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府的过年是什么样的习俗?

2020-01-17 07:41阅读:
贾府的过年是什么样的习俗?
因為是「無朝代年紀可考」的故事,所以,《紅樓夢》到底寫了多少年的賈府故事一直都是讀這部小說的人的一個疑惑罷?尤其是那些女孩子,似乎不管過了多少年,都永遠只有十五六七歲,還真真的「歲月不敗美人兒」。當然,有研究《紅樓夢》的專家們說別看是一百多回長篇巨作,曹雪芹實際上不過寫了三兩年的故事。喔?真的只有三兩年的故事嚜?不會罷?從林黛玉進賈府拉開故事的大幕,到80回戛然而止,我覺得怎麼都應該有六七年的時間罷?就算沒有六七年,也應該有四五年。比方說黛玉初入賈府,就有人研究出來說有人將黛玉回答王熙鳳的話刪減了,原因也簡單,——黛玉的年紀不好寫,年紀太小,六七歲的話就不會有那麼多的心思可寫了,就好像惜春,作家是怎麼介紹她的?「第三個身未長足,形容尚小。」完全不足道。黛玉的年紀顯然比惜春大好幾歲,她進到賈府的時候已經是一個開始發育的女孩子了,進入青春期了罷?女孩子的青春期始於十二三歲,黛玉進賈府的時候即便沒有十二三歲,也不會小太多歲,我覺得應該是在十一二歲左右罷?後來她跟寶釵兩個人互剖金蘭契的時候,她明白告訴出來自己的年紀:「我長了今年十五歲」,這裡脂硯齋有一句批語:「黛玉才十五歲,記清。」可不是要記清嚜!十一二歲,就算是十一歲進的賈府,到十五歲,黛玉在賈府生活了四年!黛玉在賈府的四五年就是整部《石頭記》的四五年,也就是整部小說的年代故事。這四五年,發生了多少故事?情深意切的餓有之,曲折離奇的有之,驚心動魄的亦有之,當然,最後就是一個
霎眼睛的功夫就一切都沒有了,——「忽喇喇似大廈傾」,也真真是「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盛極一時的賈府終於成了一堆瓦礫,也令人要唏噓的罷?當然,小說截止在了80回便成了一個open的結局,所有的後邊的故事也就由每一個讀者自己去想像了,也是一種風味。這一篇一上來囉嗦了這多一大堆其實就是想說,四五年的時間裡有四五個春節,也就是「年」,過年,賈府到底是怎麼過的?那麼一個典型的橫切面的天才豈能忘記這一個於中國人來講最重要的節日呢!他究竟是怎麼寫這個節日的,他又是按照哪個民族的習俗來寫這個節日的?因為有人說曹雪芹是滿人,但是亦有人說他們曹家是包衣出身,依舊是漢人。先來看看小說本身的文字罷。

其實,《紅樓夢》裡有兩處都寫到了賈府的過年的情形,不過第一次有一些一筆帶過的味道。那個年跟元妃省親有關,元妃省親是重頭戲,所以賈府自己過年就只能是陪襯,不可以搶了貴妃娘娘的風頭,書中這樣寫這個年:「王夫人等日日忙亂,直到十月將盡,幸皆全備。各處監管都交清帳目。各處古董文玩皆已陳設齊備。……賈府領了此恩旨,亦發晝夜不閒,年也不曾好生過的。」這是小說中賈府裡寫到的第一次過年,確實很敷衍了事。於中國人而言,過年是一年當中最大的事體之一,不論貧富,過年都是要好好的慶祝一番的,而且過年的講究也非常的多,賈府的年從臘月伊始就開始了。

《紅樓夢》用53回整整一回的文字來寫賈府的過年的盛況。也是,那麼大的一個家族的春節怎麼能夠不是盛大而且莊重的?曹雪芹也真的是不負文學大師的名號,將一個年「過」的巨細交融的,既有瑣碎到壓歲錁子的數目式樣這樣細小的細節,又有自上往下俯瞰的拍電影似的大場景,真是不得了!當然,既然有一整回的文字描寫,讀者也就將賈府的春節看了一個明明白白,也就知道了賈府過年的風俗應該是揉合了漢族與滿族兩個民族的習俗,而不單純是只一種風俗。小說裡這樣寫,——

「(賈府宗祠)裡邊香燭輝煌,錦障繡幙。雖列著神主,卻看不真切。只見賈府諸人分昭穆,排班立定。賈敬主祭,賈赦陪祭,賈珍獻爵,賈璉、賈琮獻帛,寶玉捧香,賈菖、賈菱展拜毯,守焚池。青衣樂奏,三獻爵,興拜畢,焚帛,奠酒。禮畢,樂止,退出。眾人圍隨著賈母至正堂上。影前錦幔高掛,彩屏張護,香燭輝煌。上面正居中懸著寧、榮二祖遺像,皆是披蟒腰玉,兩邊還有幾軸列祖遺影。賈荇、賈芷等從內儀門挨次站立,直到正堂廊下。檻外方是賈敬、賈赦,檻內是各女眷,眾家人小廝皆在儀門之外。每一道菜至,傳至儀門,賈荇、賈芷等接了,按次傳至階上賈敬手中。賈蓉係長房長孫,獨他隨女眷在檻內,每賈敬捧菜至,傳於賈蓉,賈蓉便傳於他妻子,他妻子又傳於鳳姐、尤氏諸人,直傳至供桌前,方傳於王夫人。王夫人傳於賈母,賈母方捧放在桌上。邢夫人在供桌之西,東向立同賈母供放,直至將菜飯湯點酒茶傳完,賈蓉方退出階下,歸入階位之首。當時凡從文傍之名者,賈敬為首,下則從玉傍者,賈珍為首,再下從草頭者,賈蓉為首,左昭右穆,男東女西,俟賈母拈香下拜,眾人方一齊跪下。將五間正堂,三間抱廈,內外廊檐,階上階下,兩丹墀內,花團錦簇,跪的無一空地。此時鴉雀無聲,只聽鏗鏘叮噹,金玲、玉佩微微搖曳之聲,並起跪靴履颯沓之響。一時禮畢,賈敬、賈赦等便忙退出至榮府,耑候與賈母行禮。……

哎呦呦!好不盛大莊重!卻又是繁瑣的罷?!在這一段文字裡頭,有學者指出這裡頭寫到了兩個民族的春節祭祖的習俗。——第一個,賈府宗祠裡供著神位,主祭是男性,賈敬,屬於漢族祭祖;到了寧國府正堂,則彷彿是滿族的傳統?滿族過年祭祖時女性不能出現在祭祖現場,(寧國府裡祭祖時賈母等女性也不在祭祖現場。)但是祭祀的食品製作工作卻全部由家族中的女性成員承擔,這就是小說當中寫到的每一道菜都是最後由賈母擺放在供桌之上的原因罷?我在網絡上查到的資料說所以由女性來完成祭祀的食品是藉由這種方式來彰顯女性在家族中的地位,使得她們能夠受到家族成員的敬重,同時又能夠深化她們的家族意識,使她們作為家族的一份子能夠更好地融合到家族中的生活中。當然,在《紅樓夢》裡,賈母、王夫人、邢夫人,乃至尤氏、鳳姐又有哪一個不想融合到賈府的生活中呢?只要她們是賈府的媳婦兒就無一例外的要融合在賈府裡,不為旁的,只因為她們嫁進了賈府就「生是賈府的人,死是賈府的鬼」了。這與賈府裡的姑娘們不同,姑娘們早晚是要出嫁的,嫁出去了就不再是賈府的人了,就好像王熙鳳,在賈璉跟前,嘴巴上逞強,總是一口一個「我們王家」,到底在她的內心裡,她還是屬於賈家的人。王家,雖然說是她背後的支撐,到底她不再是王家的人了。

《紅樓夢》53回「寧國府除夕祭宗祠 榮國府元宵開夜宴」是真正將中國人過年的大家氣派展示給人看見的文字,借用脂硯齋的話,就是一句:「好看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