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母对林黛玉的母亲贾敏的态度。

2020-05-26 06:16阅读:
賈母对林黛玉的母亲贾敏的态度。
(图片来自网络。)
讀《紅樓夢》也算得上是讀了半輩子了罷?每一次重新再讀都彷彿會有一點新的發現似的。這一次也是。其實,也算不得是新發現,因為這個念頭在心裡盤亙了一些時候了,每每讀到第三回「金陵城起復賈雨村 榮國府收養林黛玉」,黛玉初進賈府就有一點疑問,——賈母對她惟一的女兒究竟有多深的感情呢?當然,母女情深,賈母對賈敏的愛一定很深很深,更何況賈敏還是她最疼愛的女兒。可是,從作家的行文來看,賈母見到林黛玉的時候傷心疼愛也是真的傷心疼愛,而且她自己也向黛玉表白:「我這些兒女,所疼者偏有你母親一人,今日一旦先捨我而去,連面也不能一見。今見了你,我怎麼不傷心?」幾個孩子,果然賈母最疼愛的是她的女兒。只是,所謂「眼不見心淨」,因為隔得遠不能夠見面,所以即便是知道了人已經死去的消息,悲傷都沒有那麼悲傷了,雖然也依舊是大悲傷,到底不是親眼看見的肝藏寸斷。

賈母果然是最疼愛賈敏的?我終究還是有一點疑問。因為從黛玉跟她的外祖母、大舅母、二舅母等人敘家常介紹自己的狀況來看,她們所有的人,彷彿對她的情
形並不如何清楚,她母親在世的時候跟娘家的往來不夠多?所以她們自然無法知道林家人的情況?可是,黛玉對賈府的了解卻應該不少罷?——「這黛玉常聽得[甲側]三字細。[蒙側]以常聽見等字 ,省下多少筆墨。母親說過,他外祖母家與別家不同。」這一句告訴出來賈敏其實是經常會給林黛玉講她娘家的事情的,也就是說,黛玉雖然在江南,但是她對千里之外的賈家並不陌生,這也是為什麼她雖然是初來乍到,但是那些庭院在她的眼睛裡也似乎沒有那麼生疏,一句「邢夫人攙了黛玉的手,進入院中。黛玉度其房屋院宇,必是榮府中之花園隔斷過來的。」這句讓脂硯齋直批了一句[黛玉之心機眼力」,其實,現在想來,哪裡是黛玉的心機,根本是那些院落早已經在黛玉的腦子裡了,——她母親,賈敏不知道給她描繪過多少次榮國府了,而她又是那麼冰雪聰穎的女孩兒,如何不在心裡頭有了一幅地圖?只是沒有機會親眼去證實自己心裡的地圖罷了。當然,說了這麼多,只是要說賈敏活著的時候是常常唸著她的母家的,這原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有哪一個出了嫁的女兒不牽掛自己的娘家的?雖然說女兒嫁了人家就是別人家的人了,到底是骨肉情。

女兒可以牽唸母家,母家也牽唸出嫁的女兒,可是,她終究是姓了夫家的姓了,所以,女兒家的事情就是她自己家的事情,母家知道還是不知道也就不顯得那麼重要了,即便她出嫁之前可以是母親最疼愛的女兒,一旦她出了嫁,成為了別人家的媳婦兒,那母親也就沒有必要那麼上心她的家事了,所以,女兒的女兒的事情,外祖母可能就知道的更少了,至於其他人,舅舅舅媽什麼的,就更加不會知道了,這也是黛玉初到賈府的時候不得不給包括她的外祖母賈母在內的一眾人簡單介紹自己的身體以及用藥狀況的原因罷?只是這裡有比較有趣的是,黛玉在三歲的時候遇見的一件事情賈敏竟然沒有給她的母親賈母提起過嚜?抑或還是賈母年事太高,忘掉了?不應該的呀,賈敏可是賈母惟一偏疼的女兒,她怎麼會忘記女兒的惟一骨血的事情呢?假若真的是那麼樣的話,賈母也真的是有一點神經大條,至少,在她看見林黛玉之前,對黛玉的事情沒有那麼上心。當然,那是看見黛玉之前賈母對黛玉的態度,等到見了面,賈母自然就把對女兒的疼愛一併給了這個嬌嫋的如同一株弱柳的外孫女了。

賈母到底是經歷過事情的精怪。她可以為女兒的去世倍感傷心,但是她不會一味沉溺在悲傷的情緒當中不能自拔,所以,她才會在王熙鳳初見黛玉時的誇張表現前這樣說:「賈母笑道:『我才好了,你又來招我。[甲側]文字好看之極!況你妹妹遠路才來,身子又弱,也才勸住了,你快再休提前話!』[甲側]反用賈母勸,看阿鳳之術甚矣!」有些人到這裡心裡多少會有一點不舒服,——賈母對她的女兒賈敏的去世似乎並不那麼傷心欲絕。這是讀者的理解罷?我倒是覺得這正是曹雪芹先生的大手筆!他寫出來了一個洞悉世事的智慧老婦人!而這個老婦人並非無情,她不過是明白「逝者已逝,來者猶可追」的道理罷了。賈母對賈敏依舊是偏疼的母愛深厚,只是女兒死了,她的愛也就只能轉到了女兒的女兒身上了。林黛玉得到了她的外祖母賈母最多的愛,小說裡怎麼寫的?——

「林黛玉自在榮府以來,賈母萬般憐愛,寢食起居,一如寶玉,迎春、探春、惜春三個親孫女,到且靠後。」賈母對黛玉的態度就應該是她對她的女兒賈敏的態度罷?這。也就是天下母親的心罷?嘆!