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一闕之虞美人。

2020-05-22 02:56阅读:
宋詞一闕之虞美人。
(圖片來自網路。)
能夠在一闕詞裡寫出來一個人的一生際遇一定是不得了的本領。詞,不像詩那樣可以很長,西方不就有史詩?簡直就是長篇小說的感覺。在中國,沒有史詩,但是樂府詩也是長的,可以完整的講故事給人聽,比方說唐代擅長樂府詩的白居易的《長恨歌》,那麼長!把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愛情故事講得完整而且盪氣迴腸。詞不一樣,每一個詞牌都有字數的限制,即使是所謂的長調慢詞,也都有字數的限制,而且字數雖然都在91個字以上,最多也不過一百多字,再多就沒有了。所以,能夠使用幾十個字講一個人的一生寫出來是多麼不得了!所以,一闕「虞美人」自然就令人印象深刻了。

是的。南宋末年的詞人蔣捷的「虞美人」是非常好的一闕詞。我第一次看見這闕詞的時候真的是被「驚嚇」到了!多麼好!幾十個字竟然將一輩子人生三個階段的心緒那麼明白的告訴了出來,叫人在感嘆之餘不免又會有一點想要唏噓的衝動。一個人,一輩子,相同的一件事情,卻可能因為人生經歷的長短而在不同的年齡會有不一樣的心情,尤其對於更趨於感性的東方人來說,春花秋月夏雨冬雪都讓人心緒萬千,而要將這樣隨著年歲的增長而心境不同寫出來是需要很多的文字堆積才能夠說得清楚罷?可是,蔣捷只用了
56個字就做到了,而且還寫得那麼好,實在叫人要擊節叫好了。先看詞罷。——

虞美人 聽雨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風花雪雨,素來是叫中國人思緒萬千的事物,但是像蔣捷這樣把一生聽雨的情緒濃縮在一闕詞裡也實在沒有幾個,而且他還濃縮的那麼恰到好處,叫人看了,真真就是那一句:「唸在嘴裡倒像有幾千斤重的一個橄欖」,一切都在不言中了。

少年從來都是得意的,否則也不會有年少輕狂的說法,所以,即便是下雨了,即便是聽見了淅瀝淅瀝的落雨聲,也不會妨礙少年的意氣風發,假若恰好又逢是在娛樂的歌舞場所,那麼那緊一陣慢一陣的雨聲也都變做「大珠小珠落玉盤」的歡快了,更增添了幾分歡愉。

等到有了幾年的人生經歷,所謂上有老下有小的打拼中年,再聽見雨聲就全然沒有了少年時的瀟灑倜儻了。那是一種什麼情緒呢?坐在江邊的客船上,縱然江水寬闊,可是低沉沉的雲,嘩啦嘩啦的雨聲中不時又會著傳過來淒厲的雁鳴,那是一隻孤雁的呀!人也是孤獨的!烏雲、秋雨、江水、孤雁,這一切加在一起勾起來人的心緒複雜。會是怎樣的心緒被?蒼茫,淒惶,抑或還是惆悵、疲累?是呀,哀樂中年,生活的壓力巨大,自然多數時候都是心意沉沉的罷?

再過了些年就真的是年華已晚了。到了這樣的年紀,似乎一切都不那麼在意了,也一切都不那麼重要了。是呀,已然是鬢髮斑白,縱然胸中有豪情萬丈也只能是一笑而過,倒不如入定似的什麼都不去想了。更何況,僧廬本就是叫人心靜的處所,即便盧簷底下有滴滴答答的雨聲不停歇,卻也不會再叫人心緒萬千了。那麼,就由了它去罷,想要滴落到什麼時候就滴落到什麼時候,滴滴答答的聲音倒成了最好的催眠樂曲了,一隻屬於白髮人的催眠曲。心意沉沉,惟有年華已晚之人方能體味的出的與世無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