忡然變色,更有脂硯齋的批:「雖誄晴雯,而又實誄黛玉也。觀此句,便知誄文實不為晴雯而作也。」那這句批語是否也告訴讀者知道了芙蓉花不是晴雯的,它只屬於黛玉?因為芙蓉有主,所以晴雯就沒有辦法佔花名了,雖說她早就想著為自己佔得一朵花,到底佔不到了,因為沒有適合她的花了。或者說,曹雪芹不知道應該給她一朵什麼花罷?所以,「佔花名」的時候晴雯就只能是一個遺憾的沒有花的女孩子。確實是一種遺憾,這麼美麗聰慧的女孩子,竟然沒有一朵花是給她的。一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