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吃茶是在拢翠庵?

2020-01-15 03:41阅读:
为何吃茶是在拢翠庵?
中國是茶的國家,——喝茶起源於中國,迄今已經有四千七百多年了,而且早已經傳遍全球,成為與咖啡、可可並行的三大飲料,但是相比較起來,茶應該更健康一些?茶除了作為飲品,喝茶還有一項功能,——有助於社交。眾所周知,於中國人而言,喝茶並非簡單意義的喝茶,喝茶是一種社交的方式。等到茶傳到歐洲,在英國就漸漸的有了下午茶的社交活動,並且成了傳統一直流傳至今。下午茶是英國人對飲茶的貢獻,讓原本就博大精深的茶文化益發的多采多姿起來。英國人喫茶只是下午茶,複雜精緻雖說也複雜精緻,到底不比中國人的喫茶。那中國人是如何喫茶的呢?一部《茶經》,不長,但是七千多字卻將飲茶說了個透。可是,《茶經》終究帶著些專業的味道,尋常過了日子喝個茶是不會對照著經書那麼寫的去喝的,即便大家族的人,果真喝起茶來也不會樣樣按照《茶經》上寫的那樣喝的罷?不信,就來看看《紅樓夢》裡賈府的人是如何喫茶的罷。

《紅樓夢》裡好幾處寫到喝茶,從黛玉進賈府第一天起就有他們是如何喝茶的:「寂然飯畢,各有丫鬟用小茶盤捧上茶來。當日林如海教女以惜福養身,雲飯後務待飯粒咽盡,過一時再喫茶,方不傷脾胃。今黛玉見了這裡許多事情不合家中之式,不得不隨的,少不得一一的改過來,因而接了茶。早見人又捧過漱盂來,黛玉也照樣漱了口。然後盥了手,又捧上茶來,這方是喫的茶。」哎呦!過去大家子喫茶要這樣的講究呀!林家也是富貴人家,小說當中這樣介紹林家:「原來這林如海之祖,曾襲過列侯,今到如海,業經五世。起初時,只封襲三世。因當今隆恩盛德,遠邁前代,
額外加恩。至如海之父,又襲了一代。至如海,便從科第出身。雖係鐘鼎之家,亦是書香之族。」大家子自然各種事體都有講究,林家亦然,但是即便林家講究又比不上賈府,連一個飯後喫茶都要多了一個步驟,——賈府飯後是立刻漱口,而且是以茶水漱口,然後方才能喫茶。只是,為什麼是茶水漱口呢?我不知道,或許用茶水漱口不僅能夠把嘴巴裡的飯菜的殘渣沖乾淨,還具有保護牙齒的作用罷?賈府的人也果然是深諳養身之道呢。當然,在這裡,作家所以寫到喫茶不過是想要告訴讀者林黛玉被賈府收養之後她需要入鄉隨俗,也是為了寫黛玉是心死過人的聰慧女孩兒,在這一段有一段脂批這樣寫,我只錄一句:「總寫黛玉以後之事,故只以此一件小事略為一表也。今黛玉若不漱此茶,或飲一口,不無榮婢所誚乎?觀此則知黛玉平生之心思過人。」只是,黛玉進到賈府裡的飯後喫茶不過是隨筆帶過,再往後,作者也沒有再寫到賈府是如何喫茶的,或許也是因為喫茶不過是太日常的事情,所以沒有必要專門為了這樣的尋常事浪費了筆墨。可是,雖說是尋常事,到底喫茶又是雅事,所以怎麼能夠不寫呢?於是作家將這一樁雅緻的事情放在了大觀園裡特殊的一個院落裡,——攏翠庵。

攏翠庵的這一次喫茶實在是令人印象深刻,而且還丟給讀者好幾個謎。第一個謎自然是住在攏翠庵、不看見她與賈府素日有什麼往來的妙玉是如何知道賈府的老祖宗老太太賈母不喫六安茶的,我是不知道。而且賈母與妙玉兩個人之間的對話雖說談不上有多麽的親厚,到底透著熟絡。當然,也可以理解為賈母是老人,妙玉是小輩,而且妙玉原本是官宦人家的女兒,有著良好的教養懂得高低深淺,所以她才可以將分寸拿捏得那麼好。第二個謎就是妙玉好像是一個很有錢的檻外人?她拿出來款待黛玉寶釵喫茶的用具都是難得一見的珍玩古董,就連她日常用的綠玉斗都是「只怕你家裡未必找的出這麼一個俗器來」的呢。賈府裡都找不出來的物件兒該是多不得了的器皿了!妙玉怎麼會有「頒爮斚」、「杏犀喬」這樣難得的古玩奇珍呢?這也實在是一個謎。這些謎算是作者在80回裡跟讀者玩得謎語遊戲,實在沒有答案也就算了,在這個連花花草草都比「別處越發好看」的院子,——攏翠庵里喫一回茶才是作者關心的,而且,也惟有在這樣的院子裡,方才能夠道出來喫茶的境界,那可不是尋常人容易可以到得的境界。——

「豈不聞一杯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飲牛飲驢了。你喫這一醢更成什麼!」妙玉的飲茶三杯論讓多少人紅了臉汗了顏?有錢有閒的她自己是能夠做得到「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誰言,徹旦休雲倦,烹茶更細論」這樣清雅至極的事情,其他人如何做得到呢?就連林黛玉,那麼個神仙似的妹妹都因為嚐不出來她五年前攢的雪水被她奚落了一下,讓多少喜愛黛玉的人有一點骨哽在喉。

喫茶,既是一樁雅事,又是一樁尋常事,要將這樣的事情放在一處寫,既要自然又要妥貼就不能不找一個合適的場合,榮國府那麼大,大觀園那麼大,但是沒有哪一處比攏翠庵更適合說茶。賈母在瀟湘館裡是喝了茶的,但是在瀟湘館的時候,也只有賈母喝了黛玉捧上來的茶,其他人都沒有喝。探春的秋爽齋裡根本沒有寫到茶,只說賈母帶著劉姥姥一眾人在探春的房裡說笑,再往後就是攏翠庵了。在攏翠庵,妙玉給賈母、劉姥姥等人的茶都是一樣的,全部都是「一色官窯脫胎填白蓋碗」裡用「舊年蠲的雨水」沖泡的老君眉,這樣的喫茶屬於林語堂先生說的「施」,是施捨的意思?林語堂先生一篇「茶和交友」的文章裡這樣寫:「獨啜曰幽,二客曰勝,三四曰趣,五六曰泛,七八曰施。」賈母帶領劉姥姥喝茶是賈母對劉姥姥的憐貧惜老,自然屬於「施」。妙玉耳房裡的寶黛釵再加上一個妙玉四個人的喫茶才是雅趣雅事,而且烹茶喫茶以及談論茶無不顯示出飲茶的妙與雅,也依舊是林語堂先生說的「飲茶以客少為貴。客眾則喧,喧則雅趣乏矣。」賈母劉姥姥等人在攏翠庵的院子裡喝茶就喧了,自然無法跟雅趣相關聯在一處,不過是解渴,所以,賈母很快就帶著劉姥姥離開了攏翠庵。

小小的攏翠庵,只寫了一件事,卻是中國文化當中最精華的一個部分的展示,——茶的文化。真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